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感觉到自己不太善于处理情绪,一遇到无法负担的事件,就会想要逃避吗?你可能有逃避依附倾向,而这也来自原生家庭影响。然而,这里也将提供一些解方。

对于依附倾向是怎么形成的,心理学家一直没有一个定论。就目前为止,我自己比较信服的观念是:先天会有一些基因的影响,这部分影响到了孩子的先天气质,再加上后天教养环境,以及逐渐长大到老的过程中的各种遭遇,都有可能影响依附的倾向──依附是一个连续的光谱,无论是焦虑的倾向或逃避的倾向,都是光谱式的变化。

今天的文章里面,我要来谈一谈什么样的童年教养环境比较有可能造就逃避依附的孩子,最后再谈谈逃避依附的孩子要如何帮助自己练习与人建立连结。

对于造就逃避依附的教养环境,我根据冈田尊司在《孤独的冷漠》一书中提到的资料,将它整理成五种饲育逃避依附的家庭类型,以下,我就带读者来看看,什么样的教养方式要尽量避免,以减少孩子成为逃避依附的可能性。


图片|来源

五种饲育逃避依附的家庭

根据我在《找回 100%安全感》一书中所整理的依附三大要素,要使婴幼儿形成安全依附,照顾者势必要在婴幼儿面临威胁时,完成三个阶段的任务,才有机会使婴幼儿的情绪被安抚。

这三个要素分别是:“适时出现”、“敏感觉察”、“给予支持”。

简单而言,就是婴幼儿陷入压力反应时,照顾者要能够适时出现在他们身边,敏感觉察他遭逢的压力为何,并对症下药,给予适当的物理与心理上的支持。

而第一种饲育逃避依附的家庭,就是“婴幼儿长期被父母忽视的家庭”。我们都知道,孩子对于外界的世界不具有什么抵抗能力,也无法保护自己,因此才需要父母保护;但有一些父母由于忙于工作,或是认为婴儿哭闹时随便拥抱会让他们过度依赖,或是各式各样的理由,使得这些父母并不能在孩子面临威胁时适时出现,而是把他们晾在一旁。

在这种情况下长大的孩子,通常会变得异常独立,因为他们学习到了,无论如何求助,都没有人会来帮助自己,为了避免白浪费体力哭泣、讨爱,他们选择压抑自己的情绪,藉此保护自己,但也逐渐在成长过程中,与周遭的人筑起了一道心墙。

延伸阅读:矛盾依附型儿童:你在我觉得烦,离开又让我沮丧

第二种饲育逃避依附的家庭,是“缺乏同理回应的父母”所造就的家庭。在这些家庭中,父母虽然会适时出现,但他们并不会敏感觉察孩子哭闹的原因,即使知道了,也不会给予支持与安抚。

譬如说,有些父母会在捷运上对着哭泣的孩子大骂“你这样很丢脸你知不知道,叫你不准哭你是听不懂吗?”这些孩子无法得到父母的支持,无法被父母所同理,造就的结果就是,他们会逐渐放弃求助,逐渐把自己关在心墙当中,逐渐成为逃避依附的孩子;当然,也有一些孩子还是会继续吵下去,吵到父母受不了而妥协为止,这些孩子则比较有可能发展成焦虑依附,因为他们学习到,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戒、努力争取权益,才不会被父母忽视,所以他们总是对父母是否在乎自己焦虑不已。

给予孩子同理回应,有什么样子的好处呢?第一,他们会感受到,当自己遭逢威胁时,试图向外界求助是有用的,这使得他们不致于对外在压力那么地焦虑,因而减少了恐惧感的强度与反刍恐惧的时间,进而能够在长大之后,面临威胁时,能够临危不乱,在相同的客观压力值之下,感受到较少的主观压力,能够自我调节自己的情绪,因为他们相信,自己一定会有人陪着自己的、一定可以找到方法解决问题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安全感与依附系统又可以被视为是一种情绪调节系统的原因。

第二,藉由父母的回馈,孩子也能逐渐觉察自己的情绪与需求,了解自己哭泣是为了什么而哭,进而能够对自己有更深刻的自我觉察,不但能够透由找到源头找到安心感,也能慢慢学会表达自己情绪低落的原因,将之以言语表达出来,而非只有哭泣而已。

第三,这些孩子经历同理回应的过程之中,也会模仿、学习父母安慰人的方式,在成长过程中不断内话安慰他人的能力,不但较能体谅、同理父母,在长大之后,也能发展出更身的同理能力。

第三种饲育逃避依附的家庭,乃是“父母过度保护、过度掌控的家庭”。在这样的家庭之中,孩子很难表达自己的需求,因为他们的一切都被父母规划好了,从小时候要穿什么衣服、吃什么东西、上什么才艺课,一直到大学要读什么科系,都是由父母的意识所决定的。

这样一来,这些孩子便会逐渐感受到“自己的感觉不重要”,他们无法感受自己的感觉,进而麻痹自己的感觉,明明是很想哭、很讨厌的,却被父母说“能够学钢琴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你要感到开心才是,别人家的小孩要学钢琴还没得学呢!”正因为长期的界线被侵犯,而使得他们难以信任、靠近他人,进而形成逃避依附的孩子。

第四种饲育逃避依附的家庭,乃是“经历家暴、性侵、虐待的孩子”,对这些孩子而言,平常应该是要给予他们依附三要素的人,同时又成了带给自己威胁的人,因而使得他们内心产生了极大的扭曲。在遭逢威胁时想靠近照顾者,但靠近照顾者本身又是一种接近压力源的行为,这样的孩子,不仅在逃避向度上的得分会高,焦虑向度上的得分也会高,形成了所谓的无组织、无定向型依附(我将之翻译为矛盾依附)。

这种孩子,也是依附障碍当中最难处理、调适情绪的孩子──他们太靠近别人时会逃走,离别人太远时又会想亲近对方、害怕被抛弃,可以说是焦虑依附和逃避依附的综合体。

最后一种饲育逃避依附的家庭,则是“父母失和的孩子”,在父母失和的情况下,孩子不但常常会被父母要求选边站,还会成为父母的传话工具,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些孩子会觉得自己是不是造成父母争执的导火线,毕竟父母有时候会将争执点摆在孩子的教养之上,使得孩子在一旁听了之后瑟瑟发抖,觉得父母会变成这样都是自己害的,使得他们逐渐封闭自己的情绪,不再去尝试感觉自己的情感......。

延伸阅读:惯性逃避冲突?5 种童年情感忽视,影响你的亲密关系

如何重拾与人亲近的钥匙

所有的逃避依附,无论呈现的方式如何,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不敢接近自己的情绪,也不敢和别人在情感上太靠近,一旦与人过于接近,他们就会唤起幼年时期被情感波动所造成的伤害,进而重新压抑自己的情绪。因此,若要让逃避依附重新获得与人亲近的能力,重新感知自己的情绪,便是很重要的一步。

如果妳是一个逃避依附,要如何重新感觉自己的情绪呢?首要之处,是你必须要处在一个让你信任的环境当中,你倾吐的对象,必然要能够承接情绪、做出同理回应,而非不断地以是非评断你的情绪。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才有足够的力量,克服倾吐情绪所造成的恐惧感,慢慢找到恰当的情绪词汇,描述你当下或过去某时段的情绪状态。因此,如果一个人要做为逃避依附者的倾吐对象,那么倾听者的情绪势必得够稳定,稳稳地接住逃避依附者的情绪,以鼓励的方式引导逃避依附者将情绪宣泄而出。

这个是一个很细致且重要的过程,因为对逃避依附者来说,他们必须要先感受到周遭环境是安全的,才有可能慢慢解除冰封多年的僵化情绪,就像艾莎公主在《冰雪奇缘 1》当中,因为畏惧自己的力量伤害到他人,而把自己关在冰宫当中一般,唯有足够安全的环境,才能使他们能慢慢地去接触自己的情绪,而不再对自己的各种情绪表示为“不知道”。

然而,解除情绪的冰封真的是有可能的吗?根据许多心理学实验都一致指出,如果能够不断促发一个人的安全感,那么就有机会让一个人减少不安全依附的程度、增加安全依附的程度。毕竟依附本来就是一个光谱的概念,如果能够不断感受到安全感的话,那么一个人的压力贺尔蒙就会降低,也会变得比较有安全感。

例如,在一篇 2008 年的回顾研究中,研究者就提出了许多促发安全感的例子。有一个实验是这样的,他们引用了 Dandeneau、Baldwin、Baccus、Sakellaropoulo 与 Pruessner(2007)的研究设计,支持了促发安全感将能降低一个人的压力、增加不安全依附的安全感,他们招集了一批即将参与期末考(即即将面临压力事件)的学生,每天到网路上做一个测验,这个测验是这样的,实验组的人被分配到“从 16 张脸孔当中找出唯一的一张笑脸(其他都是悲伤情绪脸)”的任务,控制组的学生则是“从 16 张花朵照片找出 5 办花(其他都是 7 瓣花)”的任务,一共持续五天,每天这些学生都要做80题测试。结果发现,经过了五天之后,找笑脸的那组,面对考试的压力显着地比另一组下降许多。

这样的实验代表着什么呢?这代表着传递着正向安全依附连结的脸孔,将有助于使人降低压力。在 2008 年的那篇研究中,还举了许许多多这样的实验,来证实透过文字、图像、温暖的回忆等不断重复唤起一个人的安全感,将能使他的压力变得比较低,更趋近于安全依附。

既然在实验室里面如此,在日常生活中是否也将如此呢?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依个逃避依附者,能够找到一个能够信任、支持自己的人,随着一天又一天的互动,将能使逃避依附者的安全感渐渐地提升,变得不再那么逃避,也能提升自己的自信心,相信自己是值得被别人关心的、世界上并非所有人都是会伤害自己的。

除此之外,我还建议逃避依附的人,可以试着把手上的事情交办给自己的朋友、伴侣分担,试着向别人求助,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

对逃避依附的人而言,因为从小而言就习惯独立,因此很容易把所有事情都拿来自己做,并且对自己有着极高的要求,若是让给别人做,很容易因为别人做不好就大发雷霆。因此,我建议逃避依附的人,可以尝试让别人从小事开始帮助自己,即便别人没有做那么好也没有关系,因为真正重要的不是事情是否完美,而是两个人之间是否能藉此培养出信任的情谊,只要愿意尝试,随着时间流逝,逃避依附的人终究会发现,世界上并非所有人都不值得信任,而是你能否找到直得让你信任的那一个人,然后和他们做朋友或交往,不断增加自己感受到安全感的次数与程度。

延伸阅读:“想找个跟爸爸一样的男朋友”父母依附关系,如何影响孩子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