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独处的人未必孤独伤心,朋友多多的人未必快乐开心;透视自我、瞭解他人,让我们找到最适合彼此交流的步调。

近年来,掀起了一股独处的风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许多作家总是提倡独处的重要性;

但在另一方面,对于一个人这件事情,又有许多人抱持着不同的看法,往往给他们贴上“边缘人”、“鲁蛇”的标签,好像要融入这个社会,才是一个正常的人。

但说到底,天底下的人这么多,有些人天生就比较能徜徉于孤独之中,有些人则热爱与人交流。

如果从依附的角度来看,爱独处跟爱与人交流这两件事情都没有错,不过就是天生气质跟后天家庭把我们形塑成这样罢了,重要的反而是你能不能了解自己大多数的时间喜欢独处或喜欢与人交流,然后试着去找到能够独处或与人交流的步调。


图片|Photo by Omar Ram on Unsplash

喜爱一个人,不一定过得不快乐

曾经,我认为每个人跟社会都要有紧密的连结感,即便是依附理论里面的逃避依附,内心依然渴望与人交往,只是他们害怕与人交往罢了。

但随着我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我发现,有些人真的可以在一个人的世界里过得很好,他们几乎不需要谈恋爱,这并不是说他们讨厌恋爱,要恋爱也是可以的,只是很难很难遇到让他们动心的人。

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旅行,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享受,这对我而言是一件很难想像的事情,但这种人确实存在这世界上。

他们并非没有朋友,只是他们和朋友的交流淡如水,要说他们边缘或鲁蛇吗?好像也不能这么说,因为真正的边缘或鲁蛇,是一个人求之与人共处而不可得才会兴起的感受。

这些喜欢独来独往的人,对于一个人这件事情乐在其中,和朋友之间的联系不怎么紧密,自己一个人找许多乐子来做,对他们而言是家常便饭。

虽然从依附理论的角度来看,或许会想要“矫正”他们,让他们成为安全依附,能够多与人有着心连心的交流,但如果他们一个人真能找到享受一个人的方法,比起冒着爱上一个人带来的风险,何不就让他们孤独一人就好呢?

喜欢与人交流,也没有什么错

有些人,在先天和后天的结合之下,就是喜欢与人交流。如果人际技巧好的,那正是如鱼得水,能够徜徉在其中,乐此不疲。

但是,像我这种人际技巧不好的人,就来得痛苦些了,一方面想要与人交流而不可得的时候,总会听到内心响起“为什么你就不能独处”这样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有可能是源自我母亲,她生前就是一个很能独处的人,到 58 岁过世之前,一直都是这样子的人,即便是与父亲或闺密,也都是少少联络。

但我却没办法,我一直很渴望被爱,却太常向喜欢独处的人索取爱,想把他们拉出来,从逃避依附“矫治”成安全依附,然后再弄得自己一身伤,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要,是我过去恋爱经验里痛苦的来源。

那么,面对需要与人交际却不可得的情况,到底该怎么样才比较好呢?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到对的目标,以及使用对的交友方式。

一般人可能不会像我这么辛苦,我的人际距离比较广,是那种只见过一次面就和对方飞去美国玩两周的人,但很少人能有这样的人际距离。

所以慢慢的,我发展出了人际距离的雷达,能够快速变亲昵的对象,我才会快速地和对方交换联络方式或单独约出门;需要慢慢来的人,我大多放着不管,免得自己再次踩雷。

在这样的状况底下,那些慢慢来的人,还是有会变成我朋友的对象,只是我放的感情就不再那么重了,我不再想要去“矫正”他们的“创伤”,不再把想亲近这些人合理化成“要去治疗他们的逃避”。

所以说,找对对象很重要,可以让自己慢慢脱离“没朋友”的回圈里头。

你会喜欢:“不在乎,就不会受伤”你也是逃避依附者吗?

广泛交友的人,也许还是要有个寄托

如果能够慢慢区辨出哪些人是容易信任自己的,哪些人是不容易信任人的,那么就可以开始找寻自己的心理寄托。

这个心理寄托不一定要是伴侣,好朋友也可以。

有些人懂得社交技巧,跟每个人表面上都很要好,在大场面能嗨得起来,总是能炒热气氛,大家都很喜欢他,但内心往往却很孤独,因为每个人都以为他朋友很多,反而不会去和他深交。

我不是这一种人,我不会炒热气氛,却很需要与人连结,对于这些很能交际的人而言,我倒觉得在嗨起来的能力之外,也同样需要侦测人际距离的雷达,去找寻能够和自己讲真话的朋友。

平时讲话幽默好笑,确实能带给他们不少的人气,但对于内心的悲伤与痛苦,有一两个能懂自己的人,在必要的时候能够和他们交流,释放欢乐之余的真情,补充能量,倒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无论你用什么型态活着,重要的是你如何找到适合的生活之道

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像是庄子这样的人,确实存在这个世界上,当一个人能够通达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之后,才有办法去找寻与人相处的距离与方法。

喜爱孤独的人,沉静在正念冥想里,生活处处是禅机,心灵丰富而美满;喜爱与人交际的人,从与人对谈、交流之中获得饱满的喜悦,又何尝不是件好事呢?

近年来,正念冥想的论文很夯,许多疾病都能透过正念冥想来治愈,但我就是一个打坐会睡着的人,又何必要逼我打坐呢?

看看棒球,沉浸在球赛的刺激感当中、写写文章,把自己信奉的理念分享给懂我的读者,比起正念冥想,更能让我适应与安顿,找到自己适合活下去的方式,我觉得才是困难却重要的事情。

推荐阅读:“为什么我特别依赖人?”关系最重要的课题,是觉察家庭对你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