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开放式关系的伴侣,他们可以彼此坦诚且感情更好,或是互相欺骗隐瞒而最终形同陌路——端看你们如何处理这段关系。

上集:伴侣间充满秘密?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或许是道德新解(上)

从上集中,介绍了伴侣间常见的隐瞒内容及其原因,而这些内容造成了伴侣间的疏离,导致关系缺乏足够的亲密感。而下集将介绍开放式关系如何释放伴侣间秘密带来的压抑。

接着提到,每个人要依照自身状况,审慎选择关系类型,进入开放式关系并非关系的万灵丹。若缺乏深思熟虑,反而有机会使关系更加疏离。最后将鼓励读者,依循着探索自我的脉络去选择最适合自己当下的关系而非依循外在因素驱动。

在下集的开头,分享《道德浪女》中使用佛教哲理或是身心灵观点,看待开放式关系的一段话:

“你能不能想像,有一种爱不受嫉妒与占有欲的干扰:一种洗净了黏腻与绝望感的爱?我们试试吧。我们可以取法佛教:如果打开心扉去爱而不带依附,对对方没有期待,纯粹为了爱之喜悦,而不求回报地去爱,那会怎样?

想像你见证所爱之人的美丽与品德,不再想着要用对方的能力来满足我们的需要,或者用对方的美丽来突显自己很有行情。

想像在纯净的爱照耀下,看着一个人:不再算计着那个人,和我们期望的完美伴侣或梦中情人,有多符合或者多不符合。”

在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中,关系可以跳脱“占有”的可能,彼此可以表达自己真实的爱与欲望,不论是对伴侣还是伴侣外的人,达到一种透明真实的尊重。


图片|Photo by Jake Thacker on Unsplash

《道德浪女》又提到一段,从害怕面对,发展到坦然看待伴侣对他人情欲的陈述:

“你大概也猜得到,我们不怎么喜欢这种想法:对一段关系有承诺,就表示有权利向对方索取相互尊重、相互照顾之外的东西。如果你把占有欲的概念从浪漫爱情里面区分开来,结果将如何?

我们认识一个女人,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开放关系,当她发现自己很多旧时的习惯都变得无关紧要时,简直吓得目瞪口呆:

‘既然我知道如果她跟别人做了爱,她就会直接告诉我,那我又何必那么麻烦去检查枕上不小心留下的毛发,又何必留意嗅闻不忠的蛛丝马迹?’

然而,界线、责任与礼貌,仍然是重要的问题,这些议题补足了占有欲的位置,而对关系的长治久安有帮助,因此是必须处理的问题。”

这些书中的截取片段,也多少显现了国内外公开社群不断在推广的“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中所强调的精神:界线、为自己言行及情绪负责、民主化的亲密关系、知情同意等。

伴侣的情欲有了自然倾泻的出口,彼此袒露情欲之下,内心隐匿最深的脆弱呈现后,亲密感的提升不言而喻。

笔者注:

现在社会中充斥着与本文中“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定义不同的开放式关系实践者,打着开放的名义,而行各种欺瞒之实。

其中,关系的各方皆没有知情同意,这种关系我归类在属于欺瞒的劈腿、出轨关系。

“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是原则清晰的关系型态(透明、尊重、人性化),欺瞒行为是不被接受的。

我们无法控制他人的情欲,包括对以往伴侣的爱、对其他人的情欲、想使用情趣玩具等想法,这是禁止不了的,而我们的试图干预与压制,可能只会增加彼此的隔阂与陌生感。

而且往往情欲或是情绪在压抑之下,它们从来不会消失,只是暂时被隐藏,终究有一天将会爆发、四处流窜。

而当我们在伴侣面前有了自由表露的机会,则有了安全空间可以与伴侣共同感受那些关系外情欲,或许可以在双方都同意下去安全地实践,或许可以在表露之后得到释放而决定不去实践,都有可能!

关键是彼此的亲密阻碍消融了,伴侣间的沟通更少执着,也更少控制了。

若对开放式关系想有更深入的了解,可以参考笔者过去的文章。

同场加映:“知情同意”的多元开放式关系,是个多元社会关系的道德新选项

但,伴侣的情欲开放了,我承受不了怎么办?

开放式关系将会触及前面所提到的马斯洛需求金字塔中的低阶需求议题。当允许伴侣找寻性以及爱的对象时,自我对此诠释成“伴侣情欲外流等于我即将被遗弃”,也就是放不下占有伴侣的性与爱的独家权,触发了自己对生理、安全、社交需求即将被剥夺的警报时,该怎么办?

请选择能满足自己优势需求的关系。

笔者注:

优势需求(prepotent needs)为马斯洛在需求金字塔中的定义,优势需要为当前个体最看重的需要,并依此需要为主要行动依据。当一个人每天都在想办法得到归属感(属于社交需求),他生活当下的优势需求便是社交需求,当优势需求匮乏时,将可能会使他感到异常焦虑不安。

我认为没有完美的关系型态,我也认为每种关系型态中都有感到幸福快乐的伴侣。虽然说在我的价值观中,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是有可能形成一种全然真实(包括情欲)、透明且尊重的关系,但是每个人的优势需求不同,对于行为的解读也不同,因此盲目实践开放式关系可能会变成一场灾难。

破除误解:开放式关系伴侣间也可以很疏离,实践者可能也是为了逃避亲密而投入开放式关系

同时,我想强调一个重点: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不等于没有冲突、欺瞒、不尊重。

实践者的关系类型也可能因应当时需求从封闭到开放,又从开放回到封闭,端看伴侣当时的状态而定,并非死版、无法调整的。

实践者也是凡人,也会有很多情绪的产生(占有欲、忌妒、恐惧、控制等,部分实践者实践的原因,不是因为没有那些情绪,而是有意愿与那些情绪相处进而超越,最终不被那些情绪控制)。

人性中的欺瞒成分,在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中绝对不会缺席(所以关系充满谎言而彼此陌生的开放式关系也是存在的,开放式关系只是一个增进亲密感的可能解方,而非关系问题的万灵丹),也需要耗费很多时间去沟通与磨合(一对伴侣关系就需要耗费大量时间了,何况 2+N 的关系对象)。

虽然说笔者认为开放式关系赋予了关系可以变得非常亲密的框架,但是还是因实践的伴侣本身状态而定。

据我的观察,开放式关系实践者社群中,不少人是因为“不敢爱”、“不敢亲密”而选择开放式关系,这样就不需要深入面对每个伴侣与自己内心的议题了,可以用对象的数量来稀释每段关系的张力。

因此,对笔者来说,一段关系的本质是否亲密还是决定于关系是否真实、开放、深入、透明、连结,而与关系类型本身无关(但是开放式关系给了更多真实、透明的可能性)。

分享一个在开放式关系社群中听到的小故事,希望读者更立体地认识开放式关系。

在一对开放式婚姻伴侣中,伴侣彼此是同意情欲的开放,但前提是需要事前知会。

但是有一次其中一方面临第一次有机会情欲开放时,因为害怕向自己伴侣报备,可能会很难处理伴侣第一次面对自己开放时的情绪(对,没错,当实践时有所情绪是很正常的),当下就因为恐惧而隐瞒自己伴侣,最终东窗事发,这个事件打破了彼此的承诺,因此被视为偷吃,两位开放式关系实践者因此遇到了一次重大的关系信任危机。

而这对伴侣也曾经因为要养育孩子,需要花费更多精力在孩子身上,因此协议在孩子相对独立前暂时封闭关系,避免关系中的张力影响对孩子的养育的专注。这些是开放式关系实践者的日常面貌,富有弹性也很真实,而非没有情绪与关系议题。

你会喜欢:感情的必修学分:不愿偷吃的人,绝对会懂得避嫌

选择自己当下最适合的关系

最后,选择最适合彼此的关系,别因为开放式关系似乎很酷、伴侣的催促或是身边越来越多人尝试就答应轻易实践。你完全有权利说不!

对开放式关系说不,也是你真切的需求!若面临伴侣的催促(甚至上升到情绪勒索,这就有违了开放式关系中的尊重精神了),可以选择是结束当下亲密关系回到朋友关系,放手让执着的伴侣去探索开放式关系,自己选择能得到安全感的关系形式。

或是,也可以渐进地尝试开放式关系,藉由协议让自己更加有安全感(例如从允许轻度约会开始),发展过程中感到非常不安全时,可以选择再次封闭关系,回到与伴侣的深度沟通,再决定下一步。一段平衡的关系是取决于关系张力是否可以被彼此接受,而不是为了理想而造成其中一人感受巨大压迫。

请感受自己、了解自己,进而尊重自己,进入哪种关系是取决于自己的选择,是为了你自己!而不是社会告诉你,或是阅读李品毅的文章,认为破除亲密可以选择开放式关系好像很新鲜而选择。

推荐阅读:为什么看到“开放式关系”的讨论,你会感到不安,甚至愤怒?

最后,引用《道德浪女》醍醐灌顶的一段对话来为这篇骇部分人听闻的推广文做个总结:

“开放关系提供了学习的机会、成长的机会,还提供了乐趣;因为自己想要。别搞错了,这条道路可能布满荆棘。

如果自己让错误的理由掌舵,憎恨会轻易地毒化自己原先企图挽救的感情关系。

性爱模式的改变可以成为自己重新型塑自己的一条道路:充足、愉悦的性与爱,像是挂在面前的胡萝卜;而害怕失去、无聊与自厌,则有如惩罚的棍棒。

我们不太相信一对一的欲望是发自内心的,所以我们猜想你一定是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习得那些感受与信念;可能是从自己父母、以前的情人或是从社会文化里学到的。

既然是学来的,就表示你也可以去掉这些观念,并且重新学习新的东西。

探索你的情绪并且改变你对此情绪的反应,可能有点困难——但是当自己大功告成的时候,将会感觉到多么强大的力量与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