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知道贾伯斯生前对于任何关于新产品的“泄密”甚至外型“意外曝光”等等感到深恶痛绝,一般人也别想在正式发售前就先摸到产品。不过最近一位在 Apple 工作超过 12 年、隶属图形与影像团队的工程师在部落格写了一篇短文1,显示出贾伯斯也有通融的时候。

 


 

我在 Apple 上班的 12 年里,我从来没有因为工作而跟贾伯斯见面——当然,就跟其他的 Apple 员工一样,我曾在员工餐厅看过他、看过他跟 Jony Ive 走在 Infinite Loop 园区(Apple 总部的名称)里,也在他主持的通讯会议看过他,但我们不曾有过任何接触,直到……

2010 年三月的时候,就在 iPad 正式开卖的几个礼拜前,我有了一个去找贾伯斯的理由。我的一位朋友因为肝脏方面的疾病快死了,而我要趁还来得及之前去旧金山见她一面。她是我在 Adobe 时期的朋友,对科技非常着迷,我认为让她亲眼看看 iPad 也许可以算是某种治疗,而我手边就有一台,但是除非取得 Apple 高层的许可,在 iPad 开卖以前不能秀给任何人看。

所以我不可能就这样把 iPad 带走,除非贾伯斯同意。我知道去询问直属管理链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好主意,因为他们没人愿意冒这个险,只有 iOS 开发团队里的高层会具备同意这种要求的资格,但是去找他们很可能只是浪费时间,然后得到一个简单的答案:“No.”没人会在乎。

所以我写了一封 E-mail 给贾伯斯:

 

From: David Gelphman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不寻常的请求(unusual request)
Date: March 23, 2010 9:04:55 AM PDT
To: Steve Jobs [email protected]

Hi,

今天(星期二)我要去旧金山探望一位病得很重的朋友,我被告知她很有可能撑不过周五。二月底的时候她做了肝脏移植手术,我们满怀希望,然而不幸的是她无法康复了。

因为某个“机密”软体,Apple 给我携带 iPad 的许可,对此我非常谨慎小心。但我希望能取得你的许可,让我在 4 月 3 日发售日之前,用 iPad 秀几张照片给那位朋友看。正常情况下我不会提出这种请求,我也不认为这种请求会被同意。

感谢你的考虑。

David Gelphman

 

超瞎的,我竟然在最后关头才想到要问这件事,也没期待贾伯斯会有所回应,更别说他会答应。没想到三分钟过后我就收到回信了:

 

From: Steve Jobs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Re: 不寻常的请求
Date: March 23, 2010 9:07:04 AM PDT
To: David Gelphman [email protected]

OK

Sent from my iPhone

 

我难以形容自己收到这个回覆有多开心。“OK”不过两个字母,对我来说却是意义重大。贾伯斯在很多 keynote 场合说过:“这就是为何我们要这么做。(This is why we do what we do.)”而那天他同意让我朋友被我们的产品感动,即便没有按照规矩来。过去我在 Apple 的职业生涯中一直对身为公司“心脏”的贾伯斯感到很好奇,这个小小的互动使我精神大为振作。

令人难过的是,我去探望那位朋友的时候她已经没有意识,iPad 也就躺在我的包包里没有拿出来,没人知道我带了那个东西去探病。她当天就过世了,我很庆幸自己能在最后见上她一面,贾伯斯回信的两个字母同样令人感动。

CJ R.I.P., SJ R.I.P.

 

 

关于苹果(Apple.inc)与贾柏斯(Steve Jobs)

〉〉苹果新进员工都会收到的一封短信

〉〉贾伯斯成就苹果的10个理念

〉〉贾伯斯传对设计的启发

〉〉改变世界的现代英雄:Steve Jobs

 

资料来源:2 Letters from Steve

本文转载自 IN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