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妈咪!妈咪在地板上睡着了。她已经睡了好久。我有帮她梳头发,因为她喜欢。她还是没有醒过来,我摇摇她。妈咪!我的肚肚会痛,我想吃东西。他不在这里。我好渴喔。我拉了一张椅子到厨房的水槽旁边,喝到水了,但水喷得我整件蓝色毛衣都湿了。妈咪还在睡觉。妈咪起来!她还是一动也不动。她摸起来凉凉的。我把我的小毯子拿来盖在妈咪身上,然后躺在她旁边,跟她一起躺在黏黏的绿色地毯上。妈咪一直在睡觉。我有两辆玩具小汽车,妈咪睡觉的时候,它们就在旁边比赛。我想妈咪是生病了。我想找东西吃。冰箱里有青豆,是冰的,我吃得很慢,它们让我肚肚有点痛。我睡在妈咪旁边。青豆吃完了,冰箱里还有东西,闻起来怪怪的,我舔了一下,结果就停不下来。我慢慢吃,它吃起来很恶心。我喝了一点水,和车子玩了一下,又躺在妈咪旁边睡。妈咪好冰喔,而且都不会醒。门被用力打开了。我用小毯子盖着妈咪。他出现了。他妈的,这里他妈的发生什么事了?噢,那个发神经的烂婊子。糟糕,他妈的。滚开,别挡路,你这个小鬼。他踢我,我的头撞到地板上,好痛。他打电话给某个人,然后就离开了,还把门锁起来。我躺在妈咪身边。我的头好痛。警察小姐来了。不,不,不,不要碰我。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要在妈咪旁边。不,离我远一点。警察小姐拿着我的小毯子,抓到了我。我尖叫。妈咪!妈咪!我要我的妈咪。我不会讲话了,我讲不出话来。妈咪听不见我的声音,我讲不出话来。

 

“克里斯钦!克里斯钦!”她的声音很急迫,将他从恶梦深处、从那绝望的深渊拉了回来。“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他醒了过来,她正俯身看着他,抓着他的肩膀摇晃,近在眼前的脸庞写满痛苦,蓝眼大睁,泪盈于睫。

“安娜,”他的声音是断续的低语,恐惧的滋味仍然在他口中发涩。“妳在这里。”

“我当然在这里呀。”

“我做了个梦……” 

“我知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安娜。”他轻轻唤着她的名字,像是某种护身符,能够抵挡在他全身上下奔窜的黑暗恐慌。

“嘘,我在这里。”她躺在他身侧,四肢缠在他身上,她的温暖熨润着他的身体,逼退那些暗影,排开恐惧。她就像阳光,代表着光明……而且属于他。

“我们不要吵架。”他的声音粗哑,伸出手臂环着她。

“好。”

“那些誓约,不必提到服从,我可以做到。我们会找出方法的。”话从他嘴里脱口而出,带着些困惑和不安。

“嗯,我们会的,我们总有办法找到解决之道。”她呢喃,嘴唇印上他的,让他平静下来,将他带回眼前的现在。

 

我从草编遮阳伞的缝隙中看向蔚蓝晴空──地中海的夏日蓝天,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克里斯钦在我身边,在沙滩椅上大剌剌地躺着。我的丈夫,我那性感俊美的丈夫,打着赤膊,穿着剪短的牛仔裤,正在读一本预言西方金融体系崩盘的书,据说这本书相当引人入胜。我从来没看过他这么安静地坐着不动,看起来像个学生,而不像全美国顶尖自营企业之一的能干总裁。

 

在蜜月的最后一段时光,我们懒洋洋地躺在摩纳哥的海滩旁享受着下午的艳阳,这里是蒙地卡罗的“海滩广场酒店”,名字取得很贴切,但我们并不是这间酒店的房客。我睁开眼睛,看着停泊在港口的窈窕淑女号,我们住在那艘一九二八年打造的豪华游艇上,她正威风凛凛地在海面上摆荡,像个女王般傲视港口里的其他游艇。她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的发条玩具,但克里斯钦很爱她──我怀疑他很想买下她。哎,男人和他们的玩具。

 

我往后靠,听着新iPod内的克里斯钦·格雷精选播放清单,在下午的阳光下昏昏欲睡,迷迷糊糊地想起他的求婚。噢,他在船屋内那梦幻般的求婚……我几乎还可以闻到野花的香气……

 

“我们明天就结婚好不好?”克里斯钦在我耳边柔声说。我们在船屋那花团锦簇的卧室中,我正因为方才热情如火的欢爱而心满意足地趴在他身上。

 “嗯哼。”

“这是表示答应吗?”我听到他满怀希望地惊呼。

“嗯哼。”

“不答应?”

“嗯哼。”

我感觉到他在笑。“史迪尔小姐,妳这是在呼拢我吗?”

我也笑起来。“嗯哼。”

他大笑着紧紧抱住我,吻了吻我的头顶。“拉斯维加斯,明天就去,说定了。”

我睡意朦胧地抬头。“我不认为这样做我爸妈会开心。”

他用指尖上下轻点我光裸的背,温柔地爱抚我。

“妳想怎么做,安娜塔希娅?去拉斯维加斯?还是一个华丽盛大的婚礼?告诉我。”

“不要盛大……只要朋友和家人参加就好。”我望向他,被他明亮银灰眼眸中的无言恳求打动。那他想要什么?

“好,”他点头。“在哪里办?”

我耸肩。

“我们可以在这里办吗?”他试探地问。

“你父母亲的家里?他们会不会介意?”

他嗤之以鼻。“我妈会开心得飞起来。”

“好,那就这里。我相信我妈和我爸也会喜欢这样的安排。”

他抚着我的发。我还能更快乐一点吗?

“那么,我们已经选好场地,现在要选日期了。”

“你应该先问一下你母亲。”

“嗯,”克里斯钦的微笑加深。“给她一个月准备,就这样。我太想要妳了,没办法等太久。”

“克里斯钦,你已经拥有我了,而且不是一两天。但好吧,就一个月啰。”我吻他的胸膛,一个轻柔不带杂念的吻,对他嫣然而笑。

 

“妳会晒焦的。”克里斯钦在我耳边低语,将打盹中的我惊醒。

“只有你能让我燃烧。”我对他甜甜一笑。傍晚的夕阳渐渐西沉,我正沐浴在它的灿烂光芒之中。他扬起嘴角,一个俐落的动作就将我的沙滩椅拉进遮阳伞的庇荫之下。

“别被地中海的艳阳晒伤,格雷太太。”

“谢谢你如此为他人着想,格雷先生。”

“我的荣幸,格雷太太,但我也没那么为他人着想。如果妳晒伤了,我就无法碰妳了。”他挑起一道眉,眼里洋溢着欢乐,令我的心舒展。“但我想妳很清楚这一点,然后在心里笑我。”

“我会吗?”我惊呼,假装无辜。

“嗯,妳会,而且一定会,屡试不爽,但这也是我爱妳的众多原因之一。”他俯身过来吻我,淘气地咬着我的下唇。

“我本来希望你能帮我再多擦点防晒乳。”我抵着他的唇噘起嘴。

“格雷太太,这是个很棘手的工作……但我无法拒绝这样的提议。坐起来吧。”他声音粗哑地发号施令。我照他的话做,他慢条斯理地抚摸我,用灵活的手指帮我涂抹防晒霜。

“妳真的很美丽动人,我是个幸运的男人。”他低喃,手指掠过我的胸前将乳液推开。

“是的,没错,格雷先生。”我害羞地从睫毛底下望着他。

“谦虚一点,格雷太太。转过身来,我要擦妳的背。”

我微笑着翻过身,他解开我那贵得要命的比基尼背带。

“如果我也像海滩上其他的女人一样走上空路线,你会有什么感觉?”我问。

“不开心,”他不假思索地说,“我现在看妳穿这么少就不是很高兴。”他俯身在我耳边低语:“不要得寸进尺。”

“这是挑战吗,格雷先生?”

“不,这是在陈述事实,格雷太太。”

我叹口气,摇摇头。噢,克里斯钦……我那占有欲强、爱吃醋又有控制癖的克里斯钦。

他擦完防晒霜,拍了一下我的屁股。

“擦好啦,小姑娘。”

他那永不离身也永不关机的黑莓机震动起来,我皱起眉头,他撇撇嘴。

“春光不准外泄,格雷太太。”他开玩笑地挑起一道眉警告我,接着又打了一下我的屁股,然后坐回他的沙滩椅去接电话。

我内心的女神低吼着。也许今晚我们可以来点余兴表演让他大饱眼福,她心照不宣地扬起嘴角,挑起一道眉。想到这里让我笑起来,继续回到我的午后酣睡之中。

 

“小姐?我要一杯沛绿雅矿泉水,一杯健怡可乐给我太太,麻烦妳。吃的东西嘛……请给我看一下菜单。”

嗯……克里斯钦流利的法语唤醒了我。我在阳光下眨眨眼,发现克里斯钦正看着我,一位穿着制服的年轻女服务生刚离开,托盘拿得高高的,引人注目的金色马尾晃呀晃。

“渴吗?”他问。

“嗯。”我睡眼惺忪地回答。

“我可以看妳一整天都不会腻。累吗?”

我的脸泛红。“我昨晚没怎么睡。”

“我也是。”他笑,放下黑莓机站起身,身上的短裤下滑了些许,就这样……以那种方式挂在腰间,从裤头看得见穿在里面的游泳裤。克里斯钦脱下他的短裤,又踢掉脚上的人字拖,让我一时失了神。

“来和我一起游泳,”他伸出手,我抬眼望着他,一脸茫然。“游泳?”他又说了一次,头微微偏向一侧,脸上露出一抹促狭。看我没回应,他缓缓摇了摇头。

“我想妳需要点刺激才能醒过来。”他突然扑过来抓住我,一把将我抱起,我尖声大叫,但是出于惊讶而非警戒。

“克里斯钦!放我下来!”我尖叫抗议。

他轻笑。“到海里再说,宝贝。”

海滩上一些正在做日光浴的泳客呆愣但漠不关心的地看着我们,典型的法国人作风(我现在才知道),就这么任由克里斯钦一路哈哈大笑着涉水把我抱进海里。

我搂着他的脖子。“你不会吧?”我屏住气息,试图压抑住一串傻笑。

他咧开嘴。“哦,安娜,宝贝,在我们认识这段短短的时光中,妳什么都没学到吗?”他吻我,我抓紧机会,双手穿进他的发间紧紧抓牢,舌头探进他的口中回吻,他倒吸一口气,往后退开,眼里情欲朦胧但充满戒备。

“我知道妳的把戏。”他低语,慢慢带着我一起沉入那沁凉清澈的海水中,唇再次印上我的。当我四肢缠在丈夫身上,早已将地中海海水的冷冽抛诸脑后了。

“我以为你想游泳。”我在他唇边轻声低语。

“妳让人无法专心,”克里斯钦轻咬我的下唇。“但我不确定是不是想让蒙地卡罗这一大群人都看到我老婆欲火焚身的样子。”

完全没把蒙地卡罗这一大群人放在眼里,我啄咬他的下巴,短短的胡碴刺得舌头痒痒的。

“安娜。”他闷哼着,将我的马尾绕在手腕上,轻轻往后拉使我仰起头,露出我的喉咙。他从我的耳畔一路洒下轻吻直到脖子。

“要我在海里占有妳吗?”他低问。

“嗯。”我小声回答。

克里斯钦稍微退开,低头望着我,眼神温暖、索求又促狭。“格雷太太,妳真是贪得无厌又厚脸皮,我到底创造了一个什么样的小怪物啊?”

“一个适合你的小怪物,你会用其他方式占有我吗?”

“我会用任何可能的方式占有妳,妳心知肚明。但不是现在,不要有观众在旁。”他把头往岸边一扭。

什么?

原来如此。一些做日光浴的泳客已经收起他们的漠不关心,兴致勃勃地看着我们。克里斯钦忽然抓住我的腰,把我高高举起抛到海中,跌进浪花和底下柔软的沙堆里。我浮上水面,一边咳着水一边格格傻笑。

 “克里斯钦!”我瞪着他怒斥。我以为我们要在海里做爱……来场不一样的初体验。他咬着下唇想掩饰笑意,我用水泼他,他也立刻回击。

“我们还有整个晚上,”他说,笑得像个傻瓜。“晚点再说,宝贝。”他潜进水中,在离我三英尺远的地方冒出头来,接着一个流畅优雅的翻身往外游去,离我和海岸边远远的。

哦!调皮又惹人心烦的五十道阴影先生!我用手遮在眼睛上方,看着他游开。他真是诱人……我该做些什么引他回来?我往岸边游去,仔细想着有哪些方法可行。我们的饮料已经送到沙滩椅旁,我很快喝一口可乐。从这个距离看去,克里斯钦变成了模糊的小点。

嗯……我俯卧,笨手笨脚地拉扯系带,将我的比基尼上衣脱下,随意往克里斯钦的沙滩椅上一丢。搞定……看看我的脸皮能有多厚啰,格雷先生,你自己考虑考虑,接受事实吧。我闭上眼睛,任由阳光温暖我的肌肤……暖意沁入骨髓,我在热力之下再次昏昏欲睡,思绪回到婚礼那一日……

 

“你可以吻新娘了。”华许牧师宣布。

我对我的丈夫扬唇而笑。

“妳终于是我的人了。”他低语,接着拉我入怀,在我唇上印下纯洁的一吻。

我结婚了,我现在是克里斯钦·格雷太太。我乐不可支。

“妳看起来好美,安娜。”他微笑着轻声说,眼眸因爱意而闪亮……还带了一些幽暗火热的东西。“除了我以外,不准让任何人帮妳脱这件礼服,知道吗?”他的微笑散发出几百瓦的电力,手指滑过我的脸颊,点燃了我的血液。

真要命……旁边有这么多人正盯着我们看,他怎么做到的?

我默默点头。哎,我希望没人听见我们的话。幸好华许牧师识相地往后退了几步,我瞥了一眼盛装出席的大夥儿:我妈、雷伊、包柏,还有格雷一家人全都在鼓掌,还有我那穿了一身浅粉红色的伴娘、美丽动人的凯特,以及她身边的克里斯钦的伴郎──哥哥艾立欧也加入了。谁能想到艾立欧穿上西装也这么帅?每个人脸上都是大大的、灿烂的笑容──除了葛蕾丝,她正优雅地用白手帕擦拭眼角。

“准备开始狂欢了吗,格雷太太?”克里斯钦低问,对我腼腆一笑,我融化了。穿着简单黑色燕尾服、银色背心和领带的他看起来有如天神下凡,很……潇洒迷人。

“一如既往,随时待命。”我咧开嘴,脸上是愚蠢到家的笑。

婚礼宴席稍后正式展开。凯瑞克和葛蕾丝真的下了很多工夫,他们又搭起了大帐篷,以美丽的浅粉红、银色和象牙白装饰,帐篷两侧拉开面对着海湾。天公作美让我们拥有晴朗的天气,傍晚的阳光映得海面波光粼粼。帐篷的一端是舞池,丰盛的自助餐点安排在另一侧。

雷伊和我妈正在跳舞,两人有说有笑。看到他们俩在一起让我有些感伤,默默希望克里斯钦和我能白头偕老,如果他离开我,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结婚太急,后悔莫及,这句老话出现在我脑中。

凯特在我身旁,一身曳地丝质长礼服让她看起来美呆了。她瞥我一眼,皱起眉头。“嘿,这应该是妳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才对。”她轻斥。

“是呀。”我低语。

“噢,安娜,怎么回事?妳在看妳妈和雷伊吗?”

我伤感地点点头。

“他们很开心。”

“分开以后更开心。”

“妳失去信心了?”凯特警觉地问。

“不,完全不是。只是……我这么爱他。”我僵住,不愿或不想明白说出我的恐惧。

“安娜,他很明显全心爱着妳。我知道你们的关系是以一种非常特别的方式开始,但我也看得出过去这一个月你们是多么快乐。”她握住我的手捏了捏,“况且,现在也来不及了。”她笑着补充。

我格格笑起来,凯特总是能指出重点。她拥我入怀,给我一个凯瑟琳·卡凡纳的独家拥抱。“安娜,妳会没事的。如果他敢伤害妳一根头发,可得先过我这一关。”她放开我,对我身后不知是何方神圣笑了笑。

“嗨,宝贝。”克里斯钦搂住我,吓了我一跳,接着吻吻我的太阳穴。“凯特。”他打个招呼,都过了六个星期了,他对她还是冷冷淡淡。

“又见面了,克里斯钦。我正准备去找你的伴郎,刚好也是我的最佳男伴。”对我们嫣然一笑之后,她走向艾立欧,他正和凯特的哥哥伊森以及我们的好友荷西一起喝酒聊天。

“该走了。”克里斯钦低语。

“这么快?这是我第一次出席一个并不介意自己成为主角的派对呢。”我在他怀里转身面对他。

“妳值得成为目光焦点,妳看起来美极了,安娜塔希娅。”

“你也是。”

他微笑,表情热切。“这件美丽的礼服很配妳。”

“这件老东西?”我羞红了脸,拉了拉这件简单合身的白纱礼服上细致的蕾丝滚边,这是凯特的母亲为我设计的。我喜欢齐肩式领口,上缘的蕾丝刚好能露出我的肩膀,端庄之中又带点诱惑,希望是如此。

他弯身吻我。“走吧,我不想再和这么多人分享妳了。”

“我们可以离开自己的婚礼吗?”

“宝贝,这是为我们而开的派对,我们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们已经切完蛋糕啦,现在,我只想快速把妳带开,让妳完全属于我。”

我格格笑。“我一生一世都是你的人,格雷先生。”

“很高兴听妳这么说,格雷太太。”

 

格雷的五十道阴影III:自由》分享你与控制狂的爱情  赠书活动

在《格雷的五十道阴影》中,男主角格雷是位十足的“控制狂”!你也是事事想一手掌握的控制狂吗?或是你曾和控制狂交往,有一箩筐的经验想分享呢?
现在只要分享你的控制狂心得,就有机会获得《格雷的五十道阴影I:调教》新书一本或《格雷的五十道阴影》小说概念专辑一张喔!

想获得《格雷》新书或概念专辑,请依照以下步骤:

1. 至《女人,你可以不一样》粉丝团,分享此活动连结,并在分享时回答你的控制狂恋爱心得(无论你自己就是控制狂,或你曾与控制狂谈过恋爱,任何经验都欢迎喔!)

2. 在此 GOOGLE 表单 留下你的参加资料

完成以上步骤,就有机会获得《格雷的五十道阴影I:调教》新书一本,或《格雷的五十道阴影》小说概念专辑一张!

活动时间:2013/3/7 ~ 2013/3/20
数量有限,先抢先赢!

3/6 起,《格雷的五十道阴影III:自由》也将在各大书局举办预购活动,亲爱的你可别错过!
详细预约办法请看:春光出版社官方部落格

 

 

更多与控制狂的爱情密语,请看《格雷的五十道阴影III:自由》

 

爱就要加点刺激

〉〉爱情需要一把辣椒!罗曼史中不能缺席的性与爱

〉〉剽悍女人和危险的男人 – 为什么我们爱看吸血鬼罗曼史

〉〉让阅读多点浪漫 罗曼史小说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