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依附,也许终将是一辈子的课题,因此我们更要敏锐地嗅出适合你久待的环境,善待自己,也包含打造足以善待自己的环境。

离开不该爱的人,找到你的太阳,你的世界,不会再只有惧怕。

自从周慕姿心理师写了《情绪勒索》这本书之后,许多常见的人际互动行为,都被扣上了“情绪勒索”的大帽子,尤其是在恋爱之中,作为一个焦虑依附的那个人,时常被指责是“情绪勒索”的一方。

从依附理论来看,在恋爱当中,缺乏安全感者主要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不断索求对方给予安全感的人”,另一种是“透过疏离来防止自己被伤害的人”。

两种不同的人格形成自成长过程。焦虑依附者学到的是:“我努力讨爱,终究可以得到爱”;而逃避依附者则学到:“我要麻痹自己需要被爱的需求,好让自己可以冷漠但不被伤害地活下去”。

焦虑依附、逃避依附两者同样都缺乏安全感,只是采取的行动不同。

焦虑依附者往往透过不断哭闹、打探对方的行踪、跑到对方出没的地方要对方要求清楚,来解决感情中的不安全感;而逃避依附者,当他们在感情中感受到缺乏安全感时,会所采取疏离对方、不和对方见面、不跟对方联络、和对方保持距离等方式,好让对方没有任何伤害自己的机会。


图片|Photo by Marcos Paulo Prado on Unsplash

在“情绪勒索”这个名词变得普遍之后,世人常将“焦虑依附型恋人”冠上情绪勒索的标签,且变得更加无法容忍这样的行为展现。最常听见的就是:无理取闹、恐怖情人、控制狂等等。

但事实上,逃避依附者只是透过不同方式面对安全感缺失的惧怕,只是他们从小学到的方式是麻痹自己的情感,却让世人以为他们比较“冷静、理性、成熟”罢了。

给焦虑依附者的建议:别跟“逃避依附型”的人谈恋爱!

在就读国北教大心理与谘商研究所时,我曾经和一位矛盾依附的女生谈恋爱,她在交往前焦虑依附的倾向很高,交往后却充分展现了逃避依附的特质,使得我常常找不到她。诸如:聊天聊一半就消失、因为远距离却不愿意视讯,为了社团常常晚上 8 点消失到凌晨 1 点、和朋友临时揪了就出门而我却不知道等等。

这些状况,都让我非常的焦虑,因此时常崩溃大哭、呼吸困难,痛苦到很想自我了结,而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转述给她的心理师,进而导致我遭到通报,谘商师的实习资格也连带被取消。

就这样,我被视为是不适合作为心理师的人,被逐出实习的大门。而如此惨痛的教训让我学到最大的一课便是:“身为焦虑依附型的恋人,不要再尝试和逃避依附者谈恋爱”。相爱相杀,没完没了。

当焦虑依附遇上逃避依附:各自需求将难以满足?

一个焦虑依附者,时常需要对方陪在自己身旁、与自己亲近、沟通问题、获取安全感;然而逃避依附者,通常在面临争执时,倾向于逃避、拒绝联络、拒绝解决问题,这样两相矛盾的情况下,这岂不是拿砖头砸自己的脚吗?

通常逃避依附者的逃避模式,时常是沟通后仍无法缓解的。那是深植在他们潜意识里,心理学上称之为“基模”或“自动化历程”的反应模式,就跟作为焦虑依附者,面临感情中的不安全感,就是会往坏处想、停不下来的担忧、担心自己会被抛弃、害怕对方不爱自己的状态相同。虽然有改变的可能性,但改变的速度是极为缓慢的。

虽说感情珍贵之处在于互相成长,但持续在不安及逃避的轮回里,常常都只是互相消耗而已。


图片|Photo by Andrik Langfield on Unsplash

焦虑依附的你,应该找到足以给你安全港湾的他

好在世界上还存在所谓的安全依附者。

他们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中,充满了“安全感三要素”:当他们遭逢威胁到他们安全感的人事物时,父母或主要照顾者总是能够适时出现在他们身边、敏感觉察到他们的需求是什么、做出给予适切支持的行为。

这一些人,不需要像焦虑依附者一样,总是得大吵大闹才能确保父母来关心自己,也不需要像逃避依附者一样,不管怎么吵闹都得不到关注,最终只能压抑自己的情感、麻痹自己的情绪。他们相对温暖且安全。

他们从成长过程中得到了许多即时的庇护,进而养成了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的、世界也是一个充满爱的地方的信念,他们内化了父母照顾自己的方式,进而很自然地会用相同地方是,关心他们的朋友与爱人。

因此,作为“焦虑依附”的你,和这样子的人相爱,能够不需要再那么努力地讨爱,便能自然而然地发现,原来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有值得被爱的地方。

爱的用力,还要爱对人。有时并非你不够努力,而是你努力错了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