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这是 womany 特约记者 Google 在印度流浪后,回来台湾的心得体悟。轻轻说一声:台湾,好久不见。台湾没有不一样,一样的人,一样的城市,不一样的是自己旅行后更开阔的心情。妳有多久没有旅行了呢?让自己喘口气,休息一下,或许你能遇见不一样的自己。(推荐给妳:【年末出游选】来花莲当个单纯的山孩子 缓慢


回到台湾一个礼拜了,感觉难以言喻。

台湾还是没变,一模一样,走在台北街头,人潮依旧盲目汹涌,而天空,也依旧细细地下着雨,绵绵密密,久久未停。

人还是一样的人,城市还是一样的城市,和我出发之前,没有丝毫的不同。但却有某种东西确实改变了,说不清,也道不明。一样的景色透着不一样的感触,熟悉又陌生。然后我才发现真正改变的东西是我自己,变了什么,我也说不明白。(而一个人的旅行,从不只是一个人

“印度好玩吗?”

回到台湾,遇到朋友最常问到的问题就是这个。老实说,我真的很难回答。因为这之中蕴含了太多的东西,我没有办法说得清楚,就像你无法跟一个人说明,妳的一生,好不好玩。

你无法跟他诉说这一路走来的许多个夜深人静的孤独,你也无法跟他说明这一路无数个萍水相逢当下的温暖和感动。你不知道怎么讲出一直和不同人建立友谊、发展关系后一再分别、此生或许难有再见之日的感慨。你也说不出活生生目睹贫穷破败的深深震撼。你讲不出日出脏乱街头的光影变幻,你更道不明日落晚霞的万千色彩。(他说:人生像旅行,打开心才能看见风景

你相遇了无数个陌路人,也在告别的时候,无数个他们不再是陌生人

言语太过苍白,想说的太多,能说明白的太少,千言万语,最后只能化为淡淡的一笑。有点窘迫、有点无奈、也有点洒然。或许是不好玩的吧?这一路其实不太像是玩。对我来说是值得,对其他人来说我就真的不晓得,很多东西真的要自己走过才知道。

走到了台北街头,整齐的步道、明亮的街灯、林立的商店、各色的人群,台湾美丽、整齐、明亮、幽静。没有了遍地的黄沙、没有了坑坑巴巴的街头、没有数之不尽的垃圾和牛粪、也没有混乱吵杂的交通。台北的美丽,好像一场脆弱瑰丽的琉璃梦幻,霎时间让仆仆风尘的我好像一个从农村来的乡巴佬,惶惶而不安。原来生活和生存真的是两种概念。无关善恶,也无关好坏,只是我们身处不同的环境,需要的东西自然不同。(同场加映:黄色的印度,灰色的台北

走出舒适圈之后,你看的风景一样,但也会看出更多东西,然后懂得去感谢身处台湾的我们的幸运,也懂得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的不幸。有着更宽广的心胸去包容这一切,也有更冷漠的心去习惯这一切。曾经我在印度感叹其实人们为了生活,为了快乐,我们的需要真的没有我们想像的多。

但现在却更明白人的需求是跟着环境而改的,我们因为需要更创造了更多的需要,或许有人称之为进步的动力,也有人说这是贪婪的象征。但其实不过都是环境使然,我们都身在此山中。或许真的要心思通透,真正看明白了才会自由一些。只缘身在此山中,识得真面目之后,更能怡然自得地接受自己所在的山。

回来的期间,和一位好朋友吃饭,话话家常,她忽然说,回来之后我变了,变了什么她说不出来,但是好像我更加的无所谓了。我笑了一下,人生真的需要有几个这样的好朋友。

可以说无所谓,也可说是不在意。只是忽然发现没有那么多需要在意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多需要计较的念头,能更安然地接受自己的渺小,也能更坦然面对我生命当中必经的离别和挫折。要走的东西留不住,该来的东西总会来。改变不了的,就不如洒脱一些。(也来看看:失败中的洒脱

没有什么好怨叹的,每个人都有不幸、挫折、失望和难过,但每个人也都会有快乐、成功和幸福的时刻。谁的人生没有属于自己的那一丝幸福呢?不管那幸福的多与寡、时间的长与短,都是属于自己的。就像台湾和印度,有着不同的幸运和不幸,说不出孰优孰劣,只能体会。(所以,成功是什么样子,自己来定义

就像我漫不经心的洒脱,何尝也不是一种狼狈。

台湾,我回来了。

 

台湾,我们都还在
〉〉台湾人,为什么这么怕?
〉〉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台湾会更好
〉〉究竟是台湾不够好,还是我们没有用心看
〉〉WBC 后,希望还在:世界棒球经典赛 台湾的感人瞬间
〉〉台湾年轻人,其实你们很棒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