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边的男性担心行动电话会影响性功能表现吗?


跟女性比较起来,男性的确比较常将手机放在裤子的口袋里头,我们很少手上拎着个小包包,也比较不常使用手机套。而一直以来对手机电磁波的疑虑始终萦绕在身边,担心是正常的!

 

针对手机电磁波对脑的影响所做的实验跟调查非常多,绝大多数“并无法证实”手机电磁波能对脑部造成什么影响,例如脑癌,最近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报告虽然显示,手机的确会增加大脑接近手机天线部份的葡萄糖代谢,显示它促进大脑活动,但也仅止于此。至于曾有谣言说三支手机同时响起,放在中间的荷包蛋都会熟,或是手机讲久了连脑都会烤熟之类 的…我想如果真的熟了,自己应该会先闻到香味吧…离鼻子那么近…

 

 

让我们先把上半身放在一边,回到本文的重点下半身:相较于有许多研究探讨手机电磁波对脑的影响,对手机电磁波与生殖能力间关联的研究就显得少了,然而我相信,关心“小头”的绝对不少于关心“大头”的人。Salamat等人组成的研究团队也想知道手机对性行为的影响;循惯例,当人类好奇心一起,动物就遭殃了。

 

要说遭殃,也不全对,毕竟在这个实验里头,作为 实验对象的成年雄兔们可说是享尽艳福。这篇研究2010年发表在国际性无能研究期刊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mpotence Research)上–竟然有这种期刊!– 之前虽然有其他研究探讨人类跟其他动物的睾丸,若接近手机会有什么反应,但这篇论文则是首次直接针对性行为下手。研究一开始,先找来一堆年轻气盛的雄兔, 每只雄兔都可以尽情跟眼前的雌兔大战三分钟,三分钟一到就休息三分钟,然后转台换下一只雌兔,然后连续六次…这样的狂欢每周一次,连续三周…目的是为了要确定雄兔的性能力正常(很遗憾,没有办法做人体实验...)。

 

着就是实验重点了:他们把雄兔放在无法转身的小笼子里,然后在睾丸正下方放了一台待机中的手机,每天要待在这个环境中8个小时,连续长达12周。手机是什么厂牌,哪家电信,不得而知。在这个环境下待那么久,很有可能会感到高度压迫,影响实验结果的信度跟效度,所以就设计了另一组兔子,一样放在小笼子里,唯一的差异是手机是关机状态,作为对照。

 

12周里头,每两周测量一次直肠体温以及“压力贺尔蒙”皮质醇“性贺尔蒙”睾酮、以及“情绪贺尔蒙”多巴胺。12周过后,又到了酒池肉林的时刻了,比照之前的作法,雄兔又遇上了雌兔,这次更猛,连续两周,每周三次,每次轮流由六位雌兔陪伴,三分钟就转台。目的就是要让雄兔产生“柯立芝效应”,最后精疲力尽。(蚵立芝效应的典故蛮好笑的,请看Wikipedia

结果呢?不管是实验组还是控制组的兔子都一样饥渴,而且在三种贺尔蒙的测量上都没有显着差异

 

 

比较有趣的是,从上图中可以发现,第2只雌兔让所有雄兔都彷佛变回国中生那般血气方刚,但除此之外,每只雌兔都成功吸引了雄兔。研究的另外一个算是发现的发现,是射精次数。

 

 

MP这组,也就是实验组的兔子,不管面对哪支雌 兔,在射精次数上显着低于其他两组控制组,这就让人有点担心了。下图则是各组交配次数跟射精次数的圆饼图,可以明显看出MP这组交配次数最多,但是射精次 数比例最少。

 

 

不过即使找到了这个应该注意的发现,Salamat等人却说:“这可能是因为动物未能勃起或射精”(This may be attributed to failure of the animals to attain an erection or accomplish ejaculation)…这还要你说吗?而且还是可能?那不就是猜的吗?研究结论也怪怪地,竟然一下子就导向“氧化应激”(Oxidative Stress),而且还是脑组织里头的氧化应激,可是整个研 究从头到尾也没有调查脑,更没有调查氧化应激XD,而且就算手机辐射真的对兔子脑发 生影响,那也很难说对人类会造成类似影响,毕竟(应该)没有人每天连续讲手机8小时长达12个礼拜啊。

 

所以说呢,即使这个实验结论很不靠谱,实验设计有点小问题,但实验结果倒是可以参考的。

 

注:氧化应激(oxidative stress),即机体活性氧成分与抗氧化系统之间平衡失调应起的一系列适应性的反应。对人类而言,氧化应激涉及许多疾病,如动脉硬化症帕金森氏病阿兹海默病。(根据维基百科)

 

 

图片来源:来源
参考来源:
Friday Weird Science: Rabbits, Cell Phones, and Sex
Salama, N., Kishimoto, T., Kanayama, H., & Kagawa, S. (2009). Effects of exposure to a mobile phone on sexual behavior in adult male rabbit: an observational stud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mpotence Research, 22 (2), 127-133 DOI: 10.1038/ijir.2009.57

           

本文作者:Portnoy Z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