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腿》里男女主角真挚的心意,却被社会价值观给束缚。男主角为了当一个“男子汉”,将他的人生越走越歪⋯⋯(本篇文章有剧透,请自行斟酌阅读)

电影《腿》,看似是一部黑色喜剧,但在这荒唐的背后,却传递着身为一名男性,在感情中背负的身为男性应有的使命,造成了最后的悲剧。

看过《腿》之后,我想会有许多人抱怨钰盈根本就是瞎了眼,而子汉则是渣男的代表:沉迷赌场、婚后外遇,搞了一堆荒唐事,最后在荒唐之中白白送了性命。

然而,如果从男性在感情中所背负的性别刻板印象来看,子汉的荒唐,正是这个社会的荒唐,原本应该是鹣鲽情深的夫妻,却在如此年轻的岁月里天人永隔。

电影没有说的事:子汉的内心独白

母亲早逝的子汉,由父亲独自抚养长大,不知道在这样的岁月里,作为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与抱负,有多么深刻地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在出识钰盈之后,两个人很快地陷入了爱河,子汉也见了钰盈的父母,但从吃饭时的一席对话,便可瞥见子汉并不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子汉和钰盈瞒着钰盈的父母登记结婚了,他们原本有机会透过比赛,争取到英国去的机会,但子汉却在约翰的摄影室里,触碰到了通往地狱的大门。

他没有钱,但是要做为一个人的丈夫,应该要有足够的钱,“男生要赚得比女生多、比女生有钱”的刻板印象,推动着子汉想要靠赌博翻身,却没有想到的是,钰盈要的并不是这个,她愿意瞒着父母与他结婚,其实就是不在意子汉家世背景最好的证明。

子汉在赌场大赚一笔后,却又因为贪心而输光了财产,负债累累之下无颜再见钰盈,在逃离黑道追捕的过程中摔伤了腿,又被黑道狠狠地虐待一番。钰盈没有抛弃子汉,她落下了泪,带着子汉回家一起跪求父母。

钰盈的父母帮子汉还了债,又给了他们一间舞蹈教室,钰盈爱着子汉,所以她愿意因为自己的终身舞伴子汉伤了腿,而放下继续跳舞的事业,转而一起经营舞蹈教室。

然而,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子汉是很没面子的,内心的声音一直告诉他,自己不该寄人篱下,要做个有担当的人,于是在舞蹈教室稍有起色之后,便偷偷拿了盈余去买了法拍屋,却又遇上了黑道占据屋子的事件,使得钰盈不得不出面陪他解决。


图片|电影《腿》剧照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子汉对钰盈的亏欠是越来越深的,钰盈一度透过黄色笑话挑逗子汉,但子汉自觉没有资格汉钰盈相好,反而瞒着钰盈和舞蹈教室的助理搞上,因为性爱是一件让两人更亲密的行为,子汉自知配不上钰盈,反而将欲望转到了外遇之上,再次狠狠伤了钰盈的心,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已是名存实亡。

到了生命的最后,子汉依然背着男性刻板印象的十字架,他自觉唯一能留给钰盈的,便是一笔保险金,进而铤而走险的用了约翰的体检报告去保了癌症险,没想到在过世之后,钰盈一毛钱都拿不到,因为保险金的需要,他未能去大医院检查,只要吃吃药就能好的病,却夺走了他的性命。

就犹如子汉在误以为自己得了癌症时,跑去向约翰求助的那一刻,约翰才知道子汉过得好都是装出来的。

风度翩翩、风度翩翩,为了这四个字、为了男人的尊严,子汉不但不能将自己的焦虑与担忧向钰盈展露,连自己的好友都未能向他吐露半个字。

悲伤的钰盈完全不知道子汉的痛,不知道子汉为何要做出这么多荒唐事,最后能为他做的,也就只有帮他找回象征着跳舞的那只腿,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能够自由翱翔。

推荐阅读:《腿》导演张耀升手记|不以懂事称赞女性,桂纶镁演活“老娘没在管”的坚定

电影告诉我们的事:勇敢袒露,才有转机

我想这一部电影,其实传递了许多男性在感情中的不安与无助:男性不能示弱、男性不能比女方还要穷。许多男性在职场上拚死拚活的赚钱,为的是希望给老婆过好日子,但偏偏有时反而本末倒置,失去了陪伴老婆的时间,只能靠着送礼物来偿还。

但女生要的往往不是金钱上的补偿,再多的礼物都比不过贴心的陪伴。只是这些做老婆的,往往也不知道老公之所以拚死拚活地在工作,其实是希望能有更多的钱来养家。这是走偏的爱情,原本的初衷反而成了感情的丧钟。

电影是如此的写实,许多男性外遇也不外乎是如此,觉得老婆已经成了自己的压力,又要如何和她亲密?失去了往日恋情的激情,只能找小三来解决自己的欲望,反而更加伤害妻子的心。

但好在,我们都还活着,我们都还有机会,若是作为一名深受传统男性价值观捆绑的男性,也许是时候把内心那些原先不能说的软弱,说出来和女友、妻子分享;

若是作为一名不懂男友、老公为何会如此行事的女性,也可以更了解男生在社会上受到怎么样子的期许,以至于他们会用这样难以理解、令人生气的方式来对待自己,那是变了形的爱情,原本的初衷是希望两人幸福的,那就需要看清阻挡在幸福之间的藩篱是什么,才有机会迈向幸福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