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炮的动机百百种,而其中的一个变因,是你的依附关系。然而不同种类的依附者,会有什么样的约炮模式呢?

关于约炮,对于很少接触过这个议题的人来说,或许会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可以性爱分离呢?难道和陌生人上床不会觉得怪怪的吗?今天,我就要从我熟知的依附研究,来谈谈约炮的人的动机是什么。

在 Helen Fisher 的 TED 演讲中有提到,我们大脑中恋爱、性欲、依附的三个脑区,并非紧紧相连的,如果从她的观点来看,会去约炮的人,或许就是这三个脑区比较不相连的那些人,这是先天的部分;然而,我们知道,后天的社会对我们的影响也是很大的,除了社会价值观之外,一个人的依附类型,也会影响到一个人是否会去约炮的可能性。

在过去的研究中,并没有任何研究提出哪种依附类型比较容易去约炮,仅仅针对约炮者所属的类型与约炮者去约炮的动机作出研究,因此千万不要觉得某某人是什么类型,就一定比较会或不会约炮喔。

害怕孤寂的焦虑依附者

对于焦虑依附者而言,他们会选择约炮,是因为透过肉体的接触,可以让他们达到亲密的感觉。焦虑依附者是所有类型依附者当中,最容易把压力放大的一群人,正因为他们的压力比较大,而拥抱、爱抚等,又可以分泌催产素(oxytocin),减少他们的压力,因此,对于会约炮的焦虑依附者而言,他们约炮的动机之一,可能是为了降低压力、得到舒适感。

推荐阅读:天冷想抱抱!调情心理学:为什么“抱睡”比做爱更有幸福感?

有一份研究是这样的,他们要测量分手后不同依附类型的调适情况,结果发现,焦虑依附的人比较容易不断反刍(ruminate)失恋的伤痕,比较难走出失恋伤痛,因此,他们会透过许多短暂的篮板球式恋爱(rebound,刚跟前任分手马上找的备胎情人)来让自己暂时好过一些;另一份研究则提到,焦虑依附者当中的女性比较容易出现用性换爱的情况,她们认为将肉体献给男方,就能够获得被爱的回报。而这个研究也证实了,焦虑依附约炮的可能原因,是来自于“依附系统的警铃大响,使得他们必须要透过这些暂时的关系找到暂时的安全避风港”。

就焦虑依附的约炮者而言,我会举《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面的郭晓奇为例,她是一个被李国华抛弃的女生,在她被李国华抛弃了之后,她开始去约炮,为什么会如此呢?书中说到,她希望从肉体的交缠中得到关爱,这就是上面提到的篮板球式恋爱,晓奇失去自己所爱的人,因而感到非常痛苦,她希望能有个暂时栖身之处,所以不断地透过肉体关系来换取暂时停靠的地方。就我自己听过的约炮者的故事,比较偏向“找人取暖”的人,通常也是焦虑依附者,尽管没有在一起,但透过身体的交缠,确实会让他们在分手调适上过得比较好一些。

事实上,这份研究并不是到此为止而已。焦虑依附者虽然比较有可能需要篮板球式恋爱,而且也得花很长的时间走出分手,但他们却是在所有依附类型(包含安全依附)当中,在经历分手两年后,最能从分手当中获得意义感的人,也许这就是因为他们能够不断地找到暂时的避风港,让他们避免长期处在压力当中,因而能够从分手中成长吧。


图片|来源

喜欢蜻蜓点水的逃避依附

在过去的研究中发现,有一些逃避依附的人,确实会常常出现在约炮市场上,但她们之所以选择约炮,和焦虑依附是不同的。她们要的不是暂时的止痛剂,而是单纯想要享受暂时性的关系(casual sex)带来的性爱欢愉。

对逃避依附者而言,她们不喜欢和别人深交,因此也比较难进入一段关系,再与伴侣发生性关系,在这样的情况下,约炮就成了她们的一个选项了。事实上,就过去的研究发现,其实逃避依附发生性行为的比例,比其他依附类型来的低,一来是她们比较喜欢自己来,因为自己来比较能带来控制感——逃避依附行事一向独立,对于性也是如此—而逃避依附在有伴侣的时候,依然比其他依附类型容易约炮,这是因为他们倾向和其他人保持距离,和伴侣做爱有可能会让她们与伴侣变得更加亲近,因此,她们宁愿选择一夜情,还好过于跟伴侣做爱。

推荐阅读:交友软体心理学:为什么我们想被 like,又不想呈现真实自我?

在电影《夏恋 500 日》当中,女主角 Summer 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她和男主角虽然看似暧昧,也会上床,但却从来没有和男主角走入正式的关系之中。其实,Summer 就是一个偏向逃避依附的人,逃避依附者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和一个人建立长期稳定的关系,对他们来说是令人惧怕的。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他们学到了,唯有保护好自己、不要轻易相信别人,所以他们比较容易与人维持在暧昧不明的状态之下,就像 Summer 在电影中表现出来的样貌一般,始终都和男主角维持着这样的关系。事实上,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研究结果发现,逃避依附者在做爱之前,比较少会做出爱抚等前戏,这也是因为前戏会让彼此的感情变得更紧密,但逃避依附者对于与他人靠近是害怕的,因此也就比较少做出前戏了。

善于拿捏界线的安全依附

上述关于焦虑依附和逃避依附的研究结果,我大多是参考《Attachment in Adulthood, Second Edition : Structure, Dynamics, and Change》这本书当中的研究成果;然而,这本书里面并未提到安全依附,而事实上,因为安全依附过得太好了,单纯只是想约就约、可以接受约炮就约,所以在依附研究中很少被拿出来讨论,因此,在这里,我将用安全依附的本质来推论安全依附者选择约炮的原因。

安全依附者很能和别人维持界线,当她们想和某个人靠近时,她们可以很自在地靠近那个人;当他们想要切断某段关系时,也能够用较少的压力离开一段关系。因此,如果一个安全依附者想要约炮的话,有可能是她们有一些情感或性方面的需求,但却不能找到合适的人建立关系:例如还没遇到合适的人、短期内要出国读书、单纯因为好奇想尝试看看等等,比较不会是为了抓住浮木式,或是想要蜻蜓点水来单纯解决欲望而已。

事实上,在美国的大学生当中,约炮是很常见的事情,光是和朋友发生性关系(Friend with Benefit)就高达 50% 了,更别说约炮的比例有多高了,许多电影里面出现的场景,例如《雨天.纽约》当中的艾希莉,遇到了崇拜的男星就自然而然地和对方上床,就可以看出美国对于性开放的程度是非常广的,电影呈现的正是他们的日常生活。既然焦虑依附和逃避依附分别只占世界上的 20%~25%,那么剩下的 50% 左右,属于安全依附的人,他们之所以选择约炮,就只是他们单纯想约而约而已,就好像我曾听过某个安全依附的朋友说的:“既然我和她都单身,我也还没遇到想交往的对象,那么透过固炮享受性爱,不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由此可知,善于拿捏人际界线的安全型依附,他们约炮的动机就是如此的简单易懂了。

同场加映:《雨天.纽约》劈腿心理学:最伤害关系的,是再也无法彼此信任

无论你是不是一个会约炮的人,对于约炮又抱持什么样的看法,那都是个人的自由选择,但透过了解不同依附型态者当中选择去约炮的可能动机,将能让我们对于依附型态和性这件事情,能够有着多一层的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