饰演带领处男到大人的世界的大姐姐!变化多端,奔放的演员曾佩瑜,想透过出演《破处》,传达给观众什么样的讯息?

你大概很难一秒说出她的名字,但你知道看过她。她是《双城故事》里回台寻根的旧金山女孩 Jo、《最佳利益》里腹黑的女律师蔡妙如、《俗女养成记》里爱自己的二姑姑,也是《做工的人》里狂飙台语的美凤,在即将上映的电影《破处》里,她又化身带领处男小鲜肉前往 Wonderland 的地方姐姐。她有千万种样子,她是曾佩瑜,一个厉害的演员。

为什么想演《破处》里的“万德莲”喔?站在演员的角度考量,觉得这个角色一定会让我演得很爽哈哈哈。万德莲是我从影以来尺度最最最大的角色,她是一个非常正视自己欲望跟需求的人,愿意去探索并从中找到愉悦。像万德莲这样的女人,其实在社会上真实存在,却鲜少在影剧作品里面被提到。

地方姐姐带你上天堂

我觉得台湾社会对于女性拥有欲望这件事非常鄙视,你身为一个女人,尤其当了妈妈之后,怎么还可以有欲望,应该要 fulfill 你的社会角色,不应该为了开心而想要更多。我们社会对性真的非常保守,但身而为人就是会有欲望,没有一个人是穿着衣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为什么父母教你穿衣服之后、你去学校读了书之后,你就把自己的身体、裸体视为一种羞耻,或是把它视为一种淫秽的象征?这也是我想演《破处》的原因之一。

同场加映:写在何妤玟离婚后:婚后的女性剧本,如何束缚“妈妈”们?

韩国或日本的影视作品,其实对裸体不太避讳,在合理的剧情里应该要发生的事情,就会自然地发生。我想重点在看的人身上吧,如果你觉得低俗淫秽,那不管我用什么方式表演,你都会这样认为。对演员来讲,我的身体就是我的表演工具,如果符合剧情,那我就应该要去做。


图片|《破处》剧照

一夜长大的惆怅

如果要用三个 hashtags 形容《破处》,我会说是“#欲望”“#友情”“#一夜长大”。这个故事在讲两个急于转大人的少年,做了一个决定之后,导致随之而来一连串一发不可收拾的事件。当初看完剧本有一点点想到《大佛普拉斯》,充满很多台式的白烂跟荒诞,很可爱。


图片|《破处》剧照

两位男主角之间的友情很重要,一个来自普通单亲家庭,跟着妈妈生活蛮辛苦。一个是有钱人家小孩,生活好像很优裕,却是真正寂寞的那个。还有另一个角色,是不活在社会规范里的棉花糖女孩,但她也想要恋爱,有她的欲望。包含万德莲,这部片探讨许多关于人的欲望这件事,透过在社会上看似蛮正常,其实很边缘的人们,阴错阳差凑在一起,讲一个故事。


图片|《破处》剧照

整部戏杀青之后我有问导演,你最想讲的是什么?那时候他说,很多时候我们卡在快成年的年纪,常常想要跟世界证明我是个大人了,想要脱离父母、原生家庭的控制,但反而做出太匆促的决定,而这种一夜长大,往往再也回不去了。

推荐阅读:所谓长大,就是学习与恐慌、焦虑、未知共处的旅程

叫我变色龙

12 年前刚入行的时候,我演了很多千金小姐,其实那些角色都不是我本性,我的长相是个很好的保护,但对演员工作来说也是累赘。我觉得我最大的优势,是还蛮能演什么像什么。观众看我的戏,看到的是那个角色,而不是曾佩瑜。但相对这也是我的弱点,后来我才知道很多人其实都看过我的作品,但他们都不知道是同一个人演的,因为实在太变色龙。不过,这才是我追求的演员状态,我想要完全隐身在角色里。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提供

近几年我很幸运演到一些作品,这些角色里的“她们”或多或少传递了女性的样子跟价值,让大家知道其实女性在社会上不是只能当妈妈,不是只能做特定工作,或是当了妈妈还是有她自己的人生、自己的追求,而非被限制在某个身份上。我们很容易不小心用自己的标准去评断很多事情,希望大家可以透过我的诠释,有机会更敞开心胸去接纳、去了解跟我们想法不一样的人。

不想结婚很奇怪吗?

我超级讨厌“剩女”这个词,基本上这是社会的恶意,把女人的价值定义在“唯有走入婚姻跟家庭,你才是一个完整的人”。我觉得很可悲,不婚不生是我自己的选择,并不是我“被选择”。我觉得爱一个人是你对自己跟另一个人的承诺,为什么要去签一张纸证明“那是我的”,再去履行衍生的义务?两个相爱的人无论哪种形式都可以在一起,如果不在契约关系底下,还能心甘情愿陪伴照顾,才是最真实的,也是我想要的。

推荐阅读:剩女?我不是抗拒婚姻,只是不愿将就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提供

某种程度上影视作品也要负一点责任,现在 20 几岁的年轻妹妹一样憧憬婚姻,不断贩卖这样的观念,把这些梦幻化。女人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觉得好像这辈子没有结婚生小孩就少了什么,即使不走入家庭还是能对社会非常有贡献。

不过,女人一定要谈恋爱才会漂亮,而且要有好的性生活!女人应该要意识到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我想演《破处》里的万德莲,就是想告诉大家,女人应该要正视自己的欲望,要活得够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