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说,“绘画是种信仰,不在乎世人的意见是其必须肩负的使命。”坚定自己的信念,让信心成为推动的力量。

womany 编按:你无法去讨好每一个人,每件事情都有许多不同的观点和看法,无法去说服每个人都和自己一样,批评责难也随之而来,但是放宽心吧。也许一开始会受伤,会害怕的裹足不前,当你重新踏一步的时候声音又从四面而来,无可避免的,每一步都艰辛,但也更勇敢。学会和批评共处吧,不一定要全盘接受,但一定要一直一直努力下去。(加油:别迷惘!你就在梦想的路上


最近得知参加一个绘本比赛不幸落选,我这阵子的确受到不小的打击,而且又想起到目前为止经历的艺术创伤。

画图不是难事,只要一支笔在手,人人都可以画,只是,你如果真想以艺术维生,你就得承受比平常人更多的艺术创伤,而且,你要习以为常,你要晓得,这世上有人喜欢你的画,就一定有人厌恶你的创作。(看开点: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练习:放宽心接受批评

 

 

我一直不喜欢参赛,可偏偏参赛对艺术家而言,利多于弊,如果获胜除了能获得奖金,知名度也大增,何乐而不为,可是失败也是个莫大的打击和创伤。

也因为有切身之痛,每次看《鲁冰花》,我高度欣赏这本可说是台湾将“艺术创伤”搬上文坛的重要着作,里头郭云天老师和徐大木老师激辩,双方所持的立场,就足以见证台湾多年来,艺术教育中的最大致命“艺术创伤”,到了小说最后,是如何活生生逼死一个天才。《鲁冰花》其中一段,徐大木老师所说:“照相的像跟绘画的像是不一样的。照相的像只是像,绘画的像却在像的上面另外还有个美。不像的画,我真不晓得到底有什么用处。美术是美的艺术,画的像,我们就知道画的是什么,这样就能产生美感,美感也就是美术的生命。”

“不像的画,我真不晓得到底有什么用处。”几乎可以说是台湾艺术教育最大的盲点,不接受创新,不接受突破,只会守旧。(延伸阅读:创新行销,约会拍卖会

 

 

参赛这些年来,我一直都试图不看评审的意见,评审的意见是他们自己个人的思维,他们不欣赏就算了,而我“报复”这些人的方法,无疑就是更加努力,证明自己有实力,让他们觉得当初真的“看走眼”。

曾经有人说我的图永远不会进步,也有的人很委婉的说“期待能看到你更成熟的改写风格和绘画技法。创作一条漫长的路,望你再接再厉!加油!”,少部分的人更狠,直接就说得很不客气“你这种图永不录用,我们不会出版。”(当时看到真的气到火冒三丈,现在看来只觉得那只是他的个人意见),好吧,被骂就被骂,不过就像曾教高木直子的老画家说的,“就算别人说了什么,你也不能因此而受伤。”,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够了,那只是他们的意见,听听就好,如果你想讨好每个人,那只是自讨苦吃。(放松一下:讨好自己,享受属于你的 Me Time 好时光

这些年来,我被拒绝过,也被看不起过,可我一直相信,这世上有地方需要我的作品,而我一定会找到这个地方。梵谷说的好,“绘画是种信仰,不在乎世人的意见是其必须肩负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