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人”是很抽象的概念,有时你爱到卡惨死,到头来却发现,对方活在你根本触摸不及的世界。交往的过程中,我们确实有权不认同另一半的想法,但强迫改变对方,会不会也是一种自以为是的暴力呢?

在过去我所撰写的许多依附文章中,不断地提及某些家庭就像是牢笼一般,子女不能有自己的思想,父母告诉他们什么是对的,那就是对的。

但是在谈过许多恋爱、认识过形形色色的人之后,我却逐渐发现,硬是用“我的思想才是正确的、多元的方式”,试图去改变他们,会不会其实也是一种文化上或价值观上的强迫与霸凌呢?


图片|Photo by Bin Thiều on Unsplash

延伸阅读:伴侣价值观相同,就会幸福了吗?

控制欲强的家庭,不一定会让子女想要反抗

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有一些女性对于“感情”或是“性”,是极度的害怕的。轻则性生活困难,重则拥抱时会发抖、接吻时会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感觉到任何的感觉。

曾经有一位女性表示,她和初恋男友分手的原因,是因为她初恋男友试图和她接吻,使得她非常地害怕,因而再也不敢靠近那个男生,就这样分手了。让我匪夷所思的是,那位女孩当时已经 20 岁了,竟然对于接吻这件事情如此害怕,即便她内心也是爱着那个男生的,仍无法接受亲密接触,事后还对该名男性感到非常愧疚。

我很明白,这一些女孩,很多都是在充满了“性是不好的”、“不可以跟男生太亲密”、“女生要保护自己”、“穿太露被性骚扰是女生的错”这类价值观灌输下的家庭中长大的。

这一些家庭,有的严密监控儿女的行踪,会透过查询悠游卡纪录来知道女儿什么时候到过了什么地方;有的会不断询问儿女和谁出去、那个人是谁、几点回家、把那个人的电话留给我等等;有的甚至到了出社会之后,依然被要求最晚 9 点前要回家、不可以在外面逗留。


图片|Photo by Muhammad Ruqi Yaddin on Unsplash

延伸阅读:冷场该怎么办?从分享“兴趣”了解对方的价值观

我的成长背景也是如此,在国中毕业前,我是不曾和同学出门过的,放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家,除了跟家人出门之外,我没有任何的出门机会;国中毕业时,大家在交换毕业档案簿的时候,我是全班唯一没有留电话的那个人,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到高中之后,才被允许拥有手机,家里才第一次装网路。

在那之前,唯有到朋友家借电脑上网查作业,才有使用即时通和朋友聊天的机会,那也是我唯一和外界联系的时候。

到了高中之后,我开始很叛逆,对于妈妈的控制,我开始慢慢置之不理:她要骂我,我就摔东西、她要吼我,我就用更大的音量吼回去。

大学之后,我的反抗性越来越强,我告诉我妈妈我要骑机车环岛,不顾她反对,直接收拾行李走人。妈妈不给我钱,我就打电话跟和妈妈分住的爸爸讨钱。

然而,随着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我渐渐地发现,并不是所有生长在控制欲强的家庭,都会养出叛逆的小孩。

有一些人,很坚决地听父母的话。曾经,我带着某任女友叛逆的离家南部去跨年,却导致她手机被没收,我多次试图和对方家人沟通,然而对方说什么都不愿意,最后无可奈何,我委婉地写了信,想请她转给她家人,她却说她家人是看不下去的,因此不愿帮我转交。

随着历练更多,我开始发现,这一些孩子,其实蛮常提到家人的好的,她们会转述“和家人去了哪里玩”、“爸爸、妈妈对她们有多好”、“自己跟手足有趣故事”、“父母是如何的爱她们”等等。

而其中深深刺到我心里面的一句话,是某任被我带着反抗家里的前女友,在分手多年之后告诉我:“交往过几任男友之后,才发现原来家人才是最爱她、永远不会抛弃她的人。”


图片|Photo by Tuyen Vo on Unsplash

延伸阅读:藏人的爱情自由观:我爱你,就跟你流浪

即便不认同,但我们或许得学着承认这些价值观的存在

就我所读的依附理论,以及我观察到的案例,出自这样家庭的孩子,几乎都是不安全感很强的人。不是逃避依附,就是焦虑依附,就是更严重的混合型矛盾依附。

然而,时至今日,我开始反思一件事情:即便那么多的论文告诉我,什么样子的家庭才是健康的、什么样子的家庭才能养出安全依附、安全依附比起不安全依附有那么多好处,但是,如果一个人从小就在控制欲强的家庭长大,使他们因此失去了自我觉察的能力、对事情做决定的能力、自我感觉的能力,就意味着我们一定要“治愈”、“改变”他们吗?

仔细想想,我想改变那些女生,不也是来自于我在成长路上的反抗,以及我认为多元价值才是正确的,因而才想改变她们吗?

她们处在那样的环境里,已经至少有 20 年的时间了,会认同那些价值观,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试图改变她们,会不会也是一种文化的霸凌与自以为是呢?

就好像我们会对某些中东国家男尊女卑、荣誉处决感到厌恶与愤怒,但生长在那些国家里面的人们,会不会反而觉得我们才是侵害他们思想与文化的暴徒?

确实,我们有权利不认同他们的想法,但我渐渐地发现到,强迫改变他们的想法,会不会也是一种自以为是的暴力?

如果没办法接受这些想法的人,那就别和他们交往吧!

如此想起来,我觉得其实我还挺自私的,用我觉得对的价值观,不断地去改变自己的前女友们,虽说或许我的价值观在西方心理学里面是“比较健康”的,但我其实希望的不也只是被她们认同、被她们爱、被她们更加放在心上吗?

这样的恋爱谈久了,其实真的挺累人的。

那不如就这样吧!只要不要找那些人交往,而是去寻找和自己价值观相近的人交往,不就能够获得想要的爱与重视了吗?

有时理解和尊重他人价值观很难,但这个社会的价值观本来就是多元且对立的,我们可以有不认同的权利、我们可以试着去谴责和自己相反的价值观念。

但,当我们想要找到一个陪伴自己走过人生旅程的人时,还是找寻那些和我们价值相近、可以彼此接纳的人吧。

毕竟三观合,路才走得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