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失恋后,很快就能振作,但有些人却需要耗费数年。会这样难以修复,也许和你的原生家庭有关。

那是一个冬日渐远,春雨出来的日子,我和她第一次碰面。

我们骑着机车,来到北海岸的浅水湾,沿着堤防走到陆地的尽头,拿起单眼,拍着浪花打上岸的波澜。

“这种天气,穿热裤不冷吗?”

“还不是有人爱看腿~”她俏皮地说着。

然后,我们就在那样寒冷的阴雨天,轮流载着彼此,从北海岸骑上了大屯山主峰的峰顶,又来到了八烟温泉。

“好冷喔,可以抱妳吗?”

“恩。”

八烟温泉的路十分的陡峭,我们也就顺势牵着彼此的手。

“我以为我没有办法再喜欢人了。”她对我说。“自从国中被劈腿到现在大四了,我真的都没办法进入任何的感情。”

但我很清楚,我和她不可能,毕竟她即将到国外读研究所一年,对于焦虑依附的我来说,是无法忍受的。

“那可不可以,就让我喜欢你,到我出国为止?”

我没有说话。但我心里知道,即使不会在一起,但我至少让她走出了不敢再谈恋爱的伤痛了。


图片|来源

因为受过伤,所以没办法再进入感情

五月天有一首歌是这样的: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五月天〈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分手之后,我们都会经历分手的急性期,无论到哪里,都很容易触景伤情,看到抹茶就想起那是对方的最爱,看到汽水就想起对方讨厌有气泡的饮料,看到 IKEA 家具店就想起彼此一起在里面度过的快乐时光,总之,只要能够触发关于彼此之间回忆的所有事物,都会让我们变得十分痛心;但好在,就过去国内外的调查而言,对大部分的人来说,最多只要半年的时间,我们都会渐渐地走出分手的伤痛。

然而,有一些人却不是这样的。他们会持续这样的状态一年、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他们无法忘却过去的美好,即使接触到新的人,也仅仅抱着“纯交友”的心态,因为他们的心,被上了一道枷锁,灵魂被囚禁在永远锁上的躯壳内,无法再对其他人产生情感。推荐阅读:【许常德专栏】“我不再爱你了”的勇气

“我再也没办法遇到对我这么好的人了,没有人能够取代对方在我心中的地位。”或许会是这一些人的共同感受。

有些人,以为这样的人特别专情,就像我曾经从国小六年级,喜欢一个女生到高二,然后又从高二开始,喜欢一个女生到大二——尽管都只是我单恋而已。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这和我们的原生家庭有很大的关系。


图片|来源

恋爱是原生家庭的延伸

不知道读者是否曾经发现,恋爱中的自己,会变得特别没有界线。我们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不再害怕孤单的,但在感情里面,却又在找不到对方时变得歇斯底里、我们原本以为自己脾气很好的,但在恋爱关系里,却变得异常容易生气。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当我们进入恋爱之中,我们会把小时候与主要照顾者的依附关系,重现在恋爱之中。当我们小时候未能获得满足的部分,便会在恋爱之中再次展现出来:一个人在亲子关系中缺乏被认同感,就会很希望自己的伴侣能够认同自己、自己总是被父母忽略的人,就有可能在感情中害怕再次被抛弃。延伸阅读:专访曾彦菁 Amazing:那年失恋后,我才发现自己在找父亲的替代品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模式只会出现在恋爱关系里头,和平时的我们所展现的样貌,可能有着极大的差别。

而对这些一直走不出失恋的人来说,他们最忘不掉的,其实就是在感情里,那种被爱、被重视的感觉,尤其当一段关系越是触动到了一个人在幼时依附关系里未被满足的地方,就越容易出现这种“走不出来”的现象。

如果读过一些我过去文章的人,或许会晓得依附关系可以大致分为安全依附型与不安全依附型,而不安全依附型,又可以分成焦虑依附型与逃避依附型。

就焦虑依附型的人来说,他们在分手之后,很容易不断地在“抗议对方离开自己”与“对于和对方再次复合感到绝望”这两个极端中游走:在不断去咀嚼伤痛、不断想着前任的同时,又对于自己克制不了自己思念前任这一点感到愤怒与可悲。

对某一些焦虑依附的人来说,虽然他们可以在分手后很快地走入下一段关系,但这无损于“无法忘怀前任”这样的特质:他们只是想要有一个人陪,而不是那么喜欢对方,也就是所谓的篮板球式恋爱(rebound)。

而对逃避依附的人来说,他们的情况刚好相反,他们通常能很快地走过“抗议”与“绝望”两阶段,但事实上,有研究指出,他们只是把幼时的模式复制到成人时期而已——压抑自己得不到爱、失去爱的痛苦,让自己变得看起来很独立,但事实上和所有想和自己亲近的人,产生一道厚重的心墙——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两个人明明暧昧到了一定的阶段,看似就要进入一段感情了,逃避依附的一方却突然消失无踪。这是因为,他们害怕再次开启恋爱模式之后,又得承受失去的风险:

我们在寂寞中靠近/拥抱中痊愈/却不敢轻易说爱情/有些人爱着爱着就变了/而誓言爱着爱着会忘记——田馥甄《爱着爱着就永远》


图片|来源

重新整理自己,是走出来的可能之一

事实上,陷入这种模式里的人,要走出来,并不是要他们“想开点”就能解决的事情:有些人可能要遇到一个刚好能够走进他们心房里的人,就像开头的故事一样、有些人可能需要遇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谘商师,但如果要主动寻找一些能够走出伤痛的方法,我结合了 AWE 情感工作室的亚瑟所写的《为何恋情总是不顺利》一书中提供的几个方法,在这里列出来给读者参考:

一、找出你无法忘却的人,之所以让自己无法忘却的特点是什么?这些特点和幼年依附关系有何关联?

或许,是这个人最触动自己的地方在于“我小时候总是被要求要独立,而他却能够让我像公主一般的疼爱我”、“我小时候总是被要求不可以生气,但他总是能包容我的脾气”等等。

二、当你失去对方时,你脑中不断出现的想法是什么?有什么是“客观事实”吗?

或许,你脑中会出现“我不可能再遇到有人这样疼爱我了”、“果然没有人会真的爱我”、“我不可能遇到比他更好的人了”。延伸阅读:关系心理学:“为什么都没人爱我”其实,是你不愿接受爱

然而,究竟你未来会遇到什么人,我想没有人可以知道,就好像你在遇到他之前,你并不知道你会遇到这样的人,我不知道你未来遇到的人会怎么样,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人的一生当中,只要认识的人够多,肯定会一直遇到各式各样的人。

正因为我们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所以我们的人生就还有很多的可能性。我不确定要多久,你才会遇到一个让你觉得满意的人,但更重要的是,你能不能从先前的关系中,找到你童年缺乏的是什么。

如果我们找到我们缺乏的是什么,然后试着用其他方式来面对自己的缺憾,那能够带给我们的或许才是,能够在下一个让你觉得满意的人出现时,你不至于再毁灭掉这一段关系。

这是一条很漫长的路,到现在为止,我也还在走,事实上,我觉得每个人也都一直走在这一条路上。即便我们都曾在过去的依附关系上受过伤,但也只有我们自己能够解开自己身上的枷锁。

如果你还不能走出来,那也没关系,就先把精力摆在其他地方吧。

对我来说,当我们能够接纳自己还不能接纳自己的时候、能够去爱那个还不能爱自己的自己的时候,我们才是真正的爱自己。——猫心推荐阅读:有一种爱,是去爱那“还不能爱自己”的自己

至于她,后来怎么样了呢?

她并没有喜欢我直到她出国为止,而是遇到了一个愿意等她出国一年的男孩,然后他也真的等了她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