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性爱是分离还是合一,我们讨论的不单只是行为,而是这个价值观后面所代表的道德感。

(开放式关系为亲密关系的既存型态之一,基于多元共融原则,相关内容,期许能让自主选择实践开放式关系的人们减少困惑,实践更好的知情同意,并在关系中成长。)

“你认为应该性爱合一还是性爱分离呢?”这个问题已经随着时代的演进,逐渐取代掉道德问题:“你认为应该要婚前守贞还是允许婚前性行为呢?”成了近年来性行为合理性的聚焦问题。

然而,性爱合不合一这个观点讨论,竟然隐含了如同婚前守贞类似的道德框架,虽然性观念从“唯一符合道德的性只存在婚姻中”这样的婚前守贞概念中解放出来,进入更加自由的性自主氛围中。

但实际上时常讨论的“性爱合不合一”概念中,还是隐含着父权认为的男性性霸权,以及占有女性的物化思想,与“婚前守贞”的用意可以说是令人讶异地类似。

我本人是一位落实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实践者,同时又对自我成长与禅修很感兴趣,所以时常有人会因为好奇而询问我各式问题。

其中,最近印象深刻的是,有位朋友在得知我有非伴侣关系的性行为对象(Friend with benefits,译作“福利朋友”,可以有性行为且会交流的朋友,有别于不会交流而仅有性行为的 Fuck buddy“炮友”)后,跟我说,很难想像一个花很多心思在内在探索上的人,还可以接受性爱分离。

虽然我是爱着我的福利朋友的(我认为一个人在同时间是可以不只爱一个人的,只能一个时间爱一个人是后天习得的概念),只是因为对伴侣关系的认知不同,因此没有建立伴侣关系,而非朋友陈述的性爱分离。但同时也促使我开始思考“探讨性爱合一”背后隐含的父权遗毒。


图片|PIXTA

性爱合一背后隐含概念的是“唯一符合道德的性只存在特定关系中”,而与是否有爱没有关系

从过去“唯一符合道德的性只存在婚姻中”解放演变到现在,出现了新概念“性爱合一”,认为除了婚姻中的性行为外,伴侣间的性行为是唯二“道德”的。

但,难道只有伴侣间才有能有爱吗?或是反过来问,难道伴侣或是婚姻中必然有爱吗?婚姻中或是伴侣关系中的性爱分离,可能比我们想像中的来得多呀!

若已经无爱的伴侣间,或是婚姻关系中的性行为,符合性爱合一的概念吗?似乎鲜少看到鼓吹性爱合一的族群讨论“无爱伴侣间的性行为”是否符合他们认为的合一道德观。

因此,我认为“性爱合一”的鼓吹背后实际上是在说:“唯一符合道德的性只存在伴侣关系中”,而不是“有爱的性行为才是道德的”(然而什么是爱,可能多数人都一知半解,或是甚至没有意愿了解);

也就是说实际上主流的价值观逐渐从“唯一符合道德的性只存在婚姻中”转变成“唯一符合道德的性只存在伴侣关系中”,并且这些关系被默认只能是一对一的,最好还是唯一的,而顺势从拥有彼此第一次的情况进入婚姻关系中,这样的发展被当作现代童话故事歌颂着。

因而,可以观察到,“性爱合一”的概念本质上关键不是是否有爱,而是是否在“道德的”关系内发展性行为。

婚前守贞,这个概念是父权思维下,维持男性性霸权以及物化、占有女性所产生的概念(当然有些女性也用相同的标准要求男性,但男性的生理构造没有如女性处女膜一般可以用来评断的组织,因而男性便可以使用欺瞒的伎俩躲过反向的标准),彷佛一旦有了性行为,一个人自身的价值就会贬损,也会被认为很脏、不贞洁。

唯有把对方当作属于自己的占有财产,才会要求对方是完整的、贞洁的。而“唯一符合道德的性只存在伴侣关系中”这个看似较为自由的概念,仅仅只是让了一小步,从将性行为合理性从婚姻扩大到伴侣关系中,实际上还是将性行为用道德枷锁束缚在特许的场域中,而不是给予多元的自由发展空间。

然而这背后似乎也把爱与情欲这两个概念混淆在一起,不论是否在每一段独特的伴侣关系中,有时有爱而没情欲,有情欲而没有爱,有时候两者一起出现。

我个人认为,在尊重、不欺骗、不伤害的大原则下(欺骗对方或是伴侣、不安全性行为、不尊重彼此,都是越过个人边界的不道德行为),每个人清楚知道自己是否有爱或有情欲,进而去实践自己想要的性行为,都是每个人类的权利与自由。

泅泳在“性爱合一”的道德框架中,反而让自己搞不清楚关系中是否有爱、是否有情欲,或是性行为是否只是服膺道德上义务的例行公事,这样的关系我认为是麻木与不幸的。

人们共同的敌人是欺瞒,而不是多元的关系型态

每个人因为各种社会成长因素、当下状态,适合的关系都不一样,成熟敞开的社会理应可以接纳多元的关系型态。

但为什么不少人们一旦知道了他人性爱不合一,或是说在非伴侣关系中发生性行为时,总有强烈道德批判引起的情绪呢?

除了是看到有人违反自己总是努力遵守的、社会植入我们脑中的道德概念感到不平衡外,还有就是把这样的性行为与欺瞒划上等号。

确实在这样伴侣关系外的性行为往往涉及欺瞒,是劈腿、偷吃、小三、小王关系中的共同特征,但同时,不表示所有伴侣关系外的性行为都是涉及欺瞒的。

我们都不喜欢被欺瞒,然而非伴侣关系的性行为可以是没有丝毫欺瞒,而是知情同意、彼此平等尊重的,可以与父权遗毒完全绝缘的关系。

关系的型态随着社会多元的发展,拥有的可能性是非常多元的,同时还可能兼顾了不欺瞒与不伤害。因此,人们共同的敌人是欺瞒,而不是多元的关系型态。

性爱究竟该不该合一?

最后,也想要分享我对于性与爱之间关系的看法,整合了我自己过去探索的感受,提供给人们一些不同看法,也可以依着自己的需求做出自己愿意负起责任的选择。

我认为没有性爱合不合一的“应该”选择,只有适不适合自己当下状态的选择,充满“应该”概念性的想法总让人陷入自我分裂而迷惘。

每段关系都是崭新且独特的,可能这段关系只有性没有爱,另一段只有爱没有性。而一段同时拥有性与爱的关系可能有一项元素随着日子的流逝逐渐消失了,甚至一个人的性倾向可能也随着时间发生转变(我个人认为性倾向是会变动的光谱)。

我们陷入了“逻辑概念”与“意识形态”的执着,而忽视了身心随时都在震荡的微妙变化,这些都是社会像程序代码一般地把概念植入我们脑中,我们彷佛只能依照这些概念生活着、维持关系,而不是敞开心房感受每一段独特的关系。

同场加映:想要开放式关系?先了解这 10 件事

体验过后,将真实经验与理论概念整合,才能认识自己的最适合

体验过性爱合一、性爱分离、先性后爱、先爱后性、性爱分合、各式性幻想后,再将理论概念整合回自己的经验中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理论概念才开始在自己人生中产生真实的意义,不然只是一种理论的幻觉罢了(猜想的、没体验过但是直接断言)。

不论我们是否有勇气或意愿实际探索,尽可能不把适合自己的选择结论强加在他人身上,可以不认同而坚守适合自己的关系模式,但需要尊重每个个体之间的差异与选择,避免自私地强迫与控制他人,这是自由、多元化社会的真谛。

愿在成熟多元的社会中,每个人都能拒绝被欺瞒,怡然地表现真实的自己,在人生的每个阶段,秉持着平等与尊重,不论是婚前守贞与否、伴侣关系内外性行为,都可以自由地选择最适合自己当下的性关系!也可以拥有随着时间改变性关系型态的权利。

你会喜欢:“我爱你,但也想和别人约会”开放式关系的第一堂课:诚实与信任是最高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