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保险套应该是“男性付费”吗?在单纯的谁买、谁付问题之下,其实还潜藏着更大的社会问题:女性情欲自主如何被接纳,被摆放在与男性情欲相同的维度上,无需被道德检讨?

在过去,我一直觉得保险套应该是由男生付钱的用品,毕竟是男生想要做爱的,应该由男生买单,直到后来我遇到了一件事情,才让我重新思考“保险套男生付费”背后代表的意义。

在和某任女友交往的时候,有一天,她帮我买了宵夜来我家,我问她要给她多少钱,她说不用,因为先前买保险套是我出钱的。

我听了之后觉得很亏欠,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怎么会让女生付保险套的钱呢?

毕竟性爱都是我提起才会发生的,我交往过的对象从来没有主动提起要做爱,做爱好像是女性服务男性的一件事情,爽的是男生,使用者付费,应该由男生出钱比较合理。


图片|Photo by Dainis Graveris on Unsplash

女性性欲被埋没的思维

但是,这样的思维背后却隐藏着一个思维:“女性是被去性化的”,女生提起要做爱,好像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女生是不该有性需求的,或者说女性的性需求不该大过男性。

就一般社会价值观而言,“男生和很多人上床过”与“女生和很多人上床过”相比,后者会引来的谴责是更大的。

女生如果和很多人上床过,就会被叫做“香炉”、“公车”,女性约炮也是一件被社会不认可的事情,甚至连女生的第一次,都要小心保护,男生如果拿走女生的第一次,就应该要为对方负责到底。

这些价值观似乎是社会普遍可见的,连许多女生自己都会说:“女生就是应该要洁身自爱。”

在这样的社会风气之下,女性的性欲是被埋没的、不能提起的。

根据调查,台湾男性会自慰的比例为 96.3%,女性则只有 65%,在自慰的频率上,男性每个月自慰次数平均为 9.4 次,女性只有 4.3 次。

在我和某任女友交往时,听到她会看 A 片、会自慰,让我吓了一跳,而且她还告诉我,有特别为女生拍摄的女性向 A 片,更冲击了我原先的想像。

在 23 岁之前,我是一个保守的人,与其说保守,不如说未曾思考过对于性的信念,在 23 岁之前,我不曾有过性爱经验,因为我觉得不能轻易拿走女生的第一次。

而我交往的对象又都没有性经验,因此当我在 23 岁时,和某个女友交往之后,发现她曾经约炮过,第一次性爱的对象和她也不算男女朋友,让当时的我觉得非常不舒服,从那次的冲击之后,我才开始思索性爱这件事情。

同场加映:《俗女养成记》第一次没有留到结婚那天,难道就不会幸福?

情欲自主就是要疯狂做爱?

当时的我,曾经被那位女友的朋友责骂:“身为女人迷作家,为什么不能接受这样的她?”

但无论如何,我内心就是一直有疙瘩在,脑中一直想到她和别人做爱的画面,让我最后还是和她分了手。

后来我仔细思考我内心的冲突,我支持情欲自主,但当自己的女友有着丰富的经验,而我没有性经验的时候,我却无法接受。

好在,我后来终于弄懂了所谓情欲自主的意义,真正的情欲自主,其实代表着你可以选择开放,也可以选择保守,你可以决定和性态度保守或开放的人交往,或讨论双方对性的态度,都可以是开放的选择。

当交友软体上出现了很常约炮的女生,许多男生都会想和她约炮,认为她就是很好上,凭什么不给自己上,但是因为每个人拥有情欲自主的权利,所以她有权利决定自己要和谁发生性关系。

情欲自主并不是要你疯狂的去做爱,而是有权决定自己对于性的开放或保守程度。

女人迷作家 猫心 龚佑霖

当然,在台湾现今的社会中,女性还是不被鼓励主动的,“主动追男生的女生不会被珍惜”这句话时常在情场上流传着,更何况要女生主动提起要做爱、自备保险套呢?

许多女性并没有真正达到情欲自主的原因就在于,家庭与社会的风气都限制了女性性欲的发生,女性自慰是一件不能说的秘密,在这样的社会风气之下,女性的情欲是被压抑的,并没有办法达到真正的情欲自主。

真正的情欲自主来自于“妳有权决定开放或保守,而这样的抉择取决于妳的自由意志,而非他人的干涉”。

每个人都有权利决定自己要不要和他人发生性关系,以及什么时候发生性关系,这样才能达到真正的情欲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