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走在伸展台上的时尚名模,挑战 250 公里的极地越野超级马拉松,这个撒拉沙漠到底有什么魔力?

 

我一直都想在有限的生命中, 无限累积自己的生活经验所带来的热情与感动。


终于踏上沙漠,让我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

肝指数飙高虽然是一个警钟,但是对已经设立的梦想我并没有马上收手,仍然规律练跑、并一面积极地准备报名时所需要的一切资料,同时也开始着手研究专业器材,并货比三家,准备日后上网购买。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把身体顾好,再做一次健康检查一定是少不了的,因为大会必须确认所有参赛者的体能状况足以应付这场艰难的赛事,以免造成生命危险,因此对健康检查报告的审核,绝对不可能马虎。(同场加映:你所不知道的波士顿马拉松(Boston Marathon)

越准备跟赛事相关的一切,我就越想去完成这场比赛,虽然脑子里有很清楚的意志与目标,但真的没有把握身体状况会允许我去,我只能尽量遵守医生交待的医嘱:不要太累、正常作息以及尽量早睡等。在我确认肝指数疯狂飙高的原因为何之前,我只能选择一边先做好我可以做的预备,最起码还能让我与这场赛事的距离拉近。最后万一身体状况真的不允许我去的话……(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事:小心身体亮红灯!外食族的健康风险

★ 注:这场赛事原定路线会经过埃及的撒哈拉沙漠,因为战乱的关系才改道至约旦,事实上约旦整个国家境内都不算在撒哈拉沙漠的范围中。

唉!先别想那么多了,那是另外一回事,眼前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

身体出了这些状况我心里难免有些压力与害怕,但我不敢说出来,因为怕造成自己以及他人更大的不安,而且对于现在真正想要去完成的事情,也未必是一个助力。现在回想起来,肝指数飙高的那一阵子我的确很容易累,有时候连朋友邀约的聚会也没有什么体力去。我并没有特别交待为什么,只淡淡地跟我的朋友说是身体不舒服而已,至于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可能得等看到这本书之后才会知道,我的身体曾经经历了一场这么大的危机。

第二次的健康检查报告出炉了,肝指数降到只剩下一百多,就一方面来说它是个好消息,毕竟在数字上的显示的确是骤降了不少,表示先前的疯狂指数只是一个暂时的状态;但另一方面,距离一般正常人的肝指数还是有一段距离,所以接下来的保养与恢复也还是不能大意。(延伸阅读:女人30岁后,再也不能忽略的身体保养


练跑锻炼的不仅是体能,对于该吃与不该吃的食物,也要建立相当的习惯与克制力。

医生后来告诉我说,有可能是因为我在三铁接力赛时发生的休克,对身体造成过大负担才会有这样的结果。猛爆性肝炎的肝指数大抵高于一千,如果我在赛后过了那么多天之后所做的健康检查,指数都还有四百的话,可能我在昏倒的当时,肝指数已经到达跟猛爆性肝炎的患者差不多了也说不一定。天啊!这还真是一个吓人的事实。

肝指数下降以后,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是稍稍放下了,对于这场沙漠赛事能够成行,也就更有信心。一边着手准备报名比赛的各项事务同时,

我的心里也一面开始问自己:“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参加这场比赛?如果真的完成,那么这件事情又会对我带来什么影响?”

早在我得知这个赛事一开始,我心里的决定来来回回摆荡过好多遍,就像跳恰恰一样,去?不去。去?不去。这种内心戏不晓得上演过几回。在这段过程当中,我的决心曾经非常坚定,好比因为那趟摩洛哥之旅,让我体悟到了沙漠究竟有多美以后;我也曾经告诉自己还是打消念头好了,尤其是在我参加三铁接力昏倒当天。连跑十公里都会昏倒了,那二百五十公里要怎么办?万一在沙漠昏倒,谁要来救我啊?(总是犹豫不决:选择

到底又立会不会接受挑战,完成极地马拉松呢?请按下一页

 

 


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中,一个人再有能力都显得渺小。

我在心里默默回溯起过去这十年的生活,在这十年的工作经验里,我觉得大致上还算是顺利,虽然说努力的成分是绝对有的,但整体而言,还是觉得能成为一个模特儿主要是老天爷赏饭吃,毕竟外在条件是父母亲生的,那么我自己到底有什么好骄傲的?

而且,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个想法,日后如果进入家庭生活,应该就会变成那种全心全意地为家庭付出的女人。也就是说,我能热烈地为自己的梦想与目标生活的日子,可能只剩下没几年的光景了。我一直都很想在有限的生命中,无限累积自己生活经验所带来的热情感动,所以跳伞、高空弹跳、溯溪、潜水以及尽情地到处旅游等,我也都做过了。在还没有认识极地越野超马之前,我以为这就是我扩展生活经验的唯一方式了。只是难道,这就是体验生活的极限了吗?(为自己勇敢一次:挑战自己,每天做件令你害怕的事吧!


每一天早上起床都会做的事情现在竟然在沙漠里做,心里还觉得挺酷的。

我知道不是,因为这些活动与经历,并没有让我挑战与探索到“我自己”的无限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想要去试试看,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在两个月之内,训练自己到足以完成七天六夜二百五十公里,行经酷暑沙漠地带的极地越野超马。

我丢了几个问题给自己:“如果放弃这次机会,我会不会后悔?万一真的完成了这个比赛,我会为自己感到骄傲吗?十年后如果再回头看这段故事,我还会回味无穷地与别人分享吗?”

一边握着大会报名费用的汇款单,在我生日的当天,想了这些问题整整一天。

过完生日隔天一醒来,发现自己怀抱着肯定的答案。是的!我想完成这个比赛,在未来,当我回想到这个时刻,我宁愿后悔的是在挑战中失败,也不愿是悔恨自己不敢去尝试的懦弱。有了这个答案以后,就立刻上网刷了报名费,那可是三千三百美金的报名费啊!一刷下去,就真的不能回头了。


不管当天的路段有多困难,回到帐棚总是最欢乐的时刻,左起Horst、Linda 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