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附理论中的“高焦虑者”与“高逃避者”,为什么会常常凑在一起,一个追一个逃呢?因为他们身上都有吸引对方的特质,但同时也会深深刺痛彼此的伤口。

在谈感情的时候,最让人害怕的,莫过于追逃模式(demand-withdraw)了。当一方不断地向另一方索求安全感,另一方却不断地逃开,两个人一直在“要求”与“退缩”之间循环,搞到双方都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也越来越累。

一个典型的追逃模式,可能像是这个样子:

筱铭:为什么妳今天又不主动打给我了?

谊静:我就觉得情侣之间留一些空间给彼此也不错呀。

筱铭:那这样到底在一起要干嘛?

谊静: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再一起分享给彼此,不好吗?

筱铭:什么叫各做各的事情再分享给彼此?难道我去跟别的女生约会再分享给妳也很好吗?

谊静:你很奇怪耶,为什么要拿这种事情威胁我?

在这段对话里,可以看得出来,筱铭是比较偏向高焦虑的人,而谊静则是比较偏向高逃避的人。


图片|Photo by dylan nolte on Unsplash

焦逃配为何会形成?

其实,高焦虑和高逃避的人为什么会互相吸引,一直是一个迷。对我而言,我认为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统计上的必然机率,另一个是焦虑者和逃避者身上,有吸引到对方的一种特质。

先从机率的观点来看。在恋爱市场上,安全型、焦虑型、逃避型的人占大宗,矛盾型只有极少数。而只要有一方是安全型,那么双方分手的机会就会比较低,除此之外,若双方均为焦虑型,通常也很难分手,即便双方的关系品质可能没那么好。

因此,在这样的前提下,恋爱市场上剩下的配对,大多就剩下焦虑配逃避跟逃避配逃避了,但是两个人都是逃避型,并不容易擦出火花,所以一焦一逃的配对,才会比想像中来得多。

再者,从情感的观点来看,焦虑型和逃避型,为什么会互相吸引呢?

因为事实上,逃避型并非不需要感情,他们只是比较害怕进入感情而已,而焦虑型对待感情那种奋不顾身、飞蛾扑火的力量,恰好深深吸引着逃避型的人,让他们容易被打动;而对焦虑型来说,逃避型那样捉摸不定的人,反而能够激发他们的焦虑感,他们错把这种坐云霄飞车般地焦虑感当成了爱,因而深深地受到他们所吸引。

延伸阅读:安全依附恋人不一定很“安全”?致焦虑依附的你:成熟需要的是历练而非安全感

隐藏在追逃模式背后的痛点与深层情绪

那么,追逃模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根据海苔熊的整理,每一个人的表面行为,其实背后都藏着一个深层情绪,而这个深层情绪和依附讯号是有关系的,将会被痛点线索所激发。

以上面筱铭和谊静的例子来看,谊静不主动打电话的行为,就踩到了筱铭的痛点线索,让他觉得“谊静是不是不在乎我?”于是便激发了他的依附讯号,传讯息问谊静为什么不主动传讯息给他?

事实上,他会传讯息过来,其实背后是有着他的深层情绪:“害怕被谊静抛弃、害怕失去这段关系”,于是他展现出了他的表面行为:“传讯息问谊静为什么不主动传讯息给他?”

谊静在接收到这样的讯息之后,同样被踩到了痛点线索,认为筱铭又想要跟自己过于亲近,打破自己需要空间、害怕亲昵的平衡,进而激发了她依附讯号中想逃跑的感受,而她的深层情绪则是感觉到“又要被绑紧紧了、又要窒息了”,于是展现出了她的表面行为:“告诉对方情侣留一些空间给彼此也不错。”

于是,这样的行为又踩到了筱铭的痛点线索,激发了他的依附讯号,刺激到他的深层情绪,追逃模式于焉展开。


图片|Photo by Fast&Slow on PIXTA

同场加映:“你希望三年后自己是什么模样?”谘商师:定期自我分析,找到坚强背后的真实脆弱

喊暂停的可能性

还记得我第一次因为追逃模式,和当时的伴侣进到谘商室时,我的谘商师曾经对我们说过,也许逃避者可以试着传一个贴图,告诉焦虑者“我现在真得喘不过气,没有办法说话了”。

虽然那段关系最终当然是很惨烈地收场,我后来也慢慢学到了,焦虑依附和逃避依附还是不要在一起比较好。但并非每个人都会抱持着一样的想法,毕竟还是有许多焦虑依附和逃避依附会互相吸引。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喊暂停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除了事先说好,在情绪喘不过气的时候,传一个平常不会用的贴图,告诉对方现在必须要暂停之外,了解彼此之间的性格差异也是很重要的。

对焦虑依附者来说,逃避依附的逃开,并不是不爱你,而是他们的成长经验当中,受了太多无法掌控自己界线的事情,因此才会如此害怕与人亲近。

对逃避依附者来说,焦虑依附黏这么紧,也不是他们所愿意的,实在是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有太多被抛下的经验了,使得他们很害怕、很害怕自己再次被抛弃,所以才会像是抓着浮木一般地紧抓着眼前的东西不放,很害怕你也像过去的那些人一样,轻易地离开自己。

John Gottman 说过,有 69% 的问题都是永久性问题,来自于彼此的过去人生成长经验,无法轻易地被改变,而真正重要的也不在于改变,而是透过彼此理解,找到一条一起走下去的道路。

如果你选择了焦逃配的交往模式,那么重要的不在于“如何把对方变成安全依附”,而是了解对方的深层情绪是什么、痛点线索是什么,然后,和他们和平共处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