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好累。

 她有时候是这么想的。

她一直很努力在当个大人。刚工作的第三个月,原本排定和老板一起出席的一场商业谈判,因为一些临时状况,老板不得不问她能不能独自出席,她没有犹豫地点了头。之后她开始渐渐独当一面,一个人参加晚宴、一个人出席饭局、一个人谈判。有的时候面对一些尖锐压迫的场面,她看起来似乎从容镇定,但其实内心三不五时会呐喊:“有人还记得我只有二十几岁吗?!”当然,她知道这种“幼稚”只能放在心里,虽然希望可以躲在某个人的背后,但最后总是会硬要自己去面对,假装不害怕,假装很老练。

小的时候,她就知道,跌倒了要自己站起来,从来没敢想过坐在地上等着人扶她一把,所以她明白哭没有用,害怕也没有用;那时候她好想要变成大人,因为大人好像总是不会哭,不会害怕。

所以她不断努力。努力念书,努力考试,努力工作,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大人,努力让自己更独立、更不害怕。

她对自己应该是很骄傲的,因为她觉得自己现在是个大人了,可以掌握自己的生活,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也渐渐忘了怎么害怕、怎么觉得无助。即使,那么偶尔的时候,她会觉得有点累,会希望有一个万能的人可以帮她把这一切一肩扛下—但她知道这些都不切实际,因为最可靠的人其实是自己。

“女人别太强势”有些人似乎想给她忠告,但她总是反问“所以女人就应该弱势?”“有时候适当的展显弱势,只是一种生存的手段和方法”她知道,但她就是做不来。 她总是想着要如何长大,如何往前走;因为时间不会等她,所以她没有时间无助,没有时间旁徨,没有时间失控。“女人太强势很难找对象的”,三十岁后,长辈忍不住开始叨念,“不是你们教我凡事要靠自己吗?”“我没有寂寞的时间”她的回答总是那么轻松合理。

“姊,妳好犀利”小她两岁的堂妹,忍不住下了这样的结论“如果我像妳一样什么都不害怕就好了”。同事开玩笑说,二十年后她就要变成穿着Prada的恶魔,不同的是少了离婚的情结,因为她根本不需要感情和婚姻。

这一切应该都没有问题。现实不是童话也不是肥皂剧,什么“坚强的外表底下,有一颗脆弱的心”,只是电视情节中女主角才能有的个性。她相信自己既然不是什么女主角,当然里里外外都得是货真价实的坚强。

所以她就一路就这么走着。过了三十岁不久,她已经成了资深主管,开始有了进入决策核心的机会。她对自己的生活有充分的掌控度,别人埋怨她很难约,只有几个好友知道,她的时间空间,都只留给那么寥寥无几的几位朋友、家人,当然,还有她自己。

事情却似乎没有想像中顺利。

“Jessie,妳太保守了”一路以来提拔她的老板,在听完她的决策意见以后,又给了一样的答案。“我一直在想,”他沉默了几分钟,看着她缓缓地说“妳到底在害怕什么? ”

那是她第一次,在老板的面前,完全无法回应任何一句话。因为她毫无防备地正视自己一直都知道的事情--其实她一直都在害怕。她害怕失败,所以不承担过高的风险;她害怕错误,所以不做冲动的决定;她害怕自己不够强,所以不显露脆弱的那一面;她害怕生活失控,所以不和人太过紧密;她害怕自己不勇敢,所以她一直小心翼翼保护好自己

她开始回想、整理三十三年来的生活。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其实一直都在逃避。

所有的人,包括她自己,总是把她的坚强视为理所当然,于是她总是逃避任何有可能会使她软弱的人事物。其实,她在某个部份,还没有跟上那个急于长大的自己,她还是一样是个会害怕的孩子。

真正的勇敢,是可以面对自己的害怕。受伤了、跌倒了,可以哭也没有关系,因为那才是自己。保有没有长大的那部份,或许是件好事,因为这样才不会忘了单纯的初衷和本心。

于是,三十四岁生日,她给自己的功课,是学习当个孩子。她会尝试冲动,尝试义无反顾,尝试接受自己的情绪,尝试失控,尝试爱人,然后,也尝试爱这样的自己。

做妳自己,最坚强
〉〉相信自己,相信爱
〉〉遇见与众不同 勇敢做自己
〉〉作家:从生活中出发,勇于做自己的叶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