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中,拥有什么要素的家人或朋友,能让你好好地面对人生的困境?成熟的你,安全感自己给予!

每逢佳节、假期,许多人的闪照布满脸书与 Instagram,让单身的人看了好心冷。

有些人总会整天把“单身也没什么不好”、“是我选择单身的”挂在口中;然而,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作为一个单身者,你真的相信是你选择了单身吗?又或是单身选择了你呢?


图片|Photo by Fast&Slow on PIXTA

自我的价值,最早源自于我们的家庭

虽然有许多鸡汤文总会写着“要多爱自己”、“要相信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但是作为单身者的你,读完这些鸡汤文之后,或许在激励之下,会暂时变得自信一些,然而这些自信却往往来得不长久。为什么呢?

因为一个人的自我价值感,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而这些自我价值感最初的来源,就是我们和父母(或主要照顾者)之间的依附关系。

孩子出生后,他其实对自己与世界是全然无知的,他只有本能反应,对于威胁会哭泣、对于拥抱会感到安全感,但他们并没有能告诉你“我的感觉是⋯⋯”的认知能力,人们所谓的认知能力,是随着脑部发育进而发展而来。那么,对于自我的看法呢?

随着认知能力发展,幼儿会开始将父母对待自己的语言与行为吸收进来。一个能带给孩子价值感的照顾者,往往也是能带给孩子安全感的照顾者,他们能为孩子带来安全感三要素:能够在孩子遭逢威胁时适时出现、敏感觉察到孩子遭逢的威胁为何、给予孩子适切的支持。

照顾孩子的方式往往形塑了孩子的人格类型,至于什么是他们照顾孩子的方式?对我而言,这实在很难用文字说明。

我曾经见到一个父亲带一个孩子爬金面山的故事,是我最常用来举的例子:

在那个温煦的冬日,我和父亲沿着金面山的峭壁攀爬而下,恰好遇见一对父子也来登山。

那个孩子很小,可能只有四、五岁吧?那个年纪的孩子通常都很好动,横冲直撞之下,就这样在山坡前跌倒了。孩子就这样哭了起来,在我的经验里,通常这时候父母都会骂说“叫你慢慢走你就不听,你看跌倒了吧!”

但这位父亲没有。没有“叫你慢慢走你就不听”、没有“石头坏坏,害你跌倒了”、没有任何责骂孩子或是责怪外在的话语。我只听见那位父亲,用温柔的话语对着孩子说:

“来,没关系,本来就会有跌倒的时候,没关系,来,爸爸抱抱。”

我看到这一幕,非常的感动,心想:“这不就是所谓的安全感三要素吗?”


图片|Photo by Kelly Sikkema on Unsplash

在孩子遭逢危机(跌倒)时,父亲适时的出现时,敏感地觉察到孩子需要被安抚的需求,并给予了确切地支持方式(温柔的话语、给予孩子拥抱)。我想,这个孩子肯定可以成为一个安全依附者吧。

反之,若是父母总是无法满足孩子的安全感三要素,那么孩子便会不断将父母的“你哭什么哭?”、“这么简单的题目你也不会?”、“你真没用!”等等这些话语吸纳进来,不断地相信自己是一个没用的人,将这些话语内化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成为一个低自我价值的不安全依附者。

推荐阅读:向另一半报备行程让你反感?检视原生家庭模式:童年阴影,造就你的情感冻结

要找回自我价值,需要的是一个给予我们支持的环境

你周遭的朋友,在你遇到挫折或困难时,总是怎么对待你呢?他们总是给予你安全感三要素,或总是泼你冷水呢?

作为一个懂得运用安全感三要素的朋友或情人,他们会在你缺乏安全感、遭逢危机、陷入人生低潮时,愿意拨出时间陪伴你,尽管这不是他们的义务。

他们陪伴你时,会敏感地觉察到你的状态,不会自顾自地讲自己的事情,或是用人生的大道理来压你,更不会用“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这样无来由支持的方式来为你加油,而是仔细倾听你的苦痛,并采用正确的方式来给予你支持——我了解你的痛苦,我会陪着你。

懂得采用安全感三要素陪伴他人的人,他们也许会给建议,但他们给的建议,是在充分倾听你的需求之后,了解了你的处境与状况,然后才告诉你“或许你可以试着去OOO试试看,那边可能会有人能给你更充分的资源来协助你。”或是“我之前遇到状况的时候,有试过OOO,你要不要也试试看?”

他们知道哪些建议是对你可能有帮助的,因为他们充分地倾听了你的状况,而不是从一碰面就无来由地把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强加在你身上,还带着“我是为你好,你怎么不听”的语气对你说话。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作为一个缺乏自信、缺乏安全感的人,才有机会获得被爱、被关心的感受。而唯有透过这样的环境,我们才能逐渐长出自我价值感,真正地相信:

“即使我现在单身也没有什么不好,我有时间跟权利选择去等待一个我想要的人。”

所以,想要成为一个有自信、有自我价值感的人吗?那么,请好好地审视你身边的朋友吧!

我相信,只要你仔细观察,你一定能从身旁众多地匆匆过客中,挑选出那些能够真正给予你“安全感三要素”的朋友与情人,并将时间花在他们身上,而非那些成天泼你冷水、用言语或行动伤害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