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附理论的其中一种类型,就是“无法单身”,这类型的人通常是因为童年时期,需求没有被即时地好好满足所致。

撰写依附理论的文章以来,获得了许多读者的回响。但是即便是同一种依附类型,也有可能展现出不同的样貌。

今天,我想要来谈谈焦虑依附里面的一种类型,他们在感情里面,会不断在情场上寻觅另一半,只要他们单身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感到特别地痛苦,那种痛苦,是一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独自一人,失去生存在世界上的意义感。

你问我为何能如此感同身受,那是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

在某一段单身的时期,有一天晚上,我的忧郁症发作了,我完全不想吃东西,即便肚子很饿,也无法下楼买食物。直到我终于下楼买烧烤时,我看着老板烤着肉,我就哭了出来,一股这个世界上没有我容身之处的感觉涌上心头,很深很深的被抛弃感,没有人爱我,也没有人陪伴我,我是一个孤儿,被抛掷在这个无意义的宇宙之中。

紧紧抓着浮木不放,是因为童年时期的被忽视

还记得我最长的空窗期是 8 个月,在这 8 个月里,我有过暧昧的对象或想追的女生,但最后都没有成功。那 8 个月,我时不时就会出现强烈的孤单感,上面写的烧烤事件,就是在那 8 个月当中发生的。

为什么我们这些无法单身的人,会如此地需要陪伴呢?这源自于童年时期,没能被好好地照顾。

一个婴儿或小孩,要获得安全感,需要的是主要照顾者在婴幼儿、孩提时期,在孩子有需求时,能够适时出现在孩子身旁,敏感觉察到他需要什么帮助,并且给予他物质上和心理上的支持。

但是无法单身的人,在小时候,总是要大哭大闹一番,才能唤起爸妈的注意,而即便爸妈来到我们身旁,也不一定能敏感地觉察到我们的需求,或者用不适切的方式来回应我们的需求。

我的妈妈是一个从来不会说好听话的人,她关心我感冒的方式总是:“叫你好好穿衣服,你就不听,又要花钱去看医生。”她关心我呕吐的方式总是:“叫你吃家里的东西你不要,在外面乱吃东西,吃坏肚子了再哀哀叫。”

没错,无法单身的人,父母并非不会给予我们回应,但是给予的回应,总是不能敏感觉察、给予适切的支持。

你会喜欢:【单身日记】邓紫棋《别勉强》:好的爱情不必逞强,我们终究不是彼此的远方

空洞的心灵,只能用恋爱来填补

在父母身上得不到关爱的我,自然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从小六第一次喜欢上班上的女同学开始,就一直渴望恋爱。

在家里与家人处不好,在学校又因为我的亚斯特质而交不到朋友、时常被排挤与霸凌,让我把所有的冀望都放在爱情的救赎当中,甚至曾经单恋一个人五年的时间,因为我以为,只要在一起了,我的所有困扰都会被解决了。到了大一暑假第一次交女友之后,我就不断地在单恋、暧昧与新恋情的循环中不断轮回。

没有办法单身的人,往往有这样的特性:因为依附关系未能被满足,因而时常出现孤单的感受,同时对自己很没有自信,单身时总觉得自己鲁到不行,必须靠拥有伴侣来让自己感到有价值。

也因为这样,在挑选伴侣的时候,并不会那么地仔细,感觉到某个人喜欢自己,即使都还没有弄清楚到底适合与否,就急着跟对方在一起,心里想着“反正剩下的,等交往之后再改变对方就好了”。

因而在交往之后,时不时因为对方和自己想像中的不一样,而焦虑不已,严重的还会透过情绪勒索,逼对方成为自己希望的样子,例如我自己就会想办法让对方穿我喜欢看的衣服、留我喜欢看的发型等等。

当然这样的感情,多半都不会太长久,毕竟强烈的焦虑感,逼着对方做出改变,总会带给对方许多的压力,只有一个情形例外:当两个人都是无法单身的人时,就会变得互相要求对方改变,或者是一方一直强迫另一方改变,另一方则因为离不开、怕被抛下而默默忍受、不断改变。


图片|PIXTA

缺乏安全感的心灵,要如何弥补?

正因为即便进入感情,也很容易因为对方的不受控制,而产生许多焦虑,因此,即便恋爱了,也只是暂时止痛的吗啡而已。

那么,无法单身的人,到底该怎么办呢?

有些人会说,试着强迫自己单身看看,但我觉得这太痛苦了,连我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不会推荐给读者这么做。

当然,寻求心理谘商的帮助是一条路,但是在日常之中的实际操作,我觉得比较重要的反而是,从一段又一段的感情当中,看见自己需要的关系特质是什么?

像是以我为例,我需要比较能照顾人的伴侣,同时对方要有足够的安全感,能够让我拥有自己的交友圈,再加上对方不能够是个强势的人,这些就是我需要另一半拥有的一些重要特质。

在了解自己需要的伴侣类型之后,就能比较早过滤掉不适合的暧昧对象,我的话会试着告诉自己:“你现在确实可以跟她交往,但交往之后势必会重蹈哪一任的覆辙,这是你想要的吗?”然后让自己比较不再被暧昧给牵着走。

另外,增广自己的交友圈,我觉得也是必要的。女人迷也曾经介绍几款交友软体,是适合想要找认真交往的人使用的交友软体,我觉得也是一个认识人的管道,而且在上面,大家的动机会比较明确一些,上来找伴的人会比较多,比较不用担心会遇到不想找对象的人。

同时,安顿好自己也是一件很重要的功课,知道自己很需要有人陪伴,那么就要去扩展“不会当成女友,但会当成朋友”的异性朋友,以及一些同性的、可以倾听自己的朋友。

延伸阅读:“我们不可能有暧昧”朋友之间,真的只会是纯友谊吗?

除此之外,找到自己能够乐在其中的事物也是重要的,摄影、吉他、羽球、阅读,或动或静,可以一个人投入其中、进入心流体验的事物,都是可以暂时排解孤单的方式。

最后,我必须要说,直到今日,我依然是一个很需要有人陪伴、很需要有女友的人,即使我读了心理系、心理所,即便我看了五年的精神科,每天都吃抗焦虑、抗忧郁药物。

即便我从大二开始接受谘商到硕三,总共六年的时间(大学延毕一年),我都依然还是不断需要有交往对象的人,但至少,我比较清楚知道找什么样的人在一起会比较快乐,以及除了交往之外,能明确定位出一些纯朋友,不对她们丢暧昧的话,但却可以谈心理话。

在撰写爱情心理的作家里头,有一位 AWE 情感工作室的亚瑟,他在他的书中写到,他花了 20 年克服不断需要交女友的这件事情,那我想,要跨越不断需要感情这个坎,肯定是一件超级难的事情。因此,把目标放在我上面提到的几个重点,而不是逼自己不能交男朋友、女朋友,或许才是比较实际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