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附,一直都不是四分法的关系: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四种人,只是在统计上的方便,所以心理学家才把依附关系分成安全依附、焦虑依附、逃避依附和矛盾依附而已。

一直以来,我所书写的文章都是针对着“不安全依附”如何得到更有品质的感情在做书写,但平心而论,依附的研究大多数都来自于美国,在台湾,还是会碰上因地制宜的问题。

这一篇文章,我想针对身在传统台湾家庭的女性做一个书写,试图一窥家庭对于女性爱情观的影响。当然,家庭影响的不只是女性,男性也会受到影响,而且这些影响并不仅限于“男性”这个身份。

以我为例,我自己就是深受家庭影响的人,我知道我的忧郁症和家庭背景脱离不了关系:因为成长过程中总是不被母亲认可,所以我寻求同侪的认同,但我的亚斯伯格让我难以理解社会脉络,所以在成长过程中不断地被排挤、霸凌,让我几乎没有朋友。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对于更亲密的“伴侣关系”有着强烈地渴望,同时也不断地透过“课业表现”来说服讨厌我的人以及家人。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当我在伴侣关系中,遇到两个高逃避者,又面临女友的朋友们不断劝说与我分手的状况时,我便罹患了忧郁症,连续两次的打击让我的病情更加严重。接者,当我因为种种因素,被宣告不适合担任谘商师,以至于引以为傲的课业成就也被否定时,我便掉到了人生的谷底。

我曾以为,只要找到“安全依附者”就能够幸福,但在最近,我认识了一位安全依附的女性,让我对我的想法有了一些改观:并不是身为安全依附就可以过得很幸福,他们依然有他们的坎,而在传统价值观之下,这样的坎是值得被重视,被温柔以待的。


图片|Photo by Larm Rmah on Unsplash

依附只是认识人的大方向,家庭在每个人身上的作用也不能忽略

依附,一直都不是四分法的关系: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四种人,只是在统计上的方便,所以心理学家才把依附关系分成安全依附、焦虑依附、逃避依附和矛盾依附而已。

回到依附的统计上来看,每一个人在每一段关系中,都会有和对方相处时的焦虑程度和逃避程度,安全依附者不过是在和大部分人相处时,更不容易感受到他人的疏远,同时也不会惧于与他人亲近。

虽然,依附程度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传统家庭(这里泛指对性别角色具有刻板印象的家庭),但是,在这样家庭长大的女性,依然有可能深受刻板观念的影响。

当一位安全依附的女性,被男朋友劈腿时,她依然有可能会展现出焦虑依附的特质:“一直无法从伤痛中走出来”;或逃避依附的特质:“不敢再进入感情、不敢轻易相信男性”。

为什么会如此呢?前面提到,依附关系是一种倾向,即便同为安全依附,也会有焦虑分数与逃避分数的高低差异;再加上过去研究也发现,创伤事件有可能会激发一个人的焦虑倾向或逃避倾向,使得当事人变得比较没有安全感。

而依附的根源又是家庭,所以当创伤事件激发了幼年时期的伤痕时,便有可能让当事人的不安全感增加,进而展现出较为焦虑或较为逃避的模样。


图片|Photo by Anthony Tran on Unsplash

延伸阅读:回不去原生家庭,也谈不好一场恋爱:我要如何找回想要的归属感?

受传统观念影响的女性,在失恋后可能会有的感受

试想,在传统家庭(这里泛指对性别角色具有刻板印象的家庭)长大的女性,可能会有怎么样的自我信念呢?

“我必须要表现得比男生更好,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的。”“那些比我还差的男生,我根本不放在眼里。”“我要证明给家人看,即便是女生,也可以表现的很优秀。”

这一些信念,如果是在男性身上,应该比较不可能出现,对吧?很少有男性会告诉妳说“我必须要表现得比女生更好,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的。”“那些比我还差的女生,我根本不放在眼里。”“我要证明给家人看,即便是男生,也可以表现的很优秀。”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男女差异,其实显现出的便是家庭及社会对女性特有的影响。当然,我并不是说男性就不会遇到他们的困境,他们有可能会遇到“作为一个男生,应该要有担当,不然就是弱者。”“身为男生,不可以输给女生,不然很丢脸。”等等这样的困境。

只是在这篇文章当中,我的重点摆在“家庭及社会对女性感情所带来的困境。”

透过书写,找到家庭带给妳的伤痕

撰写心理学文章以来,我逐渐认同的一个想法是:“期望能让更多的人,能够有着更多选择的可能性。”而我所着墨的点,则多摆在“爱情”这一块。

单纯比较男性或女性谁在爱情上的困境比较多,其实没有意义。

我觉得我重视的是“身为男生,在爱情上会遇到怎么样的困境?”“身为女生,在爱情上会遇到怎么样的困境?”更进一步,我也重视任何族群可能会遇到的困境,譬如说“身为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不同的人,在爱情上会遇到怎么样的困境?”“身为主流思想中‘高社经地位’的人,在爱情上会遇到怎么样的困境?”“身为主流思想中‘低社经地位’的人,在爱情上会遇到怎么样的困境?”

每一个人,都会背负着自己的困境,这些困境可能是整个社会主流的风气所致,但最直接影响着我们的方式,还是“家庭教育所灌输的概念”。

既然我们没有办法改变我们的出身,那么有没有可能改变我们的想法呢?作为一个在传统家庭下长大的女性,她们要如何打破她们的困境?

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有没有可能让她们在家庭里所受的伤,被温柔以待?

不妨来做一个了解自我的实验吧。拿起一张纸、一枝笔,书写一下在传统家庭长大之下,妳觉得妳糟到了什么样的不平等对待,而让妳觉得很受伤?

  • 我的家人总是更关心哥哥或弟弟。
  • 在家人眼中,我似乎没有哥哥或弟弟那么重要。
  • 即便我再怎么努力,我好像还是没有得到他们给哥哥或弟弟那么多的爱。
  • 我的需求永远被摆在哥哥或弟弟的后面。
  • 作为一个女生,他们好像不相信我能够表现得比哥哥或弟弟优秀。

我仅能列出短短的几个叙述来作为引子。对妳来说,妳的家庭对待妳的哪些方式,让妳觉得很受伤呢?试着把这些伤痕书写下来吧。


图片|Photo by Bin Thiều on Unsplash

延伸阅读:家庭心理学:带着原生家庭创伤,就无法建立一个新的家?

突破传统家庭教育的束缚:找到把自己视为“人”的力量

写下这些感受并不容易,这可能会触动到许多妳的伤痕,而使妳不愿去回忆。

不过,书写也会有书写的好处,妳也许会从书写当中,看到了妳对于爱情的想法、行动、情绪当中,有哪些部分,是源自于家庭的影响。

譬如说,妳可能会发现:“原来我在失恋的时候那么痛苦、那么难以走出来,原来是因为我在小时候就遭逢了父母的否定,使得我在失恋的时候,再一次感受到被否定。”

妳也可能会发现:“原来我之所以对自己的伴侣要求很高,是因为我希望我所爱之人,能够受到家人的认同,否则我会很受伤。而要获得他们的认同,我的伴侣必须要够优秀才有可能达到这个目标。”

在找到幼时的成长过程与长大后的想法、行动、情感之间的连结之后,会有一个好处:“妳开始有机会在爱情上,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 有没有可能,我之所以失去爱情,并不是我太糟,只是我的运气不好?之所以会觉得我很糟糕,是因为家庭的观念深植在我心中,而不是我真的很糟?
  • 有没有可能,我之所以不敢进入感情,是因为我很怕我的家人不认同我的选择,而要获得他们的认同,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许我可以尝试去看到,即便不一定能被家人认同,我还是能从朋友/师长/我重要的人/我的伴侣身上得到认同?
  • 有没有可能,我对我的伴侣要求很多,是因为我的家庭让我觉得“男生应该要比女生优秀”,因而让我觉得“我的男友如果成就不够高,会让我觉得丢脸”。但是,有没有另一种可能是“重视我的男友,即便没有传统家庭中所谓的‘成就’,也好过于一个高成就但不重视我的男友?”

每一个人面对爱情的方式,多多少少都会受到家庭所影响。有些人展现的方式和我一样,认为“唯有透过成就来证明自己,才有可能有女生爱我”;也有一些人的展现方式和我不同,譬如说“摆烂给家人看”:反正他们根本不重视我,那我就故意找他们不喜欢的人交往,烂给他们看。

还有太多太多可能的方式,我实在无法一一罗列出来。

但我期盼的是,我们有没有可能试着透过检视自己的伤痕,来渐渐地不再那么受到家庭的影响,有更多的选择权,来面对自己的爱情。

我不敢说能够完全脱离家庭的影响,但是,透过这样的觉察与了解自我,或许有机会改变原先困住我们的思想,那些思想可能是很早很早以前发生的某件事情、听到的某一句话,一直默默地影响我们,而我们一直没有发现呢?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我们都能够逐渐拆掉家庭给我们的“必须”,让我们以“身为一个人”的身份,来看待自己,以及看待自己的伴侣?

我所期待的并不是齐头式的平等,而是能让各式各样身份的人,能够有摆脱掉各自身上所带有的“标签”的可能性,慢慢地发觉到“即便我有这样的身份,我还是可以选择‘拥有这个身份的人,所被认为不能选择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