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围 2020 台北电影节 3 项提名的国片《亲爱的房客》,内容触及同志伴侣与收养孩童的议题——爱究竟是什么——这部电影为我们重新演绎。

看完了《亲爱的房客》这部电影,我五味杂陈地步出电影院。

整部电影看下来,彷若隔世,没有太大的起伏,却道尽了一切爱情的模样,即便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爱,依然不改变爱情的本质。


图片|《亲爱的房客》电影剧照

无私的爱,存在于这世上吗?

片中健一的角色,被刻画得非常明确,一个透明无瑕的好人,对待立维也是,对待立维的遗族也是。

当悠宇的舅舅质疑他想要争遗产时,他依然不为所动,持续地照顾着悠宇,这是他答应立维的遗愿,即便是悠宇害死了外婆,健一却跳出来为他顶罪,如此无私又透明纯净的爱,正是健一给我的印象。

悠宇的外婆心里一直有个记恨:“是健一害死了立维的。”

但健一依然不为所动,为了外婆而常常往医院奔波,他做得心甘情愿,和舅舅这个角色——不断质疑健一想要争遗产——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在如此困顿的环境中,健一心甘情愿,他对立维的承诺,似乎造就了一场无私的爱情。

爱情,真能如此无暇吗?

但回过头来,世间可有纯白无瑕的爱情?

导演让两个看似水火不容的派别在电影里面拉扯着,健一是如此的无辜与单纯,舅舅与检调单位则不断地想找出证据来证明健一的邪恶,电影就在这样的局面中不断延伸下去,即使是最相信健一的悠宇,也不禁怀疑健一是不是如舅舅所说的一般,其实是一个坏人?

健一确实获得了房子的继承权,就人性上,难道他没有一丝一毫的贪念吗?其实是有的,他贪图了有妇之夫、贪图了成为悠宇父亲的权利,他有他的私心在,这是每一段爱情必然存在的私心;

而舅舅和检调单位的怀疑也并非是错误的,对他们来说,健一毕竟是个外人——嫁入豪门都会被说是贪图遗产了,更何况只是同性伴侣呢——人类是如此的复杂,一段感情中,占有多少的私心,恐怕没有人能够真正说得明白。

正因为有杂质,所以才凸显爱情的美丽

然而,这就是这部电影里,健一和立维的爱情之间的美丽之处。

爱确实是自私的、是掺有杂质的,健一希望能让悠宇平安的长大,舅舅则希望悠宇不要被坏人给拐骗了,站在双方的立场,都没有对错,他们都只是在做他们认为对的事情而已。

回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谁的爱情不是带有条件的呢?

我喜欢你,因为你长得可爱、个性活泼开朗、对我很温柔。我喜欢你,是因为你很有钱,让我有安全感,不必担心未来生小孩之后,没有钱可以养小孩。

每一段感情,都是带有杂质的、带有条件的,如果没有任何的杂质与条件,那岂不是路上任何人都可以与你相爱吗?

正因为如此,爱情美就美在彼此有着彼此的生命经验底下,还愿意继续努力看看,一起跨过人生的那些坎。

推荐阅读:【单身日记】邓紫棋《别勉强》:好的爱情不必逞强,我们终究不是彼此的远方

健一的爱,就是如此,他把立维的家庭当作自己的家庭在照顾,不断保护着悠宇,甚至不惜为悠宇顶罪。

我很喜欢杨雅晴的一个概念:“伴侣是来一起修行的。”

你我必然会在感情中受挫,但哪一个是你愿意一起度过难关、一起灌溉发芽的呢?

我们都不是圣人,感情中必然会有私心,但这个私心如果对彼此的修练影响不大,那么两个人就可以一起经历更多的磨难,一起在生命中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