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情欲解放”你有什么想像或感受?

性欲,是一种中性的欲望,如同食欲与睡眠需求那样的自然。人为生物的一种,便有的欲望之一。我们如何与性欲相处,情欲解放如何存在于特定关系中而能保持关系的平衡,一切,都要从“知情同意”与“不欺骗”开始。

(开放式关系为亲密关系的既存型态之一,基于多元共融原则,相关内容,期许能让自主选择实践开放式关系的人们减少困惑,实践更好的知情同意,并在关系中成长。)

解放,是现代社会再强调不过的概念了。奴隶、宗教、政治等不平等的枷锁逐渐被瓦解,人们从这些枷锁中更多地解放出来。

而性行为解放则是位在各种解放后的最末位。往往高倡自由时,人们多半是认可与鼓励的。

然而,谈到性行为自由时,性行为解放便招来许多骂名。虽然人们受惠于避孕技术的发展,逐渐可以接受在进入婚姻前实践自由性爱 ,关系型态的发展同时也多元并进(社会逐渐接受不在伴侣关系内的性行为,炮友、开放式关系、多偶关系等),但性行为解放持续在社会上招来骂名,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图片|Photo by Fast&Slow on PIXTA

性行为解放,忽略了知情同意因此造成了欺瞒与伤害

笔者是一个开放式关系实践者,在台湾的开放式关系社群中的观察,佐以对社会人性的探索,发现性行为虽然逐渐解放了,人们逐渐接受性行为的自由,但是性行为解放运动并未关注到人际间的欺瞒与伤害。

许多人想尝试性行为解放时,并没有落实知情同意、坦承以对,而被情欲奴役后选择欺瞒,而造成伤害。这样的行为是有违性自由与自主精神的,要达到自主的前提是彼此间并无欺瞒的,有了欺瞒,就不可能是彼此自主的。

欺瞒与伤害,非常容易相伴而生,而这也是性行为解放不可能不考量道德层面的因素。

除非不婚、不育且不组建家庭、不建立伴侣关系,不然人们实践性行为解放时,很难忽略道德因素而不伤害人。单身且未育的人以及严格落实伴侣间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实践者,将可以在性行为的层面上无所拘束,因为无需破坏与他人的承诺。

然而,这些人群也绕不开自己的性伴侣可能的欺瞒与造成的伤害(例如 A 本身落实知情同意,但 A 的床伴 B 可能没有落实知情同意就产生性行为,这将会伤害 B 自己关系中的人)。而当自己的性伴侣在另外的关系中欺瞒,或是隐瞒自身状况、疾病,都可能造成伤害。

问题一:各种状态下的开放式关系实践者,尝试拥有其他性伴侣时,是否落实关系中的知情同意?

发生性行为时,会不会伤害到性伴侣自己关系中的其他人呢?

在开放式关系社群中所做的观察是,许多实践者只关注与自己伴侣是否知情同意,但未关注到(或说刻意忽视)另外性伴侣是否也取得自己关系中的知情同意。这也是开放式关系或是约炮行为仍有所争议之处。虽然性行为不伤害自己的伴侣关系,但却剪接造成他人的伤害。

问题二:性伴侣是否落实告知自己的一般传染性疾病、性传染病状况?

若没有,对性行为解放者也是一种很强大的伤害。而人们对疾病的错误认知,往往也使疾病带原者下意识地想要隐瞒,更促成了惯性的欺瞒风气,而欺瞒总是伴随着伤害。

问题三:单偶制下的人们实践性行为解放,伤害等同于偷情与劈腿?

实践单偶制下的人们实践性行为解放,有如:偷情、劈腿,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伤害,对原本伴侣的欺瞒是无需讨论就成立的。而这时偷情的对象若也是有单偶制伴侣的情况下,伤害就是多重的了。

以上三个例子,都说明了性行为解放,不单单只是“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简单运动。

自由的实践背后也带来了更多的责任,需要为自己自由行为负起的责任。

涉及了大量的欺瞒与伤害,脱不了被批判的骂名。观察到人性对伤害可能性的忽视以及对满足欲望的执着,便不难理解性行为解放运动推行的阻力有多大了,因为提倡性行为解放运动时容易被污名化,因为涉及了欺瞒,而欺瞒带来了许多伤害。

这个议题大大激起了曾经直接或间接被性行为解放运动伤害的人群的情绪,不论性别、性向,伤害都持续着。


图片|Photo by GrandJete on PIXTA

解放了“性行为是羞耻”的枷锁,但依然逃不过被欲望奴役的不自由

父权对男性的情欲枷锁一直都少,甚至被父权概念所鼓励,而使许多男性实践性行为开放而忽视知情同意的尊重。

然而女性的性行为解放,就有特殊的划时代意义了。是挑战父权对女性情欲禁锢的重要象征。然而,虽然可以抵抗父权的压迫,但是却改变不了两性被欲望奴役而造成许多伤害的事实。

性欲,是一种中性的欲望,如同食欲与睡眠需求那样的自然。人为生物的一种,便有的欲望之一。可以藉由个体差异看到,有些人与性欲保持良好平衡关系,有些人却时常受性欲所苦,甚至对时常更换性伴侣产生执着,性欲无从释放将会感到匮乏感,而为了达到此目的,欺瞒便容易成为达成目的的工具。由此可见,中性的本能——性欲本身并不会带来伤害,而是被性欲所奴役的习性产生了才会造成伤害。被情欲所奴役所引发的后续痛苦,值得每个提倡性行为解放的人们再三深思。

性行为解放解决不了的,只有等待爱解放了,才能解决

由于性的显而易见,加上避孕技术的发展使性与生育脱钩,让性娱乐化,成了人们生活的调剂选项之一,性行为解放因而时常被现代人们提及。

然而,时常与情欲挂勾的爱,在性行为解放运动中确实缺席了。

美籍德裔人本主义精神分析学家弗洛姆在其着作〈爱的艺术〉中提到:

“在某种程度上,性纵欲是克服孤独感的一种自然和正常的方式,并有部分效果。许多不能用其他的方式减轻孤独感的人,很重视性纵欲的要求。实际上,这和酗酒和吸毒并无多大区别。有些人拼命地想借性纵欲使自己克服孤独所产生的恐惧感,但其结果只能是越来越孤独,因为没有爱情的性交只能在一刹那间填补两个人之间的沟壑。”

爱,并非是“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如此自恋的态度。

落实爱同时也可以避免伤害,避免人感到孤独

爱情的要素是所有爱的形式共有的,那就是:关心、责任、尊重和认识。

弗洛姆〈爱的艺术〉

我们是否真的关心我们的性伴侣的感受?

我们是否为我们的性行为负起责任(为事后发生的后果负责)?

我们是否尊重性伴侣的意愿(落实所有关系人的知情同意)?

我们是否有能力去真实地认识与自己做爱的性伴侣?

上列问题,给予不论实践性行为解放或是反对性行为解放的人们作答,答案几乎都是难以全部肯定的。

我们对的枕边人的爱,可能都是普遍匮乏的,既不够认识、不够关心、不够尊重,也不够负责。爱从来没有被彻底解放,也从来没有被社会足够正视。

娱乐化下的性,使爱更加被忽视了,加深了人与人之间的孤独感与陌生感。直到爱被解放,人际间的孤独感与陌生感才有机会消融不见。


图片|Photo by pixpanjp on PIXTA

爱不必然存在于关系中,有爱的性也不必然在特定关系中?

然而,社会大众普遍觉得爱必然存在伴侣关系中。但从伴侣间的彼此认识了解程度(对照爱的艺术中的爱的四要素:关心、责任、尊重和认识),便可以知道,许多伴侣关系中不必然存在爱,而是各种爱以外的东西维系着关系(依恋、恐惧、嫉妒等)。

若达到性与爱的同时解放,不会产生纵欲之下的空虚匮乏与孤寂感,也不会看到性与爱只存在特定的关系中,也不会看到性与爱存在伤害人的可能(足够的关心、责任、尊重和认识将会使拥有爱的能力的人们远离伤害他人的可能)。

性与爱将与伴侣关系或婚姻关系脱钩,一个拥有爱的能力的人可能与自己的朋友发展“不伤害的性爱”,不包含欺瞒的性爱,性爱的过程与结束,都不会有人遭受伤害。福利朋友(Friend with benefits,指可有性行为的朋友)将可能在彼此相爱的状况下,维持亲密关系的平衡与稳定。

然而有人将会问,有性有爱,为什么还不当伴侣呢?

每个人对伴侣的条件不同,有时候彼此有爱也可能不选择伴侣关系。

我是个开放式关系实践者,我有一个长达七年的福利朋友。因为对方不愿意实践开放式关系,所以不会以开放式伴侣的关系型态经营我们的关系,因此会在对方单身时,选择靠近彼此,会关心、会约会,也会做爱。

但是当对方有一对一封闭关系的伴侣时,我们将会保持距离。每个人都有独特的伴侣关系的进入条件,在不欺瞒、不伤害的前提下,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关系,选择性爱的对象。


图片|Photo by voduy84 on PIXTA

延伸阅读:当“性爱合一”成了如“婚前守贞”一般的道德框架时

爱,是一门艺术,是需要投入学习的,因此需要一个学习历程,无法一蹴而就。

倘若现在没有办法体会,而不免陷入情欲的牢笼中,那也没关系,知道没爱的性是舒服(虽然没有可精神上的持续性),有爱的性,是幸福。做不到时知道,这便是学习爱的历程之一。

当我们从情欲牢笼中解放出来,需要的是爱,才能做到真实的精神上的解放。爱与性,同时解放。不欺瞒、不伤害,又熟悉亲密的各种"不伤害"的性爱关系,嫣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