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与指责常常会阻碍了我们与伴侣建立真正具有安全感的关系,而不安换来更多的负面言语,如此恶性循环。如果你也是属于容易不安全感的类型,没关系,试着用清楚和正面的言语告诉你的另一半:“你需要他们怎么帮助你”。

有许多情侣都曾遇过这样的情况:明明刚交往的时候,彼此总是会准备许多惊喜、讯息也都回得很快,但是交往久了之后,却不再那么热络,也不再秒回对方讯息了。

有些情侣彼此都适应得很好,双方都可以接受这样的改变;但也有一些情侣遇到这样的状况时,只有其中一方过得好,另一方却总是埋怨对方说“为什么你变了?”

如果从依附理论的观点来看这件事情,其实是很有趣的。

理解每一个人建立安全感的方式都是不同的

我们知道,情侣的依附是复制幼年跟父母的依附关系而来的。当小婴儿刚出生的时候,会需要一直黏在父母身旁,分秒不能分离;但随着父母能够给予一次次安全避风港的三要素──适时出现、敏感觉察、给予支持,以及一次次安全堡垒的陪伴之后,小婴儿会渐渐地学到,父母是会一直在自己周遭的,并不需要时时刻刻黏着对方,才能获得安全感。

于是,小婴儿和父母能够脱离的时间便增加了。

情侣也是相同。在关系确立的前期,确实需要有频繁的时间来熟悉对方、从对方身上获取安全感。当然,也许逃避程度较高的伴侣会是个例外,但一般而言,大多数的情侣还是会需要在关系初期,有着较多时间的陪伴。

随着两个人的依附键结(attachment bonding)确立了之后,两个人便不需要时时刻刻地黏着对方,才能从对方那边获得安全感三要素,而是打从心底地相信,对方会陪在自己身旁。

延伸阅读:猫心专栏|你和另一半还在无限循环的攻防中吗?如何建立充满安全感的亲密关系?

当然,如果两个人的感情步调不同,有一方已经有了足够的安全感,另一方因为成长背景或是其他外在因素,而对这段感情仍然没有那么多安全感,那么便会比较容易感到孤单,抱怨对方陪伴自己的时间减少了、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热情了,是不是不再爱自己了?

其实不是这样子的,这只是彼此从这段感情当中,汲取到的安全感不同而已。


图|Photo by Paul Hanaoka on Unsplash

透过这篇文章,我想,伴侣们可以理解到安全键结形成的历程,可能会有时间上的差异,这可能来自于过去的创伤、成长背景,或是关系中的某些互动细节,会让其中一方特别没有安全感,而有了步调上的差异。

毕竟每个人会感到没有安全感的点都不同,即便是安全依附者,也会有自己的情绪按钮(emotional button,也就是一般所称的地雷),一旦踩到了这些地方,再有安全感的人还是有可能会需要对方赶快出现在自己的身旁、敏感觉察到自己的感受、给予自己适切的支持。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责怪彼此的了。情侣们需要的是,了解到每个人的步调不一样、情绪按钮不一样,虽然关系会因为确立了而变得冷淡,但一方比另一方黏,并不是他的错,而是成长背景与关系互动使然。

愤怒与指责也许会阻碍了表达害怕失去对方的心

这时候最需要的是,抛开“在一起久了,就一定要怎样怎样的想法”,如实地回到伴侣身上,倾听他的需求是什么?留意哪些地方可能会激起彼此的不安全感?然后找到彼此比较能接受的方式,再一次用安全感三要素,填补彼此人生中必然会有的恐惧。

当然,表达的一方也必须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一味地指责对方不爱自己了,恐怕很难把“我害怕失去你”的感受传递给对方,而满满的愤怒与不满,往往才是阻碍彼此理解与给予同理回应的障碍。

如果你是属于那个被冷落的人,我了解那真的很不好受。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尝试下面几个方法:多找朋友陪、找寻适当时机表达自己的不安全感、寻求心理谘商的协助。

多找朋友陪的目的是,有时候伴侣不一定能填满我们所有的生活,但朋友可以补齐这些地方。毕竟你的兴趣和伴侣的兴趣不一定一样,工作时间和休假时间也不一定一样,如果能够有朋友来分担伴侣的任务,那么你也会感受到更多的选择权,而不是焦虑地在伴侣不陪自己的这件事情之上。

延伸阅读:不安全依附者,还是可以很有安全感?关系心理学:找到对的人,改变亲密对话模式

明确地告诉另一半:你需要他怎么帮你

找寻适当时机表达自己的不安全感,最好的方式是事先约好彼此都有空的时间,透过书写的方式记录下来想讨论的事情,然后在时间到了的时候,跟对方表达自己的不安全感,并且用“希望对方怎么做”的话语,来取代“对方为什么都不这么做”的话语,比较不会引起对方的防卫。

而最后的心理谘商资源,则是分享给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人。也许可以约个一两次的伴侣谘商,由谘商师引导彼此说出彼此内心的想法与感受,同时将不满背后的爱意传递给对方,同样一件事情,如果能用充满爱的话语来诉说,将能使彼此更容易达成共识,而不是坚持自己原本的样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