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太鲁阁出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YouTuber 视网膜就在个人脸书页面提醒大家:“建议大家避免过度接收灾难新闻资讯,防止替代性创伤导致自身情绪受到严重影响。多出去走走,转移注意力。”但究竟什么是替代性创伤呢?

这篇文章,带你了解重大社会创伤发生之后,我们如何安顿自己的心,一起好好走下去。

太鲁阁号出轨事件,引起了许多人的悲伤与哀恸,许多人不停地关注事件发生后的后续新闻。

然而,当你持续不断地关注消息时,是否出现了极度强烈的忧郁感?且对于相对没有投入心思专注的越听者,则产生极为强烈的愤怒感?

你是否因为某些政治人物不当的发言感到不适?无法克制地搜寻事件的后续侦办、调查结果?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可能受到这起事件影响,而出现了所谓的替代性创伤(Vicarious Trauma)症状。


图片|AP Images

什么是替代性创伤?替代性创伤是如何产生的?

所谓的替代性创伤,简而言之就是“他人的创伤事件,好像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进而使自己产生了许多负面及悲伤的情绪。”

有些人说,替代性创伤之所以会发生,乃是因为同理心过强所致,但我并不这么认为。

根据我的研究,替代性创伤之所以会出现,同理心强只是其中的一个过程,而非主要结果;真正让我们会产生“替代性创伤”的原因在于:当人对某件事极度地感同身受,将直接激发我们对于此事的无助感,或是促发了过去未解的创伤,进而间接导致人对于眼前事务感到无力与旁徨。

也就是说,如果当我们对某件事感同身受,但是却有有能力去面对或是解决它时,较不容易出现替代性创伤的症状,反之,无力感容易令我们感到受伤,因此综合以上,真正让我们出现替代性创伤的是,同理某件事情而引发的“失去控制感”。


图片|Photo by Tsaiwen Hsu on Unsplash

延伸阅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哀伤之途:也许永恒的心痛,才是深爱过的证明

如何辨别自己是否正在处于“替代性创伤”当中?

学者钟思嘉(2000)曾翻修 Saakvitne 和 Pearlman(1995)所提出来的替代性创伤检核控制单,而我将针对“太鲁阁出轨事件”,将其改写成以下的几个问题,有助于正在阅读本篇文章的你,了解自己是否正处于替代性创伤当中:

  • 对于太鲁阁号出轨事件,让我感受到自己或朋友的安全受到了威胁,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 对于太鲁阁号出轨事件,让我难以信任政府或台铁,我觉得搭乘火车可能会让我的性命受到威胁。
  • 我害怕我的未来也会遭遇到如此的不幸,而我没有办法避免悲剧的发生。
  • 这次的事件让我不停地做恶梦。
  • 我觉得自己或朋友、家人,有可能会突然遭遇不测。
  • 惨案的发生历历在目、挥之不去,让我陷入无助或恐惧的情绪之中。

在上面的题目中,如果有越多的项目答案是 yes 的话,那么你可能正深陷替代性创伤的影响。


图片|AP Images

延伸阅读:家人过世后,该如何整理他们留在这个家的东西?

如何减轻替代性创伤的影响?

钟思嘉(2000)整理了 Saakvitne 和 Pearlman 关于替代性创伤的研究,提出了三个因应替代性创伤的方式,我将它以本事件为基础进行改写:

一、觉察(awareness)

坦承自己的情绪受到太鲁阁出轨意外的影响,而变得异常地焦虑、不安、烦躁、愤怒等等。

二、平衡(balance)

让自己的生活和关注事件达成一个平衡,而不再把重心全部放在关注灾难后续的细节之上。譬如约朋友吃饭、和家人聊聊天、离开可以搜寻资料的手机、电脑、电视等等,把注意力试着放到其他地方。

若是真的很想关注事件,可以试着透过捐赠物资、金钱的方式来帮助他们,以实际行动来增加“可控制感”。

三、联系(connection)

和亲友们取得联系,向能够听你说、陪伴你的人倾吐你的不安,让他们陪伴与同理你的担忧、焦虑或愤怒。

若是上述的方式都尝试过了,事件的画面依旧会侵入你的脑海挥之不去,那么或许你需要精神科医师暂时性的药物协助,以及一、两次短暂的心理治疗。

当然,也会有少数人在接受心理治疗后,仍会出现“替代性创伤”的症状,其主要原因,是因为该创伤事件勾起了你过去的某些疼痛记忆,如果这样的症状出现,心理师应亦会做出判断,协助你进行更长期的疗程,因为真正让你失去控制感的并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你过去的未尽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