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两人的亲密关系落入僵局,比起对人生感到失望,还不如找出新的方法。也许“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是适合你们的方法。

你和曾经感到亲密至极的伴侣已形同陌路了吗?伴侣间总觉得彼此有许多隐瞒的秘密而感到同床异梦吗?

在亲密关系领域的经典书目《关系花园》中,作者麦基卓与黄焕祥提到:

“人有一种‘不知不觉坠入亲密关系’的天性;人与人相处一段时间后,自然而然就会变得亲密,也因为害怕无法招架,人们运用防卫机制来抗拒这种亲密倾向。

人强烈渴望与别人互动、展现他们合群的深层本质,这是一生的课题。成人在一个持久、亲密的关系里,会越来越了解彼此(虽然同时也会感到害怕太过透明敞开),我们称之为‘认识’(recognition)状态:

因为伴侣如此熟悉彼此的体验,他们之间的界线似乎消失了,两人彷佛真的可以合而为一。这是爱的状态的一个特征。”

可以从以上这段话得知,人渴望被看见、与他人真实连结,而真实、透明、敞开决定了亲密程度,但是那股真实感带来的焦虑与不确定性又会使人感到害怕,使人运用了各种防御机制(各种秘密、隐私、冷暴力等等)来阻止别人与自己亲密。

普遍伴侣间的认识程度由于以上原因,是非常低的,伴侣间的认识往往不是完全不了解,便是了解得非常表浅。加上人的内在是随时在变动的,这使伴侣间本质上是陌生的状况更加严峻。


图片|Photo by Alexandru Zdrobău on Unsplash

全然坦承的承诺,比一辈子相爱的承诺更加难以给予

笔者正在实践“Radical Honesty 激进的坦承”这个原则,透明真实的待人态度,得到了不少与人互动的真实反馈。在实践“对任何人都没有秘密”的经验与长期观察社会现象下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伴侣间,相比承诺“做到全然坦承,彼此间没有任何隐瞒”以及在婚礼中承诺“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你、珍惜你,直到永永远远”,前者——承诺全然坦承是比后者——承诺一辈子爱你一人来的困难的。

当下全然坦承竟然比婚礼中对未来的山盟海誓来的困难许多,这样社会的风气,或许多少也可以看出人们间对于虚伪的安全感(显示居高不下的离婚率)相比真实的透明感,来得更加让人珍视。

自然而然,一对对的伴侣间,有的更多是“熟悉的陌生感”而不是“透明真实的爱”了。

为什么伴侣们不敢彼此坦承?因为我们没有办法接纳自己,也没有信心接纳真实的对方

自我保护、隐藏的背后,是害怕被看见那个不被主流价值观或是伴侣价值观接纳的自己(同时也没有信心接纳真实样子的伴侣),那个怕被看见后而不被爱的自己。

打从交往开始,彼此就是带着面具,尝试迎合社会的优势框架,去扮演那些“看似更值得被爱的角色”。

那些角色面具与伪装,总是让关系中充斥着谎言与虚伪,处在关系中的人们也总担忧着面具滑落而遭到遗弃(或等着伴侣破坏自己的期待而遗弃伴侣)。关系维持不再充满着爱,而是被恐惧推动着。

你会喜欢:牌卡心理学:不要忽视直觉与感觉,他们反应最真实的你

而哪些类型的事物袒露出来,更加让人感到不安呢?

常见伴侣间的秘密背后的需求分别是生理需要(性欲)、安全需要(身体、财产)、社会需要(亲密、爱、归属)。

伴侣间袒露“对关系外的人的性需求”、“了解彼此财务状况的需求”、“对关系外的人的亲密的需求”往往会触发彼此的警报,让彼此陷入惴惴不安的状态。

这几个需求刚好对应了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理论中三个低阶需求(见图),而马斯洛在讲述自己的理论时,表示越是低阶的需求,越容易引发深层的恐惧(越无法忍受匮乏)。

这也是为什么伴侣之间是很少深入沟通性、财务等低阶但容易引起生存恐慌的需求,而尊重、自我实现等较高阶需求相较容易被提及讨论。


图片|作者提供

也就是因为如此,伴侣间的秘密不外乎个人财务、与他人的情欲等。这些低阶的需求所带来的恐惧是偌大的,同时形成的秘密也是非常阻碍双方的亲密感。(由于篇幅与主题的关系,笔者将聚焦于情欲与爱,暂不讨论如何化解财务秘密造成的疏离感。)

同场加映:16 型童年人格:从你的性格,看见你的内在小孩需求

“我对前伴侣还有爱,但我不知道如何告诉现在的伴侣。”

“朋友聚会上新认识的朋友,才华与特质让我感觉很特别,不过不知道这样的喜悦可以怎么跟伴侣分享。”

“我和伴侣在性上面无法沟通,伴侣也满足不了我,我想尝试用性玩具,但又不敢让伴侣知道。”

这些疑问,似乎是充斥在各个伴侣之间的,也是属于伴侣出轨的主要因素。当我们自身拥有许多秘密时,我们也会对伴侣是否有相同疑问而感到焦虑,这可能使双方随着时间需要有更多的自我保护,进而越加形同陌路。

在被称为开放式关系实践者圣经的《道德浪女》中提到:

“我们的文化希望我们相信,偷情很少发生,它是例外。但金赛博士却在五十多年前就发现,那些号称一对一的婚姻里,有超过半数都不是真正的一对一。所以偷情并不是少见的事情,也不是只有没心没肝的性爱上瘾症患者才会偷情。

传统治疗师的智慧之言是:‘偷情表示关系出了问题,只要改善关系,偷情这一症状就会不药而愈。’”

那,究竟有什么方式可以增进备受阻碍的亲密感呢?

推荐阅读:“和对的人在一起,应该要有什么样的感觉?”好的亲密关系的三种特质

约定成俗、稳定麻木的单偶制成了爱情的牢笼

以上讨论建立在单偶制的脉络之下,而在这个框架下,对他人的情欲,势必只能成为地下阴影,见不得天日。

单偶制的框架中,默认了许多原则,几乎皆产生于父权的时空背景下,尤其是限制女性方面,缺乏尊重与人性(不否认有人在单偶制的框架下依然是彼此尊重的,但其中,往往对他人的情欲是无法谈论,何况做到尊重)。

例如:“一生忠于一人一家”、“对他人产生感情是因为不够爱伴侣”、“关系有问题就是因为不够爱”、“对一段有承诺的单偶亲密关系的期待,往往默认包含了我们对伴侣生活许多面向的控制权”,

背后充满了物化的占有倾向,伴侣不是独特的人,而是拥有之物,像纪念碑那样的标的,不符合标的的伴侣,就不是值得相处的好伴侣。

这些物化的信念,正是锁死关系的关键枷锁。我们把我们的情欲彻底锁入潜意识中的阴影中,但那些情欲不是消失了,而是被压抑隐藏了。从现在世界各国社会的出轨机率,不难看出此现象,关系中被压抑的那个部分实则难以忽视。

因此,“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Open Relationship)将可能是释放被压抑的情欲出口(我们有机会正视我们所有的情欲而非选择性地压抑它们),以及可以是伴侣间因秘密而亲密备受阻碍的解决方案。

(未完待续⋯⋯)

在本主题的下集,将介绍开放式关系如何释放伴侣间秘密带来的压抑。接着提到,每个人要依照自身状况,审慎选择关系类型,进入开放式关系并非关系的万灵丹。若缺乏深思熟虑,反而有机会使关系更加疏离。

最后将鼓励读者,依循着探索自我的脉络,去选择最适合自己当下的关系,而非依循外在因素驱动。我们下集见!

下集:开放式关系承受不了怎么办?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如何调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