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或许现在的妳刚过三十,也或许妳正在倒数自己三十的日子。妳替自己规划了一连串非常完美的人生,但妳心里却有种说上来的慌张,妳用高跟鞋和绚丽的妆容做铠甲,但其实妳并不确定妳一路汲汲营营追求的,究竟到头来会不会让你快乐。亲爱的,又或者,我们早已经忘了究竟快乐该是什么样子?听听 womany 的驻站作者 蓝丝绒 聊聊关于三十岁的心情吧(同场加映: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




“Happy Birthday (30 years old)”

游标滑过在Facebook日历她生日那格,停留在她自己的照片上,跃出了那一小行注记。

二十五岁以后,生日开始不是一件需要大肆喧哗的事。因为这天不会出现在公司的 outlook 行事历,因为朋友各自有自己的工作生活和家庭,因为那又代表了离三十岁这个中点更加靠近。开始有人问她什么时候升迁、什么时候买房、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要生小孩;好像三十岁是一个病毒,染上了,只要升迁、买房、结婚、生子就能不药而愈。(同场加映:好像理所当然应该幸福快乐的三十岁

倒数的那几年,她愈发恐惧染上这个疾病。她催眠自己无须在意,还是要表现地自信耀眼、神彩奕奕。她战战兢兢,更加努力,期待三十岁的时候,会有另一个光景,证明三十是一个新的契机,不是一个疾病。

于是二十六岁,她开始经营一段稳定的感情,计画在三十岁的时候,一起携手迈向人生的下一段。二十七岁,她存了人生的第二桶金。二十八岁,为了在外商公司升迁上管理职,她决定出国进修。

她花光了所有积蓄完成学业,在公司的安排下派驻海外, 回国后她会顺利升上管理职,成为最年轻的主管。即使人生好像照着她的掌控和计画在走,许多事却超出预期。她不适应海外公司的文化,和主管沟通常常不顺利,就连同事也总是和她有所隔阂。她开始害怕这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不足,因为她再努力都无法有所改善及回应。失去以往支撑她工作的成就感,她开始觉得恐慌。她知道自己心理需要一个依赖,她庆幸有个在身边支持自己多年的男友,然而越依赖,她的不安全感就越发强烈,她开始觉得他在自己身上花的时间心力不够多,于是一个接着一个的争吵发生。终于,他再也无法给她任何的陪伴和支持。

在异地的生活,所有挫折压力都等倍放大,无助渐渐扩大成为孤单,于是她觉得自己心里破了一个洞,吸噬着她的勇敢和自信。她终于请了假,拖着疲累的心回到所谓的家,而等待她的,是她从未见过的母亲的泪水;一直以来她耽溺其中的父爱,在她心里紧紧嵌着的那个温柔的巨人,瞬间崩解而成了虚假的幻象。她觉得人生灰天暗地,自己直直坠落心里的那个黑洞,探不见底。她开始怀疑长大的意义,似乎只有不断地失去,不断地害怕,还有不断袭来的痛楚。

那个木然失眠的夜里,她收到前公司里她最亲近的前辈来信:乳癌第四期。“我想告诉妳,人生无法预期,我曾经为了追求还没有得到的东西劳心费力不开心,现在只想珍惜身边的人和事以及活着的每一秒钟,因为我没有时间懊悔、难过跟伤心。”(你知道吗?死去之前人们最后悔的是这五件事

没有时间懊悔、难过跟伤心。

这句话重重地击在她的脑袋。当然,现实不是一百二十五分钟的电影,也不是寥寥八百字的短篇散文集,她不可能这样就一夜清醒,一瞬间痊愈。但她知道,她要藉着时间让自己渐渐可以和这些情绪共处,然后接受成长给她的意义。她想起二十五岁时的心情,总是相信只要心够坚定,上天就会做最好和最适合的安排;然后她才意识到,成长的考验不是要让我们有所改变,而是要在成长中赤裸袭来的毒苦现实和丑陋真相中,能够始终保有最初的正面能量和善良的自己

她开始明白人生有许多事不是努力就有收获,不是安排好就一定会达成;那些她曾经以为理所当然的一切,其实都是应该特别感谢的美好存在。成长教我们学会理解和知足,教我们在面对挫折与考验的时候,不要认真地有“为什么这些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我不能跟某人一样”的这种想法,因为既然自己有别人无法体会的代价和困难,别人的人生也会有自己无法想像的辛苦。

三十岁,虽然不是预期中的完美光景,她也不像想像中的依然耀眼特立。但她知道这些预想外的挣扎、担心、失望、脆弱,都是为了让她能够有能力面对下一个阶段的人生,让她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那些年的印记她没有忘记,但已经在她心里成为一段平静的存在,谈不上感谢这些印记的存在,但她知道,三十岁,会是一个新的契机,因为上天已经让她准备好,面对更丰富的下一阶段。(推荐给你:三十岁了,妳终于喜欢自己

Happy Birthday (30 years old)”

 

写给三十岁的自己,我想对你说...
〉〉真正的勇敢,是能面对自己的害怕
〉〉旅途路上,每一步都是成长
〉〉你还相信吗?真爱到底存不存在
〉〉好像理所当然应该幸福的三十岁
〉〉不合脚的鞋,放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