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创作者 George 访问人型犬实践者大狗狗先生,他说:“我发觉自己喜欢强势一点的人。而且⋯⋯若是能服从别人的指令,我会感到有种兴奋感。”

正视自己的欲念和喜欢,必须透过勇敢跨越、慢慢尝试,找到属于自己的欢愉,创造让自己的安全的领域,可以是生命永久的追寻。

我常自嘲自己是大猫,只因猫那种慵懒、捉摸不定的个性刚好像是与自己颇为相近。也有人会自称是犬型人,但如果有人在现实生活里实践“犬”的热情与真诚,并投射自己内心习惯服从与听令的特质--真正的成为了一只人型犬呢?

在欧美等地,已经有许多学者发现越来越多人在实践“人型犬”的癖好(kinky),但欧美学者已经没办法找出确切在哪个时段或是原因而让人型犬(puppy, pup)大爆发。目前的共识是从 BDSM1 内的支配与臣服(Dominance/submission, D/s )延伸,并随着恋物(festish)与角色扮演逐渐盛行,让越来越多人在这几年,甚至直接在一般网站上,直接列出了人型犬与主人之间的交战手册:《Puppy 101》2

而几年在台湾的 LGBTQIA 社群里,也可以看到越来越多人型犬出没在各种场合,像是这几年的同志游行里人型犬(Puppy play)数量越来越高,而在 2020 年暑假里,台中某水上乐园有许多游客时,朋友出游的照片内随处可见戴上皮革的狗头面具、狗掌手套的人型犬们在乐园内玩的不亦乐乎。

这次,藉由女人迷六月同志骄傲月主题,我跟一位很想跟他聊聊的人型犬实践者:大狗狗先生(twitter/blog)对谈。

专访大狗狗先生:服从别人的指令,我会感到有种兴奋感

约莫是在两年前在 twitter 上认识大狗狗,一开始看他的推特或 blogger 上放的都是一张大狗狗的照片,在推特上的任何一篇回应都会加上“汪呜”的语助词,或是加上一句“真的喔(舔)”——这些当时看起来有点过于投入角色扮演的叙述,然而,在去(2020)年因为疫情与许多压力加诸之下,我重新看这些语助词与文字,在萤幕的这端会感到真的有一只宠物在你面前热情回应,甚或是,真的有只狗扑在身上开始安慰你(我想大家应该有遇过热情的狗狗直接扑过来的经验吧)。

现实生活中的大狗狗先生,是个喜欢研读哲学知识,并且正常上下班的男同志:“约莫从高中开始就知到自己喜欢男生了,那时对班上那个有着浓眉且硬汉个性的体育股长充满着好感。”

然而他真正的接触 BDSM 圈,真正开始成为人型犬,也不过是这五年内的事。

“一开始只是好奇,凭藉着一股好奇心接触了 BDSM 圈内的文化,但,我发觉自己喜欢强势一点的人。而且⋯⋯若是能服从别人的指令,我会感到有种兴奋感。”—— 大狗狗先生

根据大狗狗先生所说,他会希望自己的主人带着他所愿意臣服的强势的个性。即便主人的指令即便带点折磨(torture)与疼痛——他都会尽可能的完成。例如,在跟主人的相处里,会尽量让自己犬化,就像是变身成大狗狗一样,把自己成为犬类来展现服从主人的服务性质,犬化后的大狗狗先生,会尽力去服从主人的命令。

“毕竟,听主人的话,就是乖狗狗嘛。” 大狗狗先生说。

大狗狗最后说出自己内心里的想法。


图片|大狗狗先生 Twitter

大狗狗先生是真的不停的强调着喔。

国外的狗狗们是怎么想的呢?

大狗狗的这段陈述,与 Langdridge 等人注3探究人型犬实践者的研究的发现不谋而合,在欧美的这些人型犬同样的也想听主人的话。在他们的访谈里,一个在欧洲资深人型犬实践者 Koda 表示:“(人型犬)比较像是服务导向,表现出我想服务主人,藉此表现我对主人的爱,奉献或臣服那些主人的生理、心理、财务、性爱上的需求。”

而研究者在与 25 名人型犬与主人(handler)的深入访谈后,他们找出所以想参与人型犬实践心理层面上的共同特点:

  1. 性取悦
  2. 放松、疗法,以及从自我中逃避
  3. 成人游戏与活跃的体能支配
  4. 延伸与表达自我意识
  5. 关系与社群连结

最后,这篇研究也指出,人型犬与不似 BDSM 里的臣服与支配(D/s)那么疼痛,并充满多一点的欢愉感。不过这篇研究访谈的对象仍是以欧美的实践者为主,而亚洲的人型犬与主人们是不是会有类似的想法呢?

笔者注:在访谈结束后,撰写这篇稿件的我,在请大狗狗看前面的叙述是否哪里有误时的讨论也有同样的疑惑。还有,碍于篇幅,这篇文章先帮女人迷的读者提供人型犬实践的开场介绍,还有人型犬在实践的过程里会出现的许多议题,希望能在之后文章的空间来延伸。


图片|Photo by Erda Estremera on Unsplash

关于认养仪式

最后,不论是异性或同性情侣,在确认是否开始交往时,通常会有一个定情物或是个仪式来确认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你若觉得这个人就是你的主人,他也愿意领养你,两人之间会有什么仪式吗?

我好奇的问着大狗狗先生。他回道:“会喔。在犬圈,主人替狗狗戴上项圈是一个很重要的仪式。我现在的主人当初特地带我到做皮饰的专卖店,跟店员说我要订制一个项圈,只不过⋯⋯那个项圈上是我的名字。当那个项圈完成而主人交到我手上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要完全的交给这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