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师使用“香氛”作为正念练习,创造一条新的神经回路,让自己不再陷入杏仁核掌管的“战斗或逃跑”系统,而是面对困难的情绪处理时,也能用清晰的大脑好好回应。

在前一篇文章《原生家庭就是你“依附人格”的成因?无论是逃避还是焦虑,都是一种依附需求》当中,我提及了依附回路被改变的可能性;接下来,在这一篇文章当中,我将整理《我值得一段好关系》这本书中,一些关于形塑依附改变可能性的述说。

事实上,在我们的大脑里面,有两条关于情绪的回路,一条是所谓的上路系统,另一条则是所谓的下路系统。

上路系统的优点是,它会通过前额叶,所以可以对外在危险做出一个判断,然后用比较理性的方式来衡量事情的正确性;但缺点则是,它的速度是比下路系统来得慢的。

当我们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们的下路系统,也就是不需要经过前额叶新皮质的那条系统,会很快地开起反应,侦测环境中的危险,快速做出判断,以确保我们能在演化中生存下来。

但这样演化的过程中,也让时常遭逢危险的焦虑依附与逃避依附者,他们的大脑常常被杏仁核给绑架了,使得他们没有机会看到更多的可能性,陷入原始的惶恐之中,而开启了最原始的“战/逃/呆滞”的反应。

透过正念与放松练习,试着松绑大脑

当我们一旦陷入这样的循环中,我们就会本能式地展开“追”或“逃”的模式。而我的心理师,为了带领我摆脱这样的模式,她开始运用了香氛和一些简单的正念练习。

每次进到晤谈室的时候,她总是会让我闭上眼睛深呼吸,或是张开眼睛,好奇地打探四周看到些什么。

接着,她会让我闻一些香氛的味道,藉由这些香氛的味道,让我去感受我喜不喜欢这个味道,以及我对这个味道的客观描述。


图片|Photo by Richárd Ecsedi on Unsplash

例如有一次,我闻到一个味道,觉得很刺鼻,它呈现的颜色很像呕吐的墨绿色。心理师没有让我换一个味道,只有让我把它放在舒适的地方,然后试着去端详它、感受它,接着询问我,哪一些是“客观的描述”?哪一些是“主观的评价”?

譬如,墨绿色或许就是客观的描述,刺鼻的味道就是主观的评价。我们时时刻刻都在评价着事物,而这是大脑的习性,是杏仁核为了生存需要,创造出来的下路系统。

我们在依附需求里面也是一样的。感受到对方有一丝不喜悦,就觉得是不是要吵起来了?于是就开始先入为主地逃避争执,躲起来不愿见到对方。又或是准备好满满的战斗能量,准备开始和对方翻旧帐,争论到底是谁的错。

这些都是过去累积而来的结果,要改变并不容易,我的心理师也没有要求我“闻到香氛就要放松”,反而是我总是认为“国外的正念实验都很有疗效,所以我应该也要有疗效才对”。

但当我越是这样想的时候,我的压力就会越大,杏仁核的作用就会越大,反而越难有疗效。也许,放弃有疗效的想法,反而是有疗效的第一步。

你会喜欢:蜡烛开香|好的香味会抱住你,告诉你一切都会没事的,有我在

在家里也可以做的正念练习

有没有什么味道,是你特别喜欢的呢?不妨到气味图书馆,或是香氛瓶、精油教室,挑选一款你喜欢的味道吧!

然后,找一个你觉得合适的时段,在手上滴一些香氛,仔细搓揉,然后放在鼻子旁边深呼吸。

你不需要想,这样的深呼吸,可以带给你什么,你只要尽量带着好奇心,去嗅闻这个香氛瓶就可以了。

如果在嗅闻的过程中,感觉跑掉的话,那么也没关系,只要意识到,然后轻轻地把注意力移回到嗅觉上面,就可以了。


图片|Photo by Anthony Tran on Unsplash

等到熟练了之后,也许就可以把这个香氛瓶带在身上,等到下一次在与伴侣争执,出现想要战斗或逃跑的直觉时,告诉伴侣,你需要冷静一下,拿出香氛瓶,找个安静、不会被打扰的角落。

透过呼吸,让自己的下路系统可以暂时冷却下来,让上路系统,也就是通过前额叶的情绪系统,重新回到意识之中,让自己有机会从古早童年的回圈之中,渐渐地建造出一条,不一样的神经回路。

我知道这并不容易,尤其对于我这位有焦虑症和恐慌症的人来说,更是困难;但是,这是现阶段脑科学研究中,最有效果的一种方式。慢慢来,让我们一点一点地,调整我们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