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之间谁付帐单,考验的不是面子或经济能力,而是彼此间的互动,是否有达到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平衡关系?

前几天,在主编 Audrey 的脸书上,看到了一篇探讨 AA 制的文章,主编提出了一个我们对 AA 制的迷思:

“一个现代的情侣,就一定要采取 AA 制吗?”

在关系中,我们有很多“大众化”的观念。譬如说,有男/女朋友就不该玩交友软体、不该跟异性朋友出去、不该认识异性朋友,但这些观念我是反对的,我不喜欢我的交友圈被管,同样也不喜欢管我伴侣的交友圈,除非今天对方是做出了逾矩的行为,否则我觉得没有必要互相限制谁不能去认识谁。

AA 制也是一样。我交往过比我大的女生,她那时候出社会了,而我还在读书,出去玩她总是会出的比较多。我也有结交过请我吃大餐的女友,因为她有在打工,收入比较稳定,所以也就愿意多花一些钱。而我也交过我需要多付出的女友,因为她的家里管很严,又不准我和她交往,不给她零用钱,所以我就在她身上花了比较多的钱。

AA 制,只是一个“相对流行”的交往制度,说真的,两个人的关系只要彼此好就好,外人又凭什么去说别人的关系是错误的交往模式呢?

延伸阅读:恋爱经济学:“这餐你请,下餐我出”背后的隐形成本


图片|Photo by René Ranisch on Unsplash

被滥用的关系权力

但是,这并不代表两个人交往,就可以用各种“新颖的”口号来强迫伴侣配合一些对方不愿意的事情。

我听过这样的故事,两个人在一起,男方要求女方让自己能尝试“开放式关系”,但却不准女方能有开放式关系,女方认为既然身为一个“新时代”的伴侣,就应该要让对方去尝试新世代的关系形式。但是说实在的,那个男生只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性伴侣而已,却冠上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开放式关系”,却没有真正弄清楚,所谓开放式关系的意涵为何?

因此,无论是 AA 制也好,交往后与其他人的人际界线也好,里面都存在着太多的可能性跟变异性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别让自己强迫接受某种“主流”的价值观,而是在关系之中,与对方讨论彼此的界线,什么时候要谁多付一些钱、什么时候可以允许伴侣和异性友人出去玩,我觉得都没有标准答案。

最重要的还是在于说,两个人能不能在彼此平衡的情况下,找出属于彼此的互动关系。

如何找出彼此都能接受的关系?

当然,读者读到这里,肯定会想说,既然我们脑海中已经深植了普罗大众认定的某些价值体系,那么又要如何和伴侣讨论出彼此都能接受的价值观呢?对于这个问题,我的答案会是:

“把自己和一般人不一样的想法写下来,然后拿出来和伴侣做一个核对。”

活在这个世界上,难免会慢慢知道这个社会中,对于爱情中的规范和禁忌是什么。那么,你认同哪些感情中的规范呢?又不认同哪些感情中的价值观呢?我觉得个人对于这些事情要很清楚。

在弄清楚了之后,重要的就是拿出来和伴侣核对确认,弄清楚彼此可以接受的点是什么,不能接受的点又是什么,可以妥协的点在哪边。就好像前面提到的 AA 制,有些人就可以用“互相请客”的方式来实践,有些人则是在逛夜市时,这一摊我先付钱,下一摊你再付钱,不必算得那么仔细。

同样的一个潜规则,在不同人实践起来,也会有不同的结果,所以真正重要的是,找到你们认可的相处模式,而别完全顺应这个社会认定应有的相处模式。

处理关系中敏感议题的三步骤

1. 陈列

对你而言,你在一段关系之中,有哪些议题是你认为敏感的呢?不妨用记事本写下来吧。譬如说,你认为出去玩的时候,金钱分配很重要,那就把你认为合适的金钱分配方式列出来。

请记得,要多列几种可能的方式,尽可能地想出几种你能够接受的方式,以便在讨论时能有更多的弹性空间。

2. 讨论

在讨论问题时,请谨记“和平讨论”的原则:不指责、不翻旧帐,依照 John Gottman 所说的,把情绪停留在中性盒子之中,然后如实地把你的想法讲出来。

彼此可以就陈列的内容作一些修改,找到彼此可以尝试看看的方式,可以保留不只一种方法,如果这种方法不行,还有其他方式可以做调整。

尽可能保持多种讨论的结果,不要只保留一种结果照表操课,这样会在实践时变得很没有弹性。

3.给予希望

之前写过一篇文章,谈论讨论时给予对方希望的重要性。在关系中的敏感议题也是如此,除非是完全不能接受的点,不然尽可能地保留一些希望感给对方,让对方的需求有被实践的可能,即便需要时间也没关系。

可以让对方知道,给你时间,你会尝试看看对方提出来的点,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请记得,讨论的态度,越是不把话说死,就越有可能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平衡。

同场加映:“重点是让我感觉你还爱我”,“希望感”是最重要的关系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