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不删前任的照片不是重点,有没有一个位置安放逝去的痛苦,才是这个问题最后的目的;如果你能坦然面对过去的恋情,照片存在与否又如何?

前一阵子,在和女人迷内容制作人 Louise 讨论要写些什么文章的时候,Louise 告诉我,许多读者很好奇前任的东西到底该留还是该丢。

确实,这是一个很多人都会有的疑问,但翻了一下,还真的找不到相关的研究。

不过没关系,有一个类似的议题或许是大家也会好奇的:“到底该不该删历任们的照片?”关于这个议题,倒是有一篇国内和一篇国外的研究。

你会喜欢:【读者来信】要不要删掉前任照片?慢慢决定,你总需要点时间,修复满目疮痍的真心

究竟,前任的照片该删、还是不该删?

国内心理学家程威铨曾经搜集了 184 名网友的资料,该研究中询问了填写量表的网友关于历任照片的三个问题,分别为“是否保留初恋合照”、“是否保留初恋独照”、“对于历任的照片,是全部保留、全部不保留,或是保留了某几任”。

由于研究年代为 2012 年,智慧型手机尚未如今日那么普及,该研究所谓的照片,乃是指实体照片。


图片|Photo by Soragrit Wongsa on Unsplash

根据该研究,得到了几个主要的研究结果 [注1]

  1. 焦虑依附者比较倾向于保留前任们的照片 [注2]
  2. 保留“初恋独照”的人,比起丢掉的人,过得稍微不开心一些。
  3. 安全依附者不论有没有丢掉“初恋合照”,幸福感的差异并不大;但不安全依附者丢掉“初恋合照”的话,会过得比没丢掉的人更快乐一些。
  4. 无论你是哪一种依附类型,留下“初恋独照”或“历任照片”的话,都会比不留的人较为不快乐,但不安全依附者又会比安全依附者再更不快乐一些。

延伸阅读:怎么让复合容易成功?依附心理学:能不能挽留对方不是重点,关系能否提升才是

而国外的学者 Veronika Lukacs 同样于 2012 年做出了类似的研究,只是他的研究项目是无形的 Facebook。他搜集的样本是分手一年内的脸书使用者,结果得到了以下几个主要的研究结果:

  1. 有 50% 的人会在脸书保留前任的照片。
  2. 有 64% 的人会去重读过去的对话记录。
  3. 有 70% 的人会透过登入朋友的脸书等方式窥看前任动态。
  4. 有 48% 的人和前任仍然是脸书好友。

根据 Lukacs 的发现,若是将对方及共同好友删除或暂时封锁,其实是有助于走出分手伤痛的,但依旧有许多的人不断主动地去挖对方的新资讯:看对方交了哪些新朋友、对哪些内容按赞,而这些行为也让他们过得越糟,尤其是被甩的一方越容易如此。

然而,若是这么做会让自己变得更糟,那么他们这么做的理由到底是什么?为甚么要留下前任们的照片?为什么要去挖他们的脸书?有没有一种可能,“好起来”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假设?


图片|Photo by Nong Vang on Unsplash

根据程威铨的研究,在 184 位受试者当中,有 89 位回答了问卷的最后一题:“你觉得怎么样的人,会留下旧情人(或初恋情人)的照片呢?为什么有些人会留下旧情人的照片呢?你也可以简单提供我们一些看法或观点。”

根据字词分析的结果发现,有 21% 的人提到了“念旧”、68.5% 的人提到了“曾经/过去/回忆/美好”、有 30.3% 的人提到了“放不下/忘不了/舍不得”。

而程威铨也在他的文章中写到,某位朋友看完他的研究后告诉他:“可是,我以为那只是一种纪念,一种对过去的自己的一种纪念。老实说,我只是把她的照片放在抽屉里的一个角落,平时根本不会去想到它。”许多问卷填写者也提到了类似的说法。

同场加映:“该不该和前任联络?”关系功课:厘清你是想和过去和解,还是放不下对方

你会花多久时间,“怀念”与前任的关系?

会不会,其实“怀念”本身,相较于“好起来”,其实才是我们的目的呢?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我最爱的存在心理治疗。

存在心理治疗告诉我们,我们被抛掷在这个虚无的宇宙当中,而找寻存在的意义是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做的事情。于是,对于失恋这件事情、对于曾经拥有却失去的这件事情,我们都很痛、都需要一个位置,来安放这些失去的痛苦。

所以我们反刍,我们去看旧照、挖讯息、搜寻对方动态、把对方的脸书好友删了又加、加了又删,都是寻找一个位置去安放我们的失落与悲伤的一个过程。

而我最喜欢的那篇研究,那篇由 Marshall、Bejanyan 与 Ferenczi 所撰写,关于一个人的焦虑程度越高,越容易在分手后陷入篮板球式恋爱(rebound)、越容易反刍(ruminate)分手伤痛的过程,正是我们试图安放逝去美好的展现。

而随着时间过去,高焦虑程度的人得到最高的“自我成长”,并不是目的本身,而只是终于找到了一个给自己的交代而已。

那就去买醉、去流泪吧!去他的好起来!好起来本身根本只是世人创造出来的假议题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