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显示“正向积极”的回应,是唯一能让伴侣关系变好的回应方式,因此学习这样的说话方式,也能促进与家人朋友之间的亲密关系。

许多年轻人,总是背负着这样的压力:“你们应该要跨出舒适圈,多尝试自己没有尝试过的事情。”

在情感上也是如此,我们老是要自己去说服那些不懂我们的人、去让不理解我们的人尝试理解我们,但是真的是如此吗?如果从依附理论的观点来看,最能滋养我们身心的,或许正是我们的舒适圈。

每个人都需要的安全避风港

还记得我在依附理论的诸多文章中谈过,我们的主要照顾者,若能够善加运用“安全感三要素”:在我们有需求时适时出现、敏感觉察到我们的需求是什么、对于我们的需求给予适切的支持。那么,我们就能够获得安全感,进而关闭我们的依附系统,不再焦虑于我们的依附关系,进而有机会把焦点转移到探索这个世界之上。

这个就是依附理论当中最根本的“安全避风港”的功能。

有了安全避风港之后,若我们的主要照顾者,能够在我们探索这个世界时,适时给我们鼓励,同时不过度插手干预我们探索世界的方式,那么我们就会拥有一个良善的“安全堡垒”。

而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正是我们在拥有安全感之下,主动会去做的一件事情。


图片|Photo by Jacky Zhao on Unsplash

同场加映:张西专文|“童年听过的话,会记住一辈子”别让家庭成为一辈子的阴影

先有了舒适圈,才能跨出舒适圈

同样的,在我们长大之后,依然需要这些安全避风港,只是安全避风港会渐渐扩大成为朋友、师长、伴侣等等,不再局限于父母。

每当我们有困难时,若是有一个窝,让我们知道,只要我们有需求,就能够时时刻刻回到这些人身边。我们不需要尝试去说服他们认同我们,他们就能够理解我们。即便外人把我们骂得多难听,他们依然打从心里接纳我们,他们重视我们的情绪与感受,敏感觉察、给予支持。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的伤口将会获得疗愈,对自己也会有较为正向的看法。如此一来,自然而然会有能量,去跨出我们所谓的“舒适圈”,尝试和那些与我们抱持着不同价值观的人交流、对话。

如果没有这些安全避风港,又何来能量能够让我们恢复体力呢?我们将在许多人的不认同当中,不断地吸纳负面的能量,把自我看得很低很低,如此一来,自己都讨厌自己了,又要怎么继续生存下去?

因此,从依附理论的观点来看,要跨出舒适圈之前,最重要的还是找到自己的舒适圈。

延伸阅读:心理测验|害怕自己过分安逸,测测如何让自己跳脱“舒适圈”?

如何找到自己的舒适圈?从日常的对话中就能觉察一二

那么,要怎么找到自己的舒适圈呢?回想看看,当你平常在和朋友分享你的好消息时,他们都怎么回应你?根据心理学研究,回应的方式有四种:“正向积极”、“正向消极”、“负向积极”、“负向消极”。

所谓正、负向指的是,对方回应你的“好消息”,是用正面的态度看待,还是负面的态度看待;而积极与消极的差别则在于“他们回应的内容多寡,是积极地回应?还是消极地敷衍带过?”

我举一个例子来说好了。今天我和一个网友分享一件写文章的趣事,我最希望得到的回应大概会是“哇!听起来好有趣喔!你好像很擅长写文章耶,要不要多分享一些你写文章遇过的事情呀?”

这样的回应态度,就是所谓的正向积极。


图片|Photo by Veronica García on Unsplash

那么,什么是正向消极呢?那就是他口头上告诉你“会写文章很厉害耶!”“感觉好棒!”然后就没了。虽然表面上是正向的话语,但听过去之后难免会有一种被句点的感觉。

那么,负向积极又是什么呢?那就是“喔,会写这个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会写文章阿,以前高中考大学的学测指考我都拿很高分。”这就是负向积极:积极地针对你的主题做回应,但内容却是负面的。

那么负向消极又是什么呢?就是直接忽略你的话题,聊别的事情。

心理学家雪莉.盖伯(Shelly Gable)和吉安.冈萨加(Gian Gonzaga)在感情的研究上发现,正向积极是唯一能让伴侣关系变好的回应方式,其他三者都将让感情变差。

但我认为,同样的回应方式也适用于一般人际互动上,毕竟没有人喜欢被敷衍了事,也没有人喜欢分享喜悦时大受批评。我想,透过寻找“正向积极”回应的友伴,将能够找到属于你的舒适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