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多数女生,都不敢在年级还小的时候就承认自己会自慰——当然也有可能是不知如何自慰。当青春期男生学会如何打手枪、让自己舒服,甚至谈论 A 片或 AV 女优时,女生的情欲去哪了?

“妳生命中没有一个性,是与另一个性,一模一样的⋯⋯。它们从不重来,一朝一命。”——张亦绚《性意思史》

晚安,你今天自慰了吗?

你或许还不知道,美国将五月订为“国际自慰月”,期间为每年 5 月 7 日至 28 日。之所以订定这个特殊又脸红心跳的节日,是想让大众正视自身情欲,安心且安全地享受性。同场加映:我的高潮自己给!五月国际自慰月,今晚不试试看吗?

在触碰性之前,我们得先从认识自己的身体出发。

在生理结构上,男性生殖器外显于身体,女性生殖器则隐藏在身体内。而就社会文化而言,小男孩的“小鸡鸡”似乎也较常被拿出来公开讨论。例如:知名绘本《我的小鸡鸡》,以图文方式让男孩认识自己的身体构造;或是另一系列绘本《男生小鸡鸡》,尽管也有出女孩版本《女生小秘密》,却在用字遣词更委婉,不直接称呼女孩的性器官。


图片|绘本《我的小鸡鸡》封面


图片|绘本《男生小鸡鸡》、《女生小祕密》封面

而相较于男性性器官包含的睾丸与阴茎,女性性器官构造更为复杂,除了常提及的阴道,还有阴阜、大阴唇、小阴唇、阴蒂等等。推荐阅读:【图辑】阴部重新出道计画:你看过自己的私密处吗?

其实,许多女孩至长大成人,可能都无法正确指出阴部每个部位的名称,尽管学校健康教育课可能略提,但在女孩不被鼓励“探索自身”的社会氛围下,也让女孩距离自己的身体更远。好比十几年前,北一女某护理老师让学生自画生殖器,在当时就引起争议。

以我身为生理女性的成长经验来说,国高中时,我会和其他女同学聊些小情小爱,却未曾提起任何与自慰有关的字眼,甚至连说出阴道、阴蒂之类的词汇,都觉得不好意思。

而当一个人对自己的身体不够了解时,理解与正视个人情欲就变得更加困难。

青春期:当男生学会打手枪,女生在干嘛?

回想国小五六年级,班上一些男生开始流行“玩”互抓下体的游戏;或是经常听见他们嘲笑嬉闹,说谁“勃了”、“硬了”。在他们于公众场合的每次嘻笑中,总觉阴茎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器官,不必遮掩或羞耻。

但我们很少会看见,女生聚在一起讨论下体。顶多是很隐讳地说谁“那个”来了,甚至借用卫生棉,都要小心翼翼不被发现。

对于身体——尤其是女体,如果家庭不谈、学校没教,青春期的少女少男,便只得从媒体看见某个样板,或是旁敲侧击从成人网站略知一二,却不尽正确与全面。

青春期,男生开始面对自身情欲,或自行摸索,或与同侪讨论,学会如何打手枪、让自己舒服,甚至谈论 A 片或 AV 女优。那么,女生的情欲去哪了?女生会自慰吗?经验分享:被压抑的少女情欲:其实,我从 13 岁就开始自慰


图片|《性爱自修室》剧照

或许绝大多数的女生,都不敢或不愿在年纪还小的时候就承认自己会自慰——当然也有可能是不知如何自慰。

传统社会忌性,尤其是女人的性。女生从小就被教育要“保护好自己”,离性远一点。专擅性别研究的学者康庭瑜,就曾经提到“性界线”如何在厌女文化中运作。

“许多文化厌弃逾越性界线的女人,恐惧女人的性欲和性表现,另一方面,这些文化也同是歌颂性方面纯洁的女人,建构出荡妇和圣母的二元对立女性形象。”——康庭瑜〈谁怕荡妇?〉

她也指出,这种对荡妇的恐惧不只存在于男性之中:“女人也可能内化这种规范女性情欲与身体的意识形态,用荡妇羞辱的眼光,时时监控自己或她人。”

性别力百科

荡妇羞辱

Slut-Shaming

若女性违背社会对女性的贞操期待,例如:谈论性或身体、穿着暴露等等,容易遭人言语或肢体攻击。

性与欲望,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利

亲爱的女生,你的性,非常“道德”。

女性拥有探索性与欲望的权利,先从认识身体构造开始,再培养正确且安全的性知识,最后才可能理解自己的情欲。


图片|《性爱自修室》剧照

未来,当我们和他人进行性行为时,我们因为已探索过自己,所以知道自己的喜好,也懂得“要”什么与“不要”什么,更能与另一个人建立更平等健康的性关系。

“事实上,人就是一个‘性’体,不必沉默也不必伪装。”——瑞典国家教育部《可以真实感受的爱——瑞典性教育教师手册》

像是美国大学性教育读本《性的解析》也提到:“对性的看法正面会使个体比较有自尊,更能掌控性生活。”

回到文初提到的国际自慰月。在炎热的五月初夏,我们想鼓励大家——尤其是女生,让我们一同正视情欲,任欲望自在翻涌,而你知道,你本该拥有这样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