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今天比较文青编按: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泰戈尔。
人类对于天空之美,大概有种与生俱来的向往,宫崎骏新作《风起》的主角二郎梦想着打造美丽的飞机,有人用摄影之眼记录下天空美丽的瞬间。今天女人迷观察家想跟你分享在天际翱翔的故事....


记得我第一次坐飞机,是前往澳洲的航班,年纪还很小,觉得什么事情都十分新奇有趣,但印象很深的是,那个时候耳朵因为压力变化关系痛得快要爆炸,年纪还小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一直哭一直哭,好在漂亮温柔的空姐,微笑着拿着小礼物与糖果给我,摸了摸我的头,随着糖果的甜味吞了几口口水,痛觉也顿时缓和许多,那时候真的觉得空服员姐姐真是仙女来着,那是我对她们的第一印象。

Hola! Guten Tag! 你好! Hello!

随着旅行的次数增加,搭乘过的航空公司也愈来愈多,分属于不同航空公司的空服员通常也会说着各式各样的语言,往往上了飞机之后,第一眼看见的总是会带着亲切甜美的笑容,点着头与乘客打招呼,并且指引我们的座位该怎么走,让刚上飞机的我们总是会多了份安心感,在飞行期间偶尔会遇到态度很差很无礼的乘客,觉得花钱就是要当大爷的人们也是大有人在,每每到了连我都想生气的时刻,他们总能微笑以对加以转圜,在顶着混乱时差,繁忙的业务之下却也总是尽力地耐心地完成每个乘客的要求。

于是想起了前阵子看见了一则韩亚航空的空难新闻,新闻里述说着那次空难全靠着一名空姐在出事后,奋不顾身地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冷静专业地帮助乘客逃生,才不致大量伤亡。他们能帮助我们的事情不仅仅是在你口渴时,递给你一杯茶;睡着的时候为你铺上一条毛毯,或是在你需要购买免税商品的时候,悉心为你服务,他们也许还是在是在危急时刻最能帮助我们的人。

于是回想起在旅经杜拜时,在离开前的几小时也意外的与阿酋航空的空姐们见了面吃了顿饭,她们都是台湾人,却因为工作的关系长期住在杜拜,饭局里听着他们聊着天,这一秒才碎嘴抱怨着遇过的各式各样的乘客,以及时差从来不会有调好的一天,下一秒却又谈论着下次可以到哪个国家停留个几天度个假,或是上一次地旅行遇见了什么可爱的事情,那晚我们就这么说着聊着,我也就这么静静地在一旁听着笑着。那顿饭局后,她们嬉笑地帮我查着我的航班上是不是同样有着台湾的空服员要请他好好照顾我,贴心地帮我揽了计程车,还在车窗旁俏皮地不断大叫着再见,叫到计程车司机在车上问“Did they just host a farewell party for you ?”我笑了笑,就当做是吧!

她们总是心地善良,也总是和善地对待着周遭的人,到过了世界各地,也遇过了各种不同文化的人们,更何况同样身为台湾人的我,更能在异乡感受到这份温暖,偶尔会听到有人说,空姐这个职业其实不太能累积什么工作经验,三五年后找工作就得从头开始,但我却觉得他们学到的更多的是待人处事与危机应变能力,看到的是整个世界对于他们自己的冲击与影响,更独立也更瞭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许有的人会选择再深造,也有的人投身他们真正想做的社会企业或是非政府组织

这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准则,只有我们自己对于人生的选择。

 

想飞,不用理由
〉〉在机场,别过头之后
〉〉为自己设计一趟“心”旅行
〉〉女孩,去旅行

图片来源:Jeff S. PhotoArt via photopin cc?ref=read"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