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当红影集《帅哥厨师到我家》的角度谈谈主妇的多重样貌,一起看主妇的欲望空间与多元的可能性!

当欲望师奶带着帅哥厨师回家

我一直非常喜欢看《帅哥厨师到我家》(Take Home Chef)。除了主厨柯提斯˙史东实在太帅之外,更重要的,是这个节目创造出意想不到的欲望流动。而这样的欲望流动之所以具有颠覆性,正在于欲望来自于走入婚姻体制之中,被视为不再应该拥有情欲的主妇。

先来看看《帅哥厨师到我家》的基本公式。首先,柯提斯会跟工作团队跑到超级市场,挑上一名看似笨拙、迷失、不知道如何挑选晚餐食材的主妇。接着,柯提斯会跟着主妇回家,在厨房与主妇一起准备晚餐。最后,主妇的丈夫回家,柯提斯与主妇以美食作为惊喜。

表面上看起来,《帅哥厨师到我家》是很传统的。女人还是在超级市场挑选食材,为丈夫煮菜的家庭主妇。男人还是在外工作,回家后即有美食。柯提斯在超级市场中扮演的也似乎是一个“拯救者”的角色,拯救无知无助的主妇。不过,若以如此传统的女性主义批评来看待此节目,则看不到欲望的流动,也读不出这个节目隐藏的种种阴性叛逆,更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个节目拥有如此大量的女性忠实观众。我们可以怎么多重拆解《帅哥厨师到我家》的秘密?(推荐阅读:在伦敦的地狱厨房磨练,以所有熬过来的厨师为荣

不谙厨艺只懂调情的人妻

《帅哥厨师到我家》一次次揭露的,其实是不会煮菜却深懂调情之道的女人。以这样来看,柯提斯就再也不是那完美无瑕的父权拯救者。主妇在超级市场中茫然失措,暗示的是当代主妇其实也可以不用真的懂煮菜,谙厨艺,真正懂这些阴性知识的,是帅哥主厨柯提斯。

当代主妇不懂厨艺,却熟稔调情之道。一把柯提斯带回家,主妇们做的第一件事情往往不是走入厨房,而是立刻冲回房间化妆打扮,并且穿上自己最美的一件洋装。于是很快地,那个平凡无奇的超市主妇,也瞬间化身为情欲满涨的调情少女。留在厨房等待的柯提斯和身着性感服装的主妇,形成家居男对上欲望师奶的有趣对比。更颠覆的,想必是被视为去性化、束缚女性的厨房空间,也在主妇的欲望之下,重新“再性化”,使得家居阴性空间也出现了“格格不入”的阴性情欲。

《帅哥厨师到我家》最有趣之处,正在于把这些吊诡对比与格格不入化为可能。于是家居空间也不再成为去性化(而真正去除的,永远是女人的性)的沈闷空间,而是情欲大量流动的欲望之域。柯提斯看似无害家居男,却也能够与主妇们透过做菜调情。不管做菜本身是否充满了情欲暗示,主妇都能够在与帅哥主厨准备晚餐的过程中,享受体制内不被允许的阴性情欲。主妇们穿上当初约会最美的衣服,脸上闪着兴奋的光晕,帅哥厨师带来的,不是厨艺,而是情欲。

最重要的是,这段短短的做菜秀,是主妇们在“老公回家”前,所能够享有的异性恋婚姻体制之外的短暂情欲时光。“老公回家”后,或许主妇又必须再度面临被收编的处境,但这个“老公回家”前的欲望时光,提供给主妇无限的情欲想像,也“再性化”她们无趣枯燥的家居生活。 这是主妇们在体制“内”的欲望颠覆。主妇们的叛逆不在于逃家、离家,反而在于待在家里却不安于“室”。主妇的欲望也使得体制内/外的界限模糊,体制规训力量松动。这,才是主妇们真正的阴性反叛。(推荐阅读:男人?女人?谁来搞定家务事

从欲望厨房到欲望超市

不过,柯提斯作为帅哥厨师,不只将家居空间化为欲望场域,更改写了超级市场这个传统上十分阴性的场域之意义。帅哥主厨真正的颠覆之处,在于改写了阴性空间既有的定义,同时改造了室内的厨房与公众的超级市场。于是有了柯提斯,厨房也成为酒吧,超级市场也成为约会场所。

家居特质被改写,进一步地也再造了人妻既有的身份。柯提斯总爱在节目最后说上这么一句:“你不知道我何时会出现,所以别忘了要盛装打扮!”就这么一句话,这个帅哥厨师便改写了超级市场作为公众阴性空间之既定意义。原先象征女性沈重家务束缚的超市,也成了情欲流动之阴性场域。主妇们不知帅哥厨师何时会出现,但总是盛装打扮“出席”超级市场,使得超级市场象征的不再是那“去性化”的扁平主妇身体,而是“再性化”的情欲人妻身体。

接下来,要老公也要跟帅厨师调情

 

 

当一女欲望两男

帅哥厨师从一个婚姻移动到下一个婚姻,唤醒主妇压抑的情欲,可以被视为一个游牧的性主体。柯提斯从不久留,只作短暂停留,但他的游牧“性”却也打破了既有婚姻体制内/外的界线,在婚姻之间不同游移穿梭的柯提斯,也因此挑战了中产阶级主流婚姻既有的扁平想像。于是主妇的情欲也可以因为“婚外”的男人而被唤醒,于是主妇的身体不再被深锁于家中,只能供丈夫使用。于是主妇虽仍然待在体制内,体制内/外的界线却早已模糊。

再性化的主妇,进一步化身情欲主体,带了帅哥主厨“回家”。这样看来,英文原名“Take Home Chef”更能展现出节目上主妇作为情欲主体的能动性,因为这个节目之所以能够获得大批女性观众的支持,真正的原因不在于“帅哥主厨到我家”之可能,而在于“我带着帅哥主厨回家”之幻想

这时,节目尾声的重点桥段“老公回家”,就可以有另一种解读方式。看起来,老公回家代表婚姻中的主导者回归,因此体制内/外的界线再次被巩固,主妇的情欲也再次受到压抑,再次被体制给收编。但事实上,节目的拍摄方式,往往让观众觉得,老公才是那个不应该出现的“第三者”,是打断主妇与帅哥主厨调情时光的介入者,是阻断情欲流动的不讨喜角色。《帅哥厨师到我家》最厉害的一点,即是让那原本拥有体制内合法掌控权的丈夫,化为应该被排除的欲望终结者。于是老公代表的不再是合情合理的掌控,而是不合时宜的介入。在这段短暂的“三角关系”中,多余的人,居然变成老公。

两男一女作为罗曼史经典架构,原先代表女人作为被动的客体,只能任由两个男性掌控。两男在竞争一女的过程中,女人永远只能是被动等待“被争夺”的客体,而不能是主动欲望的主体。这样的罗曼史传统架构在当代浪漫喜剧中早已被挑战,例如《特务爱很大》(This Means War)中虽然继续使用两男一女之性别架构,却写出了“一女同时欲望两男”的阴性情欲新篇章。[1]《帅哥厨师到我家》延续这样的崭新叙事,写出一部又一部“一女欲望两男”之现代女性罗曼史。于是主妇既要老公,也要与帅哥厨师调情。一方面待在体制“内”,一方面却又不约束自己的情欲想像。一方面宣称自己要好好学会柯提斯交给自己的菜单,另一方面却又在煮菜与逛超市时,进行女性情欲大冒险。

徘徊人妻的叛逆

日本作家本桥信宏在《人妻的偷情》[2]一书中爬梳日本文学、电影与AV界中的“人妻偷情史”,其中他提到“徘徊人妻”一词。“徘徊”一词出自三岛由纪夫《美德的徘徊》一书,形容人妻对于丈夫之外的男子也产生欲望。六〇年代,“徘徊”一词风靡一时,日本甚至出现所谓的“徘徊连续剧”。同一时间,日本有多起人妻“蒸发”,逃离婚姻的事件发生。相较于“蒸发人妻”,“徘徊人妻”看起来似乎比较保守,因为她们仍然待在婚姻体制之内,不像“蒸发人妻”远走高飞。不过,认真一想,比起“蒸发人妻”,“徘徊人妻”其实对父权社会婚姻体制进行了更大的冲撞。正因为这些人妻仍然待在体制之内,却又不约束自己的情欲,她们才对常规父权社会造成更大的威胁。

“蒸发”或许是种无畏的勇敢,“徘徊”却也是种叛逆的姿态。《帅哥厨师到我家》里面的主妇,其实就是一个个“徘徊人妻”,看似待在家中,却又不安于“室”。看似扮演烧饭煮菜流连超市的传统家庭主妇,一瞬间却又立刻化身盛装打扮恣意调情的欲望少女。主妇的欲望时光虽然短暂,却也从此改造了家居与公众阴性空间的既定意义,使得主妇的阴性欲望不再受到压抑,使得主妇的情欲想像大量涌动流窜。这是主妇的叛逆,也是主妇的不驯,更是主妇写下的一则则欲望神话。(同场加映:新女性之声:家庭女性的时代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