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遗,其实并不是男生的专利,只是因为女性不会留下梦遗的证据,加上不记得梦的内容而已!

文|fufu
转载自公号:KnowYourself(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关注自我和内心,觉察即自由。

不知道你们没有对象的时候都用怎样的方式缓解寂寞的,是你们灵活的小手还是心爱的小玩具?

机智的我其实还有一种秘密选择——在梦里和帅气小哥哥做爱,在现实中获得高潮。这种“超能力”让我即使单身也能夜夜笙歌,体验拥有性伴侣的快乐。

今天来和大家分享一下这种“睡出高潮”的能力~

睡出高潮,男女老少都可能有的体验

睡出高潮的体验,有一个最通俗的称呼——梦遗(sleep orgasm)。

虽然叫梦遗,睡眠中的高潮却不一定需要梦的伴随。发生梦遗的时候,我们可能在做春梦,也可能做一些与性无关的梦,或者压根没在做梦,只是“睡着睡着就来了”。

梦遗也不一定是青春期男孩子的专属。早些时候的研究显示,大约有 83% 的男性和 37% 的女性有过这样的经历(Wells, 1986)。

从数据上来看,女性发生梦遗的频率似乎远低于男性,但其实,女性体验到梦遗的频率,可能被我们低估了。一方面,由于女性的梦遗不像男性那样会留下“犯罪现场”,部分女性在起床后可能已经不记得自己睡觉时有过高潮(Joho, 2020);另一方面,60.5% 的女性在 20 岁以后才第一次经历梦遗,还有部分女性直到 30 岁或是中年之后才体验到梦遗(Mercier et al., 2020)。早期研究依赖大学校园收集的样本数据,对于整体女性人群可能并不具有代表性。

研究还发现,男性在成年以后很少体验到梦遗,而女性的一生都可以体验梦遗(Mercier et al., 2020)。所以,从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女性享受梦中高潮的机会或许比男性还要多。


女性第一次梦遗体验发生的时间,大部分女性在成年后才经历梦遗。图片|截图自 Mercier, L., Evans-Weaver, Erika, Crane, Betsy, & Dyson, Donald.(2020). Things that Go Bump in the Night: Prevalence, Genital Self-Image,and Experiences of Women Who Orgasm during Sleep.

总是梦遗,我是不正常吗?

关于梦遗,我过去经常听到的说法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人一定每天脑子里都装着不可描述的念头”;也有一些男生不仅对于梦遗后的床单感到尴尬,还害怕影响到性能力。

延伸阅读:解梦心理:你的噩梦里,藏着你死命压抑的欲望

在一些文化和宗教中,梦遗也被看作邪淫念头的产物。这些文化和宗教将精液视为男性能量的来源,而梦遗溢出精液却无法传宗接代,相当于男性能量白白损失,于是,男性因为无法自控的梦遗而倍感忧虑(Malhotra & Wig, 1975)。女性的梦遗则可能被视为是她们内心邪恶的证据,许多女性因此深受羞愧的折磨(King, 2012)。

甚至,直到近几年,依旧有部分学者坚持梦遗是一种生理或精神疾病。但迄今为止,也没有研究表明梦遗会对人体产生危害。反倒是对梦遗的误解使得人们总是为此感到焦虑或恐惧(Mercier et al., 2020)。

明明没有性行为,梦中高潮是怎么发生的?

我一直觉得奇怪,明明清醒的时候辛苦半天都不一定能达到高潮,为什么睡着了之后高潮来得毫不费力?

直到看到相关的研究结果,我才明白,原来人们睡着的时候,性器官比平日积极多了。

大脑在我们睡觉时会增强性器官的血液和氧气的供应,使得性器官在睡眠状态下更加敏感和兴奋(Fisher et al., 1983; Joho, 2020)。一些轻微外界的刺激,比如衣服或被子的摩擦,也有可能让我们的性器官开心得受不了。


上图为女性阴道在睡眠状态下更强的血液循环,下图为男性在睡眠状态中经历的五次勃起。图片|截图自 Fisher, C., Cohen, H., Schiavi, D., Davis, R., Furman, B., Ward, K., Edwards, A., & Cunningham, J. (1983). Patterns of female sexual arousal during sleep and waking: Vaginal thermo-conductance studie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12(2), 97–122.

一些学者认为,梦遗的产生可能与大脑和外界刺激的相互作用有关(Mercier et al., 2020)。比如,睡觉时性器官和衣物发生的摩擦引发了我们脑内的颜色剧场,或者单纯梦见了骑自行车或爬树,而脑内剧场的活跃也使得大脑对于外界刺激更为敏感。

除此之外,睡眠状态下我们的大脑更为放松,也不再受意识中性羞耻感或者紧张感的束缚,因而更容易达到性刺激(Joho, 2020)。基于这个原因,心理生理医学家 Stephen LaBerge 提出利用梦遗治疗各种因为心理原因导致的性功能障碍。他鼓励性治疗师通过帮助患者进入清醒梦的状态来控制梦中高潮,从而减轻患者的性羞耻感,重建他们对性的信心(LaBerge & Rheingold, 1990)。


图片|来源

梦中性生活,我还有机会吗?

有的!

既然决定和大家分享快乐,当然也要分享获得快乐的途径。仔细研究之后,我发现了一些有效的办法,也给大家传授一下实操技巧~

刺激的睡姿

研究发现,趴着睡的时候能够给性器官带来更强的刺激,更容易触发梦遗(Yu & Fu, 2011)。我们也可以选择其他一些刺激性器官的睡眠姿势,或者是选择给身体带来舒适摩擦感的衣物(裸睡也可!),为梦中的愉悦性体验做好准备。

清醒梦

清醒梦中的我们能够保持意识相对清醒,对于梦境有更强的控制力,用于做春梦简直再合适不过。为了让清醒梦更频繁地发生,我们可以养成积极记梦的习惯,并且在睡前多多开启性幻想,创造合适的脑内剧场,再配合身体刺激,以达到幻想与现实的结合~

其实,和性生活一样,梦遗体验也无法强求,不排除一部分人即使做上了春梦也难以在梦中高潮。所以说,能够通过练习掌握这项技能的都是幸运儿。

希望大家都能有这种幸运呀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