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与 妇援会 编按:
网路的普及为A片产业带来新的变革,虽然台湾始终并未开放合法引进、制作A片,但A片的影响力却因为蒙上神秘面纱而更引发好奇,甚至进一步改变观赏者对待性与亲密关系的态度。
看A片会变成一种社会疾病吗?或者A片其实创造更棒的工作机会,并提供娱乐、教育和启发呢?妇女救援基金会女人迷womany,邀请大家跟着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纽约时报,一起深入禁地。


本质上而言,观赏色情影像对男人或女人是无害的。然而,在此我要提出一些警告。有些人真的不应该观赏色情影像,比如说那些身体意象不佳的人或是性受害者。色情影像可能会使你发展出对性不真实的期待、误解他人喜欢什么以及自己被期待做些什么,以上皆取决于你对色情影像的选择。而在和另一个人一起观赏色情影像前,则需要先取得对方确实的同意。

当以上情况都不成立时,色情影像其实能为我们带来许多好处。辅导员有些时候会建议人们观赏色情影像以帮助自己接受自身或伴侣的特定性幻想。色情影像可以重新点燃爱侣的情欲之火。它可以为你提供想法或帮助你发掘什么能激发你的性欲。

色情影像可以使你达到愉悦或是使你感到厌恶,而这取决于你对于色情影像的选择。现在网路上色情影像的取得相当便利,你可以快速浏览不同类型的色情影像,并从中选择自己的喜好。你不需要在观赏一堆“硬蕊”的影像后才知道自己其实偏好剧情导向的成人影片。一个人之所以会沦为不良色情影像的受害者,是因为自己选择不慎才造成的。

此外,关于“性成瘾”或“色情片成瘾”,我个人并不相信这两者存在。“性”与“色情片”并非如“鸦片”般为化学物质,不会让人上瘾,但是人们可能发展出观赏色情影像的强迫症。在这样的情形下,问题的症结点不在于色情影像,而是在于人们的强迫性格。具有强迫性格的人透过观赏色情影片展现其强迫人格,如果把色情片抽离,他们也只会转向食物或透过其他行为继续展现其强迫人格。

至于色情影像演员是从中受益或是从中受害,我们先来谈论女性演员。有些色情影像女演员选择拍摄色情影像是因为她们很喜欢性爱而且她们认为那是一个很棒的谋生方式。另一方面,有些色情片女演员从事此业是为了抒发她们潜意识中的心理需求─寻求父爱或是得到身为坏女孩应有惩罚。对于许多女演员来说,很可能前后两者皆成立。即便是心理非常健康的女演员,也必须要面对因为从事这行而特有的负面压力。我们的文化已达到了消费色情的新高点,但却仍以极不友善的态度看待色情片女演员。

另一方面,我不确定男性色情片演员是否能全身而退。虽然他们可能不会和色情片女演员遭受同样严厉的对待,但是他们最终还是被视为以肉体谋生的怪胎。约翰侯尔姆斯(John Holmes) 的命运就是一个极端的警惕。

如果我们对于性没有那么多的罪恶感与羞耻感,则或许不论是观赏或表演色情影像的人都不会承受如此大的压力。但若果真如此,我们可能就不会对色情影像那么着迷了。如果禁果没有受禁,还会有人想要咬一口吗?

只看文章不过瘾吗?点图看A片大挑战系列活动,免费参加!

对于性,我们了解的太少
〉〉高潮大哉问
〉〉A片片名大赏
〉〉女人的小游戏机
更多《A片大挑战》系列文章
有任何不敢启齿的疑问,欢迎到 脸红红 讨论区


注:约翰侯尔姆斯(John Holmes)为美国一名男性色情片演员,曾染上毒瘾,并被卷入谋杀案,名声狼籍,于1988年死于爱滋病。
原文作者:肯迪达 罗亚尔(Candida Royalle):女性主义色情影像制作人,《如何教导一个裸男该做些什么》
翻译:妇女救援基金会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听另一派不同的声音:这并不是你父亲的 PLAY 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