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卡奴的席耶娜,换了一个工作环境来到了条通的酒店;在那里,她发现了自己擅长的地方,并且用热情与努力浇灌着她的梦想。

在拚手腕与颜值的台北市条通街区,入夜后华灯初上、计程车载客来去,一间又一间的酒吧俱乐部闪烁着霓虹,不需要加盖爱情摩天轮,恋爱游戏的七彩泡泡便满溢而出。

在林森北路六条通设立“Bar NINE 日式酒吧”的妈妈桑席耶娜 Siena,分享她刚进入这一行时,资深妈妈桑教她的培养恋爱客敲门砖:“当你的人生故事不足以分享时,倾听就对了!”

卡奴小姐在条通找到自己的天职

要一开口就跟陌生人破冰不简单,自言“不管聊什么我都能一直讲”的席耶娜,有高潮起伏、绝无冷场的人生阅历。

台中高农餐饮科毕业后初出社会,她在百货公司担任柜姐,每天衣着光鲜地在专柜点燃别人内心的购物欲,也变相往自己的物欲油库投番仔火,加上身畔是无数精品和花钱不眨眼的豪客,虚荣的野火一发不可收拾。

虽然赚进口袋的薪水远远跟不上追逐生活品味的开销,但没现金还有信用卡,柜姐申请自家百货公司的联名卡享有超高信用额度,如此更是消费无罪享受有理。

这么买买买直到收入连帐单最低应缴金额都付不起,彼时二十出头的席耶娜才回过神来,循着报纸分类广告来到条通求翻身。

在条通的日式酒店,入行三个月是分水岭,小姐的日文能力必须达到日文检定(JLPT)N2 的程度。席耶娜说,在这里不能“当观音”,也就是单纯外貌赏心悦目,却不和客人互动的冰山美人类型。

“客人问台湾有哪些地方好吃好玩,妳是不是起码能说出鼎泰丰小笼包?和客人介绍台北一〇一九份金瓜石?如果真的不会讲话,总要会唱几支日文歌吧?”当年她在日式酒店兼差了一个月,就辞去做了三年的柜姐工作,全职投入这份“自己的天职”。

席耶娜笑着自我调侃,说小时候身材肉肉的、欠缺异性缘,心里一直渴望成为男人的目光焦点。

“可能我是花痴吧?我最喜欢男生了,上班时可以和一堆男生喝酒聊天,他们都看着妳、对妳笑,哇,有什么比这个更棒的工作?”

想让金主恩客追捧自己,就要把说话这门艺术练得恰到好处。席耶娜受过各大媒体采访,她个人的历程与撩心祕技也屡次被报导,俨然是台湾妈妈桑界的代表人物。许多同行文章跑在我前面,席耶娜还是有从未对外公开的压箱故事可以聊。

“向客人哭穷说,我家很拮据、我手头很紧、请可怜可怜我,期待对方同情妳而掏钱,那是不对的——世界上有太多更可怜的小姐,为什么人家要唯独对妳做慈善?”

想找到愿意大额投资自己的金主,必须对每一个熟稔的客人描述自己的远大梦想∶“我要创业、我想开店!”席耶娜的逻辑是——对十个客人说,总有一个有兴趣;如果这十个人都没兴趣,那就对二十个人说。

创业计画需要的基金必须很具体,让对方相信妳有做功课,不是闲聊打嘴炮,是“玩真的”。


图片|Pexels

梦想永远要玩真的

于是,一位日本客人问席耶娜资金部位缺多少,她回三百万日币,当时汇率折合新台币是九十三万元。席耶娜分析,在日本想开一间酒吧,动辄需要千万日币以上的资金,相较起来在台湾投资一家店的门槛相当低。

“对日本高收入的商务人士而言,很有吸引力。”

渔网撒了出去,某天大清早,日本客人的女朋友、一位条通小姐急叩席耶娜。“快过来,我男友要投资妳!”席耶娜赶到日本客人下榻的饭店,眼前是三百万日币的现钞,她一时间不敢相信。

这是双方第三次见面,素昧平生的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大气?当下是惊吓大于惊喜。“你要对我怎么样吗? ! ”

三百万日币现钞出动了两个人、一台点钞机来数钞票,日本客人只要席耶娜写一张收据,就让她飞奔去银行换汇存钱。

延伸阅读:女性创业要越过的两座大山:拿不到资本、顾不得家庭

资金到位,更是人性的试金石。条通内没有祕密,看了店面就等于下单,紧接着要立刻装潢。席耶娜担心金主反悔,不敢立刻去找新店址,便把资金先拿去买当时股价在高峰的 HTC。

一阵子股市短线让席耶娜赚了七万元,把九十三万补到一百万元,她试探地联络日本客人。

“老板,我做股票帮你赚了七万元喔。”日本客人点头称是,再问她开店的事情进展得如何?席耶娜此时确定,可以把油门催下去了,立刻开始物色六条通的店面。

Bar NINE 的创业故事说到这边,听故事的人忍不住要举手发问:“妈妈桑会当大金主的女朋友吗?”席耶娜回答,这里的分际很重要,日本客人是那位酒店小姐的男朋友,那她和对方就是经营者和股东的关系。

二〇一三年,席耶娜的第一间店在六条通开幕,三十二岁的她从小姐晋升妈妈桑,Bar 18、choi 6、昭和横丁、Bar NINE 四间店陆续开幕,营业至今的是 Bar NINE。

二〇二〇年初,我在一场春酒聚会上再遇席耶娜,她又有了新的创业名目“擒欲书店”,计画在林森北路这个外界昵称“五木大学”的欲望聚集地,教大家“射人先射马、情人先擒欲”,开一间能传授正确性知识、大方谈性以及观赏情色艺术的实体店,白天卖书晚上卖酒,同时卖情趣用品。

“好几个人有兴趣,说愿意投个十万二十万⋯⋯这怎么够呢?起码投个百万啊。”席耶娜咕哝着。

擒欲书店选址尚未定案,相关小聚会已经在 Bar NINE 展开,从妈妈桑教妳钓男人到乖乖 SP(Snapking 的缩写,打屁股之意)之夜,要实现远大的梦想, 就是得敢说敢做敢赌敢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