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逃》剧情里母亲对女儿的控制,来省思现实生活的家庭中,控制狂父母对子女的过度行为背后的深层原因。

最近上映的电影《逃》里面,克萝伊从出生起便受到母亲的掌控,直到她某天发现了原来最坚固的牢笼,就是这个她称为“妈妈”的人,一砖一瓦建立起来的。

虽然这只是一部悬疑惊悚片,但电影里一句一句“我是为了妳好”,不禁让人想起在现实生活中许多时候也是如此。有许多的父母对于孩子从小到大的生活都掌握得一清二楚,要出去玩,必须要把几点在哪里跟哪个同学去哪里玩、怎么去、几点回家,全都一五一十地陈述给父母听,我甚至遇过会查悠游卡纪录的父母、会开车跟踪孩子出门玩的父母,然而,在这些“父母是为妳好”的话语底下,潜藏的却是让孩子失去自我的压力。


图片|电影《逃》剧照

饲育逃避依附的温床:过度掌控的家庭

人与人之间本来就是有界线的。当我们从出生之后,就是一个不断学习掌握人际界线的历程。如果从依附理论的观点来看,我们出生之后,首先会先依赖在照顾者身上,然而,我们会在照顾者的协助下逐渐成长,照顾者也会逐渐放手,直到达到一个“可以亲近,也可以分离”的平衡。

要达到这个平衡,婴儿必须要能够持续接受到良好的照顾,藉此内化照顾者所给予的安全感,进而能够独立面对挑战,达到能够分离的阶段。那么,什么是良好的照顾呢?我给良好的照顾的定义是:当岁月静好、相安无事时,照顾者可以自在地陪在婴儿身旁,婴儿也可以自在地绕着照顾者玩耍;但倘若威胁出现时,照顾者可以适时出现在婴儿身旁,敏感觉察婴儿所受到的威胁,进而给予婴儿适切地支持。

然而,若是照顾者过于掌控,会衍伸出什么情况呢?试想,当一个婴儿并未受到威胁时,照顾者却整天要他照着自己的意思做,人家玩积木想盖城堡,硬要他盖摩天大楼,人家想玩汽车模型,硬要人家玩洋娃娃。小时候如此,长大的过程亦是如此,学龄前的时候,明明不想学芭蕾,却被硬拖着去上课,明明不喜欢吃青椒,却被硬塞着要吃下去,就这样一路到上大学,连科系都是爸爸妈妈填。

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大的小孩,没有办法分辨自己的需求和父母的需求,因为他们自发的需求,已经完全地被父母给否认了,他们的父母无法感受到自己的行为对儿女就是一种威胁,因而也未能敏感地听从孩子的想法,只觉得自己所作所为就是在保护他、爱他、帮助他走上正确的道路。

这会导致什么情况呢?小孩在长大之后,会认为自己的需求是不重要的,没有人在乎的,他们没办法信任他人,也没办法为自己作决定,变得极端不敢亲近他人,也不敢信任他人,总是独来独往,但对自己又没有信心,而成为所谓的逃避依附。

推荐阅读:催婚、催换工作、催回老家?四种方法不再彼此伤害,有效让父母知道你的独立

让父母感觉到自己已经长大了,或许是突破控制的方式

那么,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父母不要过度控制呢?

事实上,这些父母之所以会过度掌控,其实是因为他们缺乏了安全感。他们觉得孩子没有长好,自己要负很大的责任,于是他们透过掌控的方式,来确保孩子不会长歪掉、不会变成坏人、不会教养失败。

那么,如果顺应这样的心理来看,孩子要脱离父母的掌控,让父母安心或许是一个可行的方式。

要让父母安心,其中一个方法就是表现出“自己有能力做好自己的一切”,例如,起床的时候可以自己做早餐,课业方面就算不那么优秀,也能找到自己喜好的科系或出路,长大出社会之后,能够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并且能够勇敢地告诉父母说:“我已经长大了,请不用那么担心我。”

我了解这样的说法,或许会引来一些读者的不满:“明明就是父母一直要控制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让父母安心?”但是,要改变缺乏安全感的父母是很困难的,要说服父母去作心理谘商,不如把自己在父母面前表现得有能力一些,让父母感觉到“孩子好像真的有能力了”,因而慢慢松开紧抓不放的双手。

同场加映:【独立系女子】《恋夏 500 日》夏天:我不爱你却偏要在一起,才是真正负了你

当然,孩子还是会有脆弱的时候,但是这些脆弱可以不必让父母知道,如果妳的父母不是能够让妳建立稳固依附关系的父母,那妳可以寻找师长、朋友、伴侣,从他们身上得到支持与相互依赖,和他们建立起安全依附的关系。当然,在让父母感觉到自己长大了的这条路是很漫长的,在这条路上,妳必须不断地告诉父母:“我知道了,我自己会小心的。”

当父母又不断想要询问妳和谁出去玩的时候,妳可以告诉他们:“我有判断是非对错的能力,也知道哪些朋友是应该交的,也会好好保护好自己,请你们不用担心。”

当父母质疑妳是否交了男朋友的时候,妳也必须要坚定地回应他们:“如果要交男朋友,我还是会把我的本分做好,我有能力判断谁是适合的对象,也有能力决定事情的轻重缓急。”如果父母还是不断唠叨,不断要“认识”妳的男朋友,这时候可能就需要告诉父母:“请留给我属于自己的空间,我会保护好自己,也请你们不要担心。”必须要一次又一次地拉开属于自己的界线。

甚至当父母闹情绪、失控痛哭、不断说着“我是为妳好,妳为什么不愿意让我知道详情?”的时候,也必须要冷静而坚定地告诉父母:“请相信我已经长大了,请你们放心。”

我知道这个过程非常地艰辛,也非常地难,但是除了把《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之类的片单丢给父母之外,我想,坚定自己的立场,同时可以的话,表现出自己有能力的一面给父母看,或许是取得自己空间、逃离父母掌控时必要的做法了(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