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依附倾向,其实是一个光谱的概念,并不是说,一个人只要过了某个门槛,就会立刻变成另一个样子。并不是安全依附的对象就绝对安全,有时成熟的爱情,还需要一颗成熟的心。

在先前的文章当中,我不断地鼓励“不安全依附者”和“安全依附者”交往,比较有可能找到安全感。但随着认识的安全依附者越来越多,我渐渐发现,并不是所有安全依附者都那么的“安全”。

举例而言,我曾经被安全依附者劈腿过,也见过安全依附者表现得像是个焦虑依附一般,但量表却显示着他是个安全依附。

究竟为什么,安全依附不是幸福的保证呢?这一篇文章,就让我来谈谈关于依附测验的本质。

依附的概念:是光谱,而不是类型

关于爱情的依附量表,目前最为学术界所广泛使用的,乃是 Brennan、Clark 和 Shavern 三位学者于 1998 年发表的论文,他们整合了过去的依附研究,透过因素分析,将依附的内涵区分为“焦虑(anxiety)”与“逃避(avoidance)”两大特质,并以此画出了两轴四象限的图形,编制出了所谓的“亲密关系经验量表,Experiences in Close Relationships,ECR”。

这份量表,总共有 36 题,其中 18 题在测量一个人的焦虑程度,另外 18 题则是测量一个人的逃避程度。当你焦虑程度的得分越高时,代表你越倾向于焦虑依附;而当你在逃避程度的得分越高时,则代表你越倾向于逃避依附。若你两者的得分都偏高,则是所谓的矛盾依附。


图片|作者提供

而这份量表,在国内由林佳玲翻译、编修成适合施测于夫妻的中文版本,再由孙颂贤编修成适合施测于情侣的中文版本。

但是,魔鬼藏在细节里。这份量表的焦虑分数与逃避分数,最高都是 6 分,最低都是 1 分,也就是上面那张图的中心点,代表的是焦虑 3.5 分、逃避 3.5 分。

问题就来了,今天如果有一个人,他的逃避分数不高,只有 1.3 分好,但她的焦虑分数比较高一点,高到 3.4 分;另一个人的逃避分数同样也是 1.3 分,但他的焦虑分数比前者高了一点点,恰好超越了 3.5 分,达到了 3.6 分。难道就因为这么些微的差距,我们就可以把前者归类为安全依附,后者归类为焦虑依附吗?

由此可知,一个人的依附倾向,其实是一个光谱的概念,并不是说,一个人只要过了 3.5 的门槛,就会立刻变成另一个样子。

更何况,过去的研究指出,我们的依附倾向虽然变动不大,但依然会因为施测时间、施测对象、施测环境、施测时的心理状态等等,而有着些微的动荡,有可能这一荡,就从安全依附荡到了逃避依附。

因此,若你的焦虑分数或逃避分数越高,代表的是你在那个特质上的表现越明显,并不是说只要你的两个分数都小于 3.5,就代表你永远都是安全依附的人。


图片|Photo by Hisu lee on Unsplash

延伸阅读:反刍负面情绪、篮板球式恋爱、需要长时间疗伤:焦虑依附者的自白

即便分数一样,内涵也有可能不同

除此之外,即便两个人的分数都是低焦虑、低逃避,但是在实务上,依然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有一个人在焦虑分数的 18 题当中,有 2 题是 1,14 题是 2,2 题是 3,那么他的平均就是 2;另一个人呢,则比较极端,虽然有 15 题是 1,但却有 3 题高达 6,如此一来,虽然他的平均是 1.83,甚至比第一个人还低,但那三题高达 6 分的题目,却值得让人注意。

更进一步,我再把依附的题目细挑出来给大家看:在关于焦虑倾向的题目里面,有包含各式各样的焦虑。

譬如“我担心对方对我的关心不像我对他的关心一样多。”“我不喜欢独处,只喜欢跟对方在一起。”“当我需要对方时,他却无法适时出现时,我就会觉得挫折。”有一种可能,刚刚那位只有三题是 6 的人,在这些题目的回答都是 1,但是在关于“被抛弃”的这个议题上的那三题:“我担心被对方抛弃。”“我很担心会失去对方。”“若我失去了对方,我会感到焦虑与不安。”他就一下子飙到了 6 分。

也就是说,对这位受测者而言,只要彼此的相处不会让他感觉到会失去对方时,他其实是很有安全感的;但他对于有没有可能失去对方这一点,却一直心存质疑、放不下心。

从这里我们可以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即便你是安全依附,也有可能有属于你的坎,尤其当你在某几题的得分特高时,可能就要特别注意了。

正因为依附类型或依附平均分数本身,会掩盖掉那些极端值,使得安全依附可能比不安全依附,还难察觉到自己也有需要求助的地方,反而以为自己的爱情一值都会很顺利,出了问题都是别人的问题:“是自己遇到错的人才会如此,并不是自己的过去有什么未尽事宜没有被解决才会如此。”进而忽略了自己也有需要被帮助的地方。

成熟需要的是历练而非安全感

记得我曾经读过一篇论文,里面在谈不同依附类型在分手之后的调适情形。

如同过去所猜测的,逃避依附似乎是调适最快的一群人,尽管有些研究认为,他们并不是真的走出来,而只是压抑情绪罢了──因为有另一些研究发现,尽管他们看似好起来了,但他们却会出现酗酒、药物成瘾等行为。

安全依附算是比较中规中矩的一群人:依序走过抗议(protest)、绝望与难过(despair and sadness)、重整(reorganization)与脱离(detachment)三阶段,最终告别失恋。


图片|Photo by zhenzhong liu on Unsplash

延伸阅读:没有安全感?辨别焦虑依附的 25 个状态

但焦虑依附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是在失恋后伤痛最久的一群人,不断地在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中来回摆荡,一下子说要挽回对方,一下子又说再也不理对方了,他们是最怕“此生已经决心自己过没有你,却又突然听到你的消息”的一群人。

然而,那篇研究却发现,焦虑依附虽然短时间内走不出失恋,但是长期来看,他们在感情里面的成长,却比其他依附类型——包含安全依附——来得还要更多。

虽然他们不断反刍着痛苦,但“杀不死他们的,必能让他们更强大”,只要走过痛苦,焦虑倾向高的人,他们的爱情观也更成熟(关于那篇研究的详细文章可点此)。

因此,对我而言,焦虑依附寻找安全依附的伴侣,永远不是片面的“利用”而已,而是相互的成长与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