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rd 西斯板上一群勇于展现身体的女性,我们能将之称作情欲自主吗?或许自由上传照片的背后,反映出女性在现实生活中自在谈性的困难。

文字|黄怡菁
编辑|连翊
图片|金在柚

N 号房事件揭露了许多不情愿、非法甚至是强迫性的色情素材,然而与之同时存在的,是近期 Swag 火红的素人自拍 A 片,以及论坛里自愿公开的性感裸露自拍;后者如大学生论坛 Dcard 的西斯板,聚集一群勇于展露自己的身体、积极追求性伴侣的女性。

社会长期将女性刻划为性保守或是几乎是性冷感的存在,大众并不鼓励女性分享自己的性经验,彷佛女生的话题一碰到性,就显得自己很“随便”。

然而,西斯板的女性为什么愿意将自己的照片放到网路上供人观赏?她们是“浪女”吗?如果单纯看见照片,就以为这是“女性情欲自主”的时代,会不会言之过早?

为什么愿意发文?Dcard 西斯板的性感裸露自拍现象

2011 年建立的 Dcard,迅速窜红成为当今大学生活跃的社群平台之一。创办初期,其下的西斯板曾因为一张穿着明星高中制服的性感自拍而爆红。西斯板最初目的为“讨论性事”,但是现今成为求意淫、分享性经验与约炮的平台。

打开一滑,一张张年轻女生摆出性感撩人姿势的照片便能呈现在眼前。不只如此,更有男男女女上传自己娇喘的声音,或是性爱影片。若你熟门熟路,还有机会看见这些照片的无码版本。

但是为什么这些女生要自愿发出这些照片呢?根据我的调查与访谈,这些女性分享图文包括以下的动机:纪录与分享自己的性经验、伴侣间的情趣、为了发问与性相关的问题、渴望自己的身体得到赞美、找到潜在炮友,或仅是工具性地追求自慰的素材。

她们发布贴文的动机百花齐放,背后却共同指出一个问题,即“性是一个禁忌的话题,无法随便与别人分享”。


图片|Dcard 西斯版截图

现实生活的限制?网路匿名为性提供保护的遮罩

性在台湾社会依旧是一个禁忌的话题,我们在大多数场合只能“点到为止”,遑论与别人分享性经验的细节。

男性的成长经验,或许还会被鼓励与朋友开开黄腔,分享哪个妹子很正,好像表现出“对性很有兴趣”是一件男生应该要做的事情。但是多数女生从小却被教导要与性保持距离,缺乏探索、触碰自己身体的经验。

2016 年 情趣用品品牌 Tenga 进行的调查显示,96.3% 的台湾男性有自慰经验,女性仅有 65%。不仅如此,许多女性的自慰方式只有“用枕头摩擦”、“隔着内裤触摸”,不敢直接碰触阴部。

对于女性而言,性成为了不能说的秘密,现实生活中对女性情欲的保守论述,将积极追求性的女生贬斥为“浪女”、“婊子”、“香炉”等。女性友人的谈话,倾向讨论感情里的“爱”,漏掉了“性”,多数女性缺乏分享性事的管道。

西斯板的匿名性质,替这些女性提供了保护措施。她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做一个“小骚猫”、“小母狗”,可以积极地追求自己想要的性爱方式与剧情脚本,而免于受到异样眼光。虚拟世界里的浪女,很有可能是在现实生活里找不到发泄的出口,无人可讲、无人可问,只好求助于广大的乡民。延伸阅读:Bump 男人帮拍影片恶整约炮女生?不允许挑战的男性尊严,让社会充斥过时的荡妇羞辱

然而,尽管西斯板的匿名性提供一个平台让女性分享性感照片,现实世界的保守论述仍让这些女性活在深深的焦虑之中,深怕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不守妇道”的女子。

她们的恐惧很多,例如害怕自己的身体被认出来,尽管已经马掉了背景还有身上明显的标示;即便已经窜改了故事情节,依担心自己的身份曝光。然而她们最担忧的是,无意间让朋友或是伴侣(部分未告知)知道自己曾经在西斯板发过文

在访谈之中,这些女性告诉我,她们通常都在发文的一个礼拜之内就删除贴文,或是在与男友见面前删除掉自己的 Dcard 应用程式。她们担心的不是网路上那些素未蒙面的网友可能带来的伤害及谩骂,而是现实周遭的人,对于自己所做所为的指控。

被意淫了然后呢?西斯板男性性感照片的缺乏

2019 年 Tenga 的调查显示,83% 的男性观看 A 片自慰,女性则是 62%;37% 的男性透过想像与幻想,女性则高达49%。尽管色情产业里有各式各样身材的演员、故事剧情、体位等,提供给不同喜好的观众。但是,女性向 A 片还是广大市场中的少数,有许多女性无法在既有的色情产业里,找到自己喜欢的素材。

媒体广告里时常有穿着性感的女星,网路世界里随处可见美丽的女体,但是较少男星或是男性网红、男模特儿,选择展现自己具有性暗示的一面。西斯板的世界同样如此,女图非常多,但是男性很少发文让别人来“意淫”,而是选择在留言区传送自己私密部位照片的连结。为什么会如此呢?

异性恋性爱的需求市场里男多女少的状况,部分解释了这个现象,然而另外一个原因是女性的身体在社会中,长期就被当成观看的对象,无论是走在路上接受打量,或是在西斯板中成为女性追求性爱的资本,女性的身体往往处于在一个被观看的位置。

部份的西斯板女性用户,扭转了被观看的意义,主动发出自己的照片,将自己的身体作为工具,在虚拟世界里主动去挑逗对方。

然而女性在网路上得到了“被意淫”的满足,却很少有她们可以拿来满足自己欲望的影音素材。多数女性在西斯板中,享受的仅是留言区里,与男性用户共同想像出的性爱剧本。

相较真实性爱可能出现令自己不满意的细节,虚拟性爱让她们得以享受“安全的性”,她们在网路世界中可以选择自己要的脚本,不满意时也可以随时离开。

然而,在异性恋为主的西斯板中,她们提供了自己的身体,却未必得到、也未必追求看到男性的肉体照片。男图少女图多,反映了社会长期对于不同性别身体的接受程度的差异。

女性情欲自主的时代来临了吗?

网路论坛西斯板的出现,看似女性好像获得了情欲自主权。她们可以选择主动让别人观看自己的身体,并有了主动分享性事的机会,同时,却也必须承担在现实世界被发现的焦虑

即便女性个人获得了性欲的满足,松绑了僵固的情欲脚本,获得能动性。但是整体而言,男性与女性性感自拍数量的不对等,使得女性整体依旧被放在“被观看”的位置。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在西斯板的世界里,对于男性的身体要求标准甚至比对女性要求还要高。尽管多数人还是偏好丰满、有曲线的女体,但是在男多女少的虚拟性爱市场,非主流的女性身体依旧在西斯板上受到赞赏,许多西斯板用户会说“肉肉女我爱”或是“小奶站出来”。

然而,没有腹肌、没有粗壮的手臂,或是没有“足够尺寸”的阴茎,其实没有被西斯板接受。“To be a man”也成为台湾男性的焦虑来源。

西斯板里的现象,并不能被单一化约成“女性自主”或是“男性凝视”如此简单。随着科技发展,网路色情有了更多元的面向,性别权力关系也更复杂。若是抓紧一个现象,便陷入二分的讨论,很有可能太快下了定论,而未看见性别结构里改变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