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勒索”的概念盛行之后,正面的影响是我们开始有意识地觉察身边的情感勒索的状况,负面的影响则是“我们可能想太多了”。

在我有女朋友的时候,很喜欢把女友带回家里待在房间耍废。

我一直是一个很害怕孤独的人,所以这种两个人的小世界,让我觉得非常温馨。

但我的家人对于我这样的行为不是很满意,尤其是我弟弟,习惯打赤膊在家里,遇到我女友来,他就会很尴尬、很不自在,所以长久下来,他只要知道我要带女友来,就会跑去学校的实验室过夜。

一开始的时候,我对于他这样的举动,觉得似乎被情绪勒索了,我的女友也觉得挺不好意思地,好像自己犯下了什么错一样。

但后来仔细想想,其实这只是人际界线上的问题,跟情绪勒索无关,他没有威胁我说“你再带回来,我就再也不回这个家了。”也没有说“对啦!你是哥哥,所以我委屈,什么都要让你。”他只是单纯维持他的界线。

在这当中,他固然会有他的不满,我固然会有罪恶感,我女友当然也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但在这其中,并不存在着情绪勒索,我弟弟没丢绳索,我却自己把绳子捡起来往脖子上套,实在是很愚蠢的一件事情。


图片|Photo by Grant Durr on Unsplash

要谈情绪勒索,得先搞清楚什么是情绪勒索

情绪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这个词,最早是由苏珊.福沃德(Susan Forward)提出来的,但那本书实在不够接地气,所以一直到周慕姿学姊写了《情绪勒索》一书之后,才在台湾被广为人知。

但在这个词被广为人知之后,虽然有着许多正面的影响,让我们能觉察到自己是否被勒索了,但却也出现了许多像我这样的状况:“别人明明没有要勒索你,你却拿绳子往自己的脖子上套。”

苏珊.福沃德定义的情绪勒索包含了三个重点:透过恐惧(Fear)、义务(Obligation)与罪恶感(Guilt)使对方就范,逼迫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思行事。

例如,今天老板告诉员工说:“如果你们不留下来加班的话,下个月的考绩自己看着办。(恐惧)”

或是妈妈当着你的面跟邻居抱怨说:“我的儿女都不孝啦!我身体痛成这样,他们都不管我,好像我死了他们最开心。(罪恶感、义务)”

从这些例子里面都可以看出,情绪勒索确实包含了恐惧、义务、罪恶感的传递,迫使对方要为自己做点什么。

但是,这个社会总是有许多模糊地带,我们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让我们看到自己的父母过得不好,就会升起罪恶感、看到老太太在公车上没人让位,就会觉得很不应该、在同事都还在加班时,就觉得自己不该先下班。

这些内隐的社会判断,让我们即便没有听到别人的勒索,也会产生恐惧、义务或罪恶感,自己把绳子套上自己的脖子,然后将这些事情贴上情绪勒索的标签。

延伸阅读:“为了让他快乐,我放弃自己的需求”家中常见的四种情绪勒索

核对澄清、设立界线,做出属于你的决定

要怎么摆脱这样的窘境呢?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和对方澄清与核对彼此的想法,然后做出你想要的抉择。

像是开头的那个例子,我的弟弟确实很明确地表达了他不喜欢我带别人回家的想法,而我则希望能够带别人回来。

这个问题可能没有正确的解答,我可以牺牲我的利益,让我弟弟不会感到不舒服;

但对我而言,我会宁可让我弟弟感到不舒服,也希望能够有人可以陪伴我。

看到这边,你或许会觉得我很自私,但我本来就没有办法讨好每个人,正在阅读本篇文章的你,也没有办法讨好每一个人。

你会喜欢:“越爱他,就觉得越累”辨识情感中的情绪勒索陷阱

当面对父母过得不好,却没有向自己抱怨的时候,你或许可以去关心他们,问他们是否需要一些协助?

他们可能会表面上说不要,但心里渴望你能够帮助他们过更好的生活。

这个时候,如果你选择帮助他们,那是你的选择,你可能得牺牲一些事情,比如说成家立业的资金、工作旅游的时间等等;

如果你选择不帮助他们,那么你的兄弟姊妹或第三者,可能会暗地里讨厌你这样的行为。

但这就是一个 trade off。“You can't please everyone.”(你不可能满足所有的人)小时候学英文时,这句英文谚语深深烙印在我脑海中。

因此,如果可以的话,或者说如果你想要的话,那就去和你觉得勒索你的对象谈谈彼此的感受吧;

但我也必须承认说,并不是什么时候对方都会说实话,譬如上面就提到了,父母可能会不希望小孩担心,而告诉你没事、不用想太多;

同时我也必须承认说,有时候真的没有办法和对方谈谈,例如你在 20 人的办公室,大家都在加班,你不加班好像怪怪的,但你不太可能跟其他 19 个人讨论说对于你先下班的看法如何。

就算你得到了 19 个答案,那 19 个答案肯定也会很不一致,反而会让你更混乱。

You can't please everyone, but maybe nobady is blackmailing you.(你没办法取悦任何人,但也许根本就没有人在情绪勒索你。)

做好你的决定,设立好你的情绪界线,别再看到绳子,就往脖子上套,然后给别人贴上情绪勒索的标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