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A片从来都不是站在女性这边的;但这并不代表,女人就对 A片毫无感觉(我们只是不喜欢主流 A片里,女人只有被驯服的份;而且好像不管怎么拍,女人依旧沦为一个没有主见,纯粹扮演让男人泄欲的玩物。)但现在,有一个愿意为女性发声的人出现了!她就是屡获影片奖项殊荣、对女性主义电影充满热情的德国女导演 - 佩特拉·乔伊 (Petra Joy)。而在前不久,她的新片“愉悦的滋味” (A Taste Of Joy) 也刚荣获,由荷兰知名的女性成人频道 Dusk! 所颁发的 2013 最佳情色电影!现在,这位才华洋溢的女导演将要告诉我们,她要如何用她的力量翻转色情、革情色电影以及所有女人的“性”命运!

Q: 为什么妳的电影会如此受女人推崇?

Petra Joy(以下简称PJ): 我想是因为,女人在我的电影里是备受尊重的;意思是,女人才是焦点所在而不是男人,或性本身。更重要的,电影里演出的都不是大明星,而是在生活里,你我都有可能会遇上的素人。有些人在戏外是真的恋人,而我必须说,现实中还是有不少男人拥有极优美的手指和身体线条的。但最让我激赏的,还是他们对于爱人所展现出,那真切不假的渴望。这才是大家在一般色情片中看不到但又期盼见到的。

Q: 主流的爱情动作片都充满性别歧视吗?

PJ: 这很残酷,但,毫无疑问是的。大部份的A片主要还是把销售族群设定在男人身上,而大部份的导演也都是男的,简单来说,色情行业是个男性独裁的市场。但最让我看不惯的是,许多色情片已经演变到非常极端的程度,像是,强势逼迫女人为男人口交。身为一个女性主义者,我不愿意看到女人如此地被地位矮化、被男人丑化。虽然有些人已经意识到这是不对的,但主流民意却还是甘于让男人玩弄于手掌心,这真是件非常吊诡的事;身为女人,我们必须得做出一些改变

另一方面,对于时下的年轻人,我觉得有责任对他们展示更多样化的电影类型。至少要让更多人瞭解,女性是要被尊重的。(延伸阅读:裙子穿得再短,都没有人“应该”被侵犯)如果继续放任那些为了自己或重口味民众的私欲,而得寸进尺,尽拍些不堪入目、不尊重女性的片子,那女人就真的太可怜了。所以我决定跟他们玩真的!拍色情片本身并不是一件要被忌讳的事,而我一直想也正在做的,是提供这个市场另类形态的色情电影选择。

谁说一定要够露骨才能引出人们的情欲?我们都拥有无边无际的想像力,我想去激发人类性欲的无限潜能;让看片的人,不管男女,都能感同身受并享受同等的欢愉、同等的满足。

Q: 为什么妳不选择用专业演员?

PJ: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找过任何有名的 AV 男星或女星来拍我的影片。因为女人对于主流A片的反感,绝大部份就是来自于剧里头那些,毫无生命力的空洞眼神、以及一眼就能看穿的虚假。我希望表演者,从头到尾都对欲望坦承相对、用最真实的情绪和反应演出;这才是我要的。(延伸阅读:爱情需要一把辣椒!罗曼史中不能缺席的性与爱)当然,我并不否认,还是有一些专业演员能把热情带到他/ 她的工作里,但绝大部份可能已经演到麻木,那份真心享受的感觉,已经找不回来了。观众当然也不是笨蛋,大家甚至能看出他们在几分几秒就开始眼神涣散、觉得不舒服,或甚至感到痛苦。毕竟感官在色情片里更容易被放大,想让观众买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身为导演,我并不想当个控制狂,指定演员要怎么演出;拍片时,我的角色相对来说是很不显眼的。只有当我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时,他们才能自在的展现被欲望撩拨开的本性。我相信,要让一部电影拥有自由流动的灵魂,就必须随着演员的情绪走。所以我不会对他们喊 “cut”, 也不使用过分性感的镜头,更不会在什么部位来个大特写。我喜欢享受惊喜,而我电影里的表演者常常做出让我喜出望外的事情,虽然很无预警,但我爱极了!

Q: 所以妳会找现实中的情侣来拍妳的电影?

PJ: 我拍过的人,有些人是彼此情投意合,但不一定都在一段关系里。但他们都在表演中传递出了我一直相信的东西:

用性爱赋予女人们更多权力;同时,让男人体验,成为欲望的玩物是什么样的感觉。

庆幸的是,这些答应演出的人并不是抱着一种:‘我竟然可以在镜头前大方发生性行为耶,好爽!’的虚荣心;反而是:‘我觉得妳在做的事情真的很棒,能不能也成为妳作品的见证者之一?’,一种完全瞭解彼此心意的谦卑心态。而我的电影中,出演的女性都是对女性权益和政治非常热衷的,甚至有好几位都是女权主义者。我们的目的都是想为那群,还没自我意识到,但急需被大众看见、被尊重的女性发声。而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将主导权交给女性;不管是担任指导、制作还是写剧本,是时候让女人坐大位了。

Q: 那么,让你踏进这个圈子的动机是?

PJ: 我曾在德国的科隆研究许多八零年代的电影,慢慢的,就成为了反色情片运动的一员。我甚至曾在两个星期内,租了70部色情片;但看完后,真的太让我感到失望。说真的,那些片子不仅无法挑起我半点性欲,电影剧情更是只能用“惨不人堵”来形容 - 女人不但被赏耳光还被人吐口水;那是种,几乎到了一种厌恶女人的程度。还有一部电影,一开始是男人在丛林里追逐女人,但最后女人却被强暴对待,甚至被用铁丝网给折磨。当时我就暗自决定,第一部电影要取名叫 “粉碎欲链”(Smash The Chains) 。

但那时我还不到 30,算起来只是个年轻的女权主义者。所以我决定先授一些关于现代色情电影的课程,例如,电影里是如何利用语言和剪辑去丑化女人等。 接着我为电视台拍摄了一些关于性的纪录片,等到经验慢慢丰富后,便创办了一间名为“草莓勾引”(Strawberry Seductres),专门替女人或情侣拍摄成人色情照片的摄影公司。但最让我沮丧的是,当那群看腻主流A片的女顾客向我询问有没有什么好片可以推荐她们时,我竟然无法给她们一个答案。因为我实在想不到有真正适合女性们观看,而且不会重蹈覆辙,用主流拍法去拍摄的情欲电影,完全没有。

当时我已经有自己的一套摄影装备,心中也渐渐萌生出“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革命想法。最后,我的第一部情色电影诞生了,但我并没有用当时想好的名字,而是取名叫“欲望寿司”(Sexual Sushi)。卡司部分,我找了几个我熟识的情侣朋友们,大家一起花了几个周末把它拍好。从那时开始,我就很确定要走情欲片导演这条路了。(延伸阅读:中国:性、监控、与“人民色情”(People’s Porn)的崛起

Q:色情产业怎么回应妳的拍片风格?

PJ: 片商一开完全不看好我。他们说,这部片不但没有男性射精的画面,也没有任何有名的AV男星或女星卡司撑场,根本一点搞头也没有。但有趣的是,这部片最后还是卖掉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家对一成不变的垃圾食物终于感到腻了,而我的影片对他们来说,非常新鲜、且耐人寻味。我的革命计画就是从那时后开始。

Q:比起男人,色情片对女人有什么不同的意义吗?

PJ: 事实上,我们想要的,刚好与男人想的相反。喜欢男人的女人,其实跟喜欢男人的男人在床上的态度比较相像,这也是为什么女生会去看同志色情片的主要原因。举例来说,我的电影商标就是男人会在偷窥女人后开始自慰。

身为一个异性恋女人,我会想要看男人怎么取悦自己,而不是只会利用女人的身体达到性高潮。

对我来说,对欲望无法自拔的是男性,所以我爱拍男人的肌肉和他的臀部。但一般色情片的焦点,永远只会放在男人的坚挺上,至于他到底是谁,好像没有人在乎;但我在乎,我想看这个人的全部。还有就是,主流片大部份都是两男对一女的模式;但我的电影里,女人才是真英雄,才是主角(延伸阅读:八个经典电影角色,她们演的比男人还传神!);所以就算有多男配一女的情形也不用见怪。当然,我的焦点也是放在女人的性高潮上,以及她们是如何品尝,这终极性爱的愉悦滋味。

Q:所以妳期望的一切有在改变吗?

PJ: 至少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色情片的革命正在轰烈的发生,而主导这一切的是女人。我们的力量是不可被阻挡的 - 不管在荷兰还是澳洲,现在就有一波年轻的女导演,蓄势待发的要一起为女人革命。

我的梦想是,希望未来超过一半的情欲片都是由女性导演所制作;女人们从此都能在镜头前大方谈性。

从以前到现在,拿过奥斯卡最佳导演只有一位是女性,而好莱坞中,女导演的人数也只占了百分之六;佩特拉认为,女人都应该要拿起摄影机,勇敢向世界传达,心中对欲望最真实的模样。只有用勇敢不羁的态度面对挑战,我们才能让色情片保有更平衡的观点和角度,免去被男性导演洗脑的可能。而这个革命,绝不是出于金钱利益,而是所有的女人,开始重视‘选择’的权利。

对于佩特拉勇敢发起的性革命 ,womany 除了无条件支持,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想尽最大的努力,鼓励所有的女人:别怕勇敢,因为妳从来不是孤单的。唯有勇敢,我们才能一起牵手走到,那无罣无碍的自由彼岸。

 

再勇敢一些,妳的自由妳说了算 !

〉〉每天为自己写一份勇敢
〉〉艺人:勇敢追求从未想像过的幸福 艾莉丝
〉〉安洁莉娜裘莉的勇敢切乳抗癌宣言

本文作者:womany 编辑部 / Michelle Chang
图片来源: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文章来源:Huffington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