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焦虑依附型的人,不管对方在压力之下是战斗或是逃跑,重点是⋯⋯他那些行为背后的需求,你看到了吗?

最近在阅读《我值得一段好关系》这本书,里面关于依附的阐述,又给了我一些启发,希望有机会的话,能够都写出来分享给读者。

今天想要先谈的是焦虑依附的展现型态。有些人或许会认为,焦虑依附的人必然会成为恐怖情人,或者是容易情绪勒索对方。

但事实上,焦虑依附的成长过程,也会决定他们展现出来的样态。毕竟在依附量表上测量焦虑的题目总共有 18 题,即便平均起来一样是焦虑分数 4.5 分的人,他们也可能在得高分和得低分的题目上大相迳庭。

浅谈焦虑依附的成长过程与展现方式

以我自己为例,我很坦白地说,我曾经情绪勒索过去的伴侣。但对我而言,那是非常痛苦的回忆,因为我不知道我说了我想去死,会不会真的克制不住冲动就冲到路中间去,要不是我害怕死亡,或还有那么一点点理智线在,我可能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我的忧郁症与焦虑症,正是和某位逃避依附的伴侣交往后开始发病的,后来又和另一位同时有着高焦虑和高逃避的矛盾型伴侣交往,让我的症状再度恶化。

看了这本书的前两章之后,我发现,书里面描述的焦虑依附发展过程,和我的自身经验有许多差异,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我是容易爆炸型的焦虑依附,而我曾经交往过的伴侣之中,有的焦虑依附和我一样是容易爆炸生气的,却也有焦虑依附是属于闷在心里偷偷哭泣的。


图片|Photo by Fast&Slow on PIXTA

在我小时候,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事情了,只记得我感受不到我妈妈对我的爱,非得要我很大声、很大声地表达自己的需求之后,才会获得妈妈的注意:譬如打破家里的玻璃桌,或是直接把拖地的水洒得满地都是。

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我国中时,有一天落枕,我妈妈却强烈要求我一定要去学校,不然会没有全勤。我不肯,一直躺在床上哀号。那一天,我的脖子完全没办法转动,只能维持一个固定的姿势,但我妈妈却一直不谅解,所以我只能一直对她哀叫,并坚持不去上课。

我在小时候生病,我的妈妈是不让我去看医生的,她认为感冒多吃水果、喝杨桃汁就会好,也使得我每次生病的时候,都要吼得特别大声,好表达我内心到底有多痛苦,引起我妈妈的注意,希望她能感受到我的痛苦,但每次都是白费工夫,从来没有带我去看过一次医生,也让我抱怨与哀叫的程度越来越大力。

延伸阅读:童年创伤无法愈合,如何照顾内在小孩?

但书中提到的案例却不同。书中的案例,案主的母亲也是一个无法好好处理自己情绪的人,但和我的妈妈不同,我的妈妈是偏向逃避依附的,但案主的妈妈是偏向焦虑依附的,使得案主从小时候就没办法得到稳定的情感,甚至有时候必须要照顾母亲的情绪。

为了顾及母亲的情绪,案主不敢随意放肆地大哭大闹,因为她担心要是这么做的话,会被母亲给抛弃,而小孩被母亲抛弃的话必然会死亡,因此演化下来的本能,造就了她压抑自己情绪,去照料母亲情绪的反应。

她变得很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唯有她偶尔臭脸的时候,父母才会关心她的需求。

因此,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之下,长大后她交了女朋友,她感觉到女友一直没有回她讯息,于是就一直生闷气,却不敢直接跟女友反映这件事情,因为她担心要是这么做的话,女友就会觉得她很糟糕,进而抛弃她,就像她小时候对母亲的心情一样。

同场加映:你会爱我原本的样子吗?《虽然是精神病但没关系》谈“丧尸小孩”:童年伤痕,能被治愈

而我呢?遇到让我感觉到总是闹失踪的女友,则会用大哭大吼的方式,在这背后同样是担心会失去对方,所以焦虑不已。只是同样是害怕失去的焦虑,我大脑的自动化模式是大声的求救,就像小时候对妈妈大吼、摔东西一样,而书中的案主则和我的某任女友一样,担心要是和我说了她的焦虑之后,我就会不要她了,因此总是压抑自己的焦虑,躲起来偷偷哭,而我却未曾察觉。

正因为成长过程的不同,焦虑依附才会发展出生气暴怒型跟哭泣压抑型,虽然这样的类型并没有被发表在正式论文上,是我观察后得到的结论,但确实提醒着我们,焦虑依附没有特定展现焦虑的方式,并不能概括而论。


图片|Photo by DANNY G on Unsplash

即便是逃避依附,依然是一种依附连结

事实上,其实逃避依附也是非常顾及情感的。这本书中有提到另一个案例,那位案主小时候父母常常闹离婚,他为了避免原本已经破碎的家庭更加破碎,因此只好压抑自己的情感,把自己需要亲密与照顾的需求放一边,避免自己在亲密关系中受到伤害,恰好呼应了我某任逃避依附前任的生长经历──她对父母的争执无能为力、感到害怕,只能把自己关在房间内一直哭、一直哭,哭到睡着为主。

由此可知,逃避依附也是重视与父母之间的连结的,只是他们重视的方式是:“为了防止自己被抛下,所以我要避免和他们太过亲近。”因为亲近可能会带来受伤,而受伤可能会使他们被抛弃,因此宁可远远地维持着自己与父母的依附连结,也不愿意冒着靠近而导致自己被抛弃的风险。

他们的本质,依然是害怕失去依附连结。只是他们面对害怕的方式是“只要我不要期待亲密,那就不会失去了。”唯有要自己独立,才是不被抛弃的方式。但这都无法掩盖他们依然有亲密需求的本质。

你会喜欢:“不满足别人,我就会被抛弃”童年创伤,如何让我们养成讨好习惯

从小婴儿开始,我们就有依附需求

依附理论的始祖 John Bowlby 指出,依附是演化而来,为了避免被父母抛弃而死亡的本能。而这本书的作者则提出了脑科学的根据,大脑在发育时是右脑先发育的,而右脑偏向于非语言的感受与情绪,接收、表达、调节情绪都在这一块。

在左脑发展之前,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都是由右脑掌管的,我想这也是为何 Mary Ainsworth 的实验中,那些小婴儿还不会说话,却能够展现出不同的依附样态。

当我们遭遇危险时,大脑的杏仁核就会启动,开启战或逃或僵住的模式,而我撰写的书中提到的依附警铃,正是对应到本书中的杏仁核这个脑区。

我们在婴幼儿时期,就会不断地透过尝试错误来学习到适当的表达方式,情绪会引导我们学习到,哪些与人互动的方式是有效的,哪些又是无效的,并写入我们的神经发展之中。

我们的神经,会有“一起兴奋、一起串联”的特性,也因此,童年的经验就如同 John Bowlby 提到的“内在运作模式”(或称“基模”)一般,被写入了我们预设的反应方式里,若是未去改变,则一生中都会运用相似的方式来面对外在的刺激,也就是我们和伴侣、和亲近友人的相处方式,只要一和对方建立起一定的连结,就会重现小时候和父母之间的关系。

然而,依附也并非不可改变的。在后面的文章中,我会提到这本书中所列举的“如何改变神经回路”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