听听台湾女生在柏林的勇敢创业计画,用全新的经营模式打造独具一格的自宅风情的餐厅。

在参加 Supper Club 的餐宴后,我不但马上兴奋的昭告周遭朋友,最快乐的,莫过于我的傻人计画终将实现了!虽说当时大家都认为“私宅餐厅”是痴人说梦,我却一直没有放弃的告诉自己“也许有一天”实现的话……因此不论在居家的设计布置上,或家用或厨房的任何添购等,都是以此信念为标准。所以当这梦想成真时,完全没给我们增添太多麻烦,除了幸运外,坚定的正向信念绝对是奋斗人生的路上不可欠缺的条件。

以新名号勇闯欧洲

接着面对最大的难题便是如何命名了?这件事曾小小的困扰了我一段时间。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家,光是适应环境就不容易,还想在自己家里关着门做生意,任谁想来都伤脑筋。首先得认清的,就是在台北辛苦耕耘的这十几载的成绩,在这儿是一点用也没有。(同场加映:用心熬出头!台湾的职人精神,美食真工夫阿吉师

接着便是连日伏案绞尽脑汁,想要无中生有总是起头难。我做了多方面的尝试,要便于记忆、易于上口、像有那么回事又响亮……某个周日上午做完晨祷才坐上书桌工作,突然间“Phoebe in Berlin”就突然闪现脑海!Phoebe in Berlin,Phoebe in Berlin……反覆在心里念着它,立即便眼里有光、嘴角上扬,太棒了!完全吻合以上所提的易记、上口、很像回事又响亮。


(图片来源:来源

尤其是还能配合得上咱们家那位命盘里驿马星旺的先生,不知哪天又要派往哪座城市上任,到时候只需改个地名就可易地另起炉灶了。开心到不行的我,赶紧唤来正在楼下忙活的先生,告诉他这个新名字。不消说也和我一样很开心,甚至比我更兴奋的冲下楼去找家人做起市调了!

市调后的结果不但让我们松了一口气,并且兴奋的再度坐上书桌重操我“设计人”的旧业,开始设计起最重要的名片、菜单等,还有操持着对外宣传掌管入口生意的“网页”规划和设计。到此,心中沉重的大石渐落,每天埋首桌前赶工的同时,不时的仰望窗外正漫步天际的云朵,相信在不久后的未来,我的“Phoebe in Berlin”即将面世。

东西设计品味大不同

经营 Supper Club 最困难的,是要如何让他人知道和认识有这么个地方。由于是关起门来做的生意,既没招牌,也不可能有过路客的光顾。打出的网页要运气好被人搜寻得到,还要内容够专业够吸引人,最后客人愿意上门光顾才算得了数。所以最大的问题仍是那“起头难”的第一步。(推荐你看:行销不是资源战,行销是心理战


(图片来源:来源

不要说我过去十几载的人脉关系一点都派不上用场,连专业采买的厂商都不知哪找去。最惨的是,一开始,我在这里认识的朋友屈指可数,就算认识也未必是愿意花钱吃饭的人,所以草创初期,行销上可是让我们苦恼了一段时间。

后来找来了我家先生的好朋友操刀制作我的网页。妮可是一个执业多年的专业平面设计师,她专程从科隆远来柏林,讨论设计内容和方向,这是我少数几次跟国外设计师的合作之一,很有挑战性和难度。(同场加映 好设计!打动人心征服世界:什么是绿色设计?

 

下一页,经营餐厅之必要——抓住客人的胃

 

 

“语言沟通”和“沟通语言”是要面对的第一关。再者“彼此的理解”和“理解彼此”所需所讲等等,第二关就更难了些。最后我想表现的“法国味”,对一个很“德国”又很“义大利”的妮可来说,不是那么容易了解,也难以达到我的期望。因此,我们历经了两个多月的讨论、磨合、修改后,终在2010年9月完成了美丽的网页,并在10月底正式上路。那是一个令全家人欣喜又难忘的日子,一步步接近我梦想的日子,终—于—启—程。

有了好的行销网页是成功的开始,接下来就等着有缘人来敲门了。


(图片来源:来源

菜单设计的重要性

除了行销工作外,餐厅的基本当然还是食物,所以在决定菜单格式之初,我们做了各种不同的评估,包括市场调查、市场定位等研究,这是开发新事业之前必须要下的工夫,对于产品定位、市场行销和策略等都得事先企划。(推荐阅读:设计师一定要有的七样东西

首先考虑的是“客层定位”,一定要以“自我能力”高低为考量的标准,绝对不做过与不及的错误评估,更不可一味的追随别人的脚步,或不自量力的做了过高的计画,不但效果不佳,也会徒增自己的困扰和压力。对开展初期而言是非常危险的事。

简单来说,就是以“自己的强项”为定位点,若希望表现得比能力更好,可以在日后随着自我能力的提升和市场的肯定后,再加以调整,切莫大意评估标准,做了不符合自己程度的高估。一开始的客层定位不清或不对,失败的机率是相当高的。

以我的“Phoebe in Berlin”为例,因为在台湾经营时以中高消费层为主,十分清楚此一客层的消费心理和习性,明白如何服务和满足客人的需求。虽然迁居他乡,仍决定以我擅长的客层为出发,也藉此区隔与其他同业间的市场,虽然略有风险,但经过严格的评估后决定一试。(同场加映 以客为尊,贴近女人心:东方美副董郑娟芳

为此,我们做好了诸多的应变措施以防不备,针对了消费层的性别、年龄、职业、经济状况和信仰习惯等,还有主人的个性、空间设计、风格表现、料理的取向和成本高低、定价等。十分幸运的我们成功了,这全赖于正确的评估与成功的策略。对这些展业的重要环节把好关,加上自我的努力,及随时应变市场的准备,危机处理的能力,相信自创一个属于自己的 Supper Club 绝不是难事。


(图片来源:来源

最后,在考量营业时间长短、菜色分量和用餐的节奏感后,我们决定以三道开胃小点(canapes)与开胃酒(aperitif)、三道前菜(starters)、两道主菜(main courses)与两道甜点(desserts),附餐的咖啡或茶(coffee or tea)与小茶点(petit four)等,组成了十一道豪华套餐为定案。

在一般餐厅用餐,餐后的饮料不在供应范围内。但以自宅开设的 Supper Club 而言,我以招待朋友的心情,附加提供咖啡和中国茶等服务,精致用心外,再加送一份茶点,小小的用心让人感受到主人大大的热情与贴心。

这一套华丽组合打破了我过去的经验,因为道数很多,不论在采买、准备和料理上的心思与时间,都变得更繁琐复杂与费时,但熟能生巧,在试卖后,得到消费者的绝佳回响,顿时信心大增,决定放手出击。

 

下一页,客人都是贵人

 

 

尽管需要考量与观察市场上的变化和潮流,但“料理”本身的品质,才是决定一家餐厅的口碑和兴衰的关键。做出具有自我风格及对食物美味的最基本掌握,才是所有料理人应该具有得“最基本”也“最高深”的学问。

幸运之神再度敲门

网页上线后,我们碰到了两位大天使。

起初我们先从认识的朋友开始尝试营运,边做边修正内容,也一面增设硬体。在得到好朋友和新客人的热烈回响后,确实让我们宽心不少。不久后,我们就回台北省亲度假去了。没想到,竟然在台北收到了一封来自伦敦的惊喜!Supper Club 继美国与伦敦的成功风行后,也在柏林如雨后春笋般的蓬勃兴盛。伦敦大报《The Guardian》对柏林的 Supper Club 做了一趟地毯式的搜寻和过滤,预备精选前十名的佼佼者——“10 of the best Supper Club in berlin”。(推荐你看:吃美食不一定要上馆子!五个欧洲特色街食满足旅人的味蕾

这突如其来的信函让我们惊喜万分,但又开始担心才刚回到台北的我们,要如何配合他们的柏林专访呢?经过我家先生的联系沟通,幸运的我们破例在台北接受越洋电话访问,这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访问,不但可见《The Guardian》的重视和用心,而我们的营运主张和我的专业背景,也让远在电话那头的记者 Rachel 十分感动,为我们写了一篇精彩的专文,文章一登出,立即为“Phoebe in Berlin”杀进了几百人次的阅览率,而且效应至今余波未停,让人不禁为《The Guardian》的强大报导力和渲染力感到惊讶。在《The Guardian》报导的推波助澜下,“Phoebe in Berlin”顺利踏出了成功的一大步。

不久后,经由口碑传递,我接到了 Suzan 的订位。Suzan 如一般客人般依约前来,唯一不同的是,她要求拍照的尺度跟其他人不同,而且整场饭局拍照的时间占去了大半,这让我们觉得有点奇怪。过了几天我接到了 Suzan 寄来的照片,这些照片真是好看极了,令人很开心。

不多久我们的网站窜入了一群新的客人,这些人都是因为 Suzan 的推荐而来。这时我们才明白来自伦敦的 Suzan,本身不但是知名的美食作家,更是一名超人气的美食部落客,她的部落格经营有序且挑选严格,深得大众市场的信赖,只要被 Suzan 肯定的目标必会为市场大众所追逐。而后 Suzan 也成了我们的朋友。(推荐阅读:Lativ 创办人戳破中国梦!从台湾立足看世界

这两位大天使为我们初期的事业冲锋护航,为初上场的“Phoebe in Berlin”创下了佳绩,直到三年后的今天仍然十分受用。不仅惊奇其效应,也让我始终感恩于心。

    


 

更多好料都在《留味东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