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过死亡的意义是什么吗?我们很少谈失去,然而如何生命终究会消逝,我们可以如何开启这个话题?如何开始去思考这件事?

如果死亡是人生的尽头,那么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

这是一个我曾经思考过无数次的问题,每当我对人生陷入旁徨时,总会感到特别迷茫。

有些人,会透过宗教信仰来找到答案,但即便有着深厚宗教信仰的人,也不代表他们不会感到迷茫。只要活着,我们必然都会面对“生命意义”的议题。


图片|来源

一位逝去的女孩,改变一个人的世界

Jemery Camp,一位过去我未曾听过的歌手,在看过《依然相信》这部电影之后,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这位歌手的存在。

他的歌曲,在美国有极大的影响力,至今为止,他已经发行了七张唱片,其中有四张唱片经美国唱片业协会(Recor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America, RIAA)认证为金唱片,而他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与他生命早期的一位女性有关:一位短暂与他结褵,死于癌症的女孩 Melissa Lynn Henning-Camp。

喜爱音乐的 Jemery Camp,在一场演唱会中结识了 Melissa,两人很快地陷入了相恋之中。然而,一见钟情的彼此并没有因此而天长地久,很快的,Melissa 被诊断出了癌症,虽然在治疗的过程中,癌细胞曾经消失无踪,也让原本笃信上帝的两人,相信这是上帝给予的恩赐,并如愿举办了婚礼。

然而,Melissa 的癌症最终还是复发了,且病情恶化的极为严重,最终在 2001 年病逝。

因为爱妻病逝的 Jemery Camp,一度对生命失去了意义感,直到有一天,他气愤地砸烂了自己的吉他,才发现吉他内藏着 Melissa 留给他的一封信。

在这封信内,Melissa 要 Jemery Camp 持续地演奏吉他,让更多的人受他的音乐所影响,使得 Jemery Camp 最终重新站了起来,将他对 Melissa 的爱,以及对上帝的爱写了进去,开启了他的创作之路,直到今天成为一位知名的歌手。

留在世间的情感,是死亡无法带走的

对我而言,这样的电影剧情虽然俗套了一些,但却是真实发生在这个世界中的故事。

就像我也未曾想过,在 25 岁这一年,母亲就会离我而去。

2018 年 6 月 13 日,我从兼职实习回家的路上,我弟弟突然打来一通电话,要我回家帮我找妈妈的健保卡,他要搭救护车送妈妈去医院。

在我回到家里之后,只见满地的呕吐物,以及杂乱无章的桌椅。我急忙请朋友载我到医院急诊室,看到的却是盖着白布的妈妈,以及趴在她身上哭泣的弟弟。

我拿着一张写着“到院前死亡”的批价单,到急诊室的柜台缴费。那是我人生至今最旁徨的一天。

在那一周里,我经历了分手、母亲心肌梗塞猝死、全职实习被取消三件大事,让我一度沉迷在赌博当中。

因为我不想回家,不想回去看我爸跟我弟弟处理丧事,所以 2018 年的世足赛,我几乎天天都在运彩店里度过。

我和我母亲的关系,在我生前并不好。自从我开始钻研依附关系之后,时常对我妈妈提出批评,对我而言,母亲的离开,代表着我永远无法和她修复我们之间的依附关系,尽管这可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已经活到 58 岁的妈妈,又要如何改变她这一生当中习惯的信念与处世模式呢?

然而,这不代表我对母亲是没有感情的。研究依附理论的我深知,即便是一段不温暖的依附关系,其中的羁绊依然会存在着。

在我母亲过世之后,我听了许多我父亲的描述:原来从来不曾在我面前夸赞过我的母亲,在外面总是会和一同为图书馆服务的志工说她的儿子很厉害在外面演讲,她觉得很骄傲。

渐渐地,从我父亲的口中,我重新地认识了我的母亲,即便她已经不在了;渐渐地,我也慢慢放下对母亲的敌意,在去年母亲节的那天,我到母亲的墓前为她祈祷,也为我自己祈祷,尽管我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还存在着。

即便是迈向死亡的存在,我们依然能为世界带来意义

虽然到现在为止,我对于信仰这条路,依然并非那么笃定,有些朋友带我去认识耶稣,而我或许也算是半个基督徒,但对于不可知的事情,我依然没有完全百分之百的信仰。

不过,我相信的是,我们的存在,对这个世界是具有意义的,但这个意义是什么,有时候是需要透过别人的角度来告诉我们的,就好像 Melissa 留给 Jemery Camp 的那封信一般。

去年,国北教心谘所和我、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开了一次会,告知为何她们认定我不适合做谘商师的原因。当然,在那样的过程中,我是十分煎熬的;但我的朋友N告诉我,我的文字里面有一种力量,那种力量是可以帮助到很多很多人的,说真的,他根本不在乎我是否能够成为谘商师,即便我无法成为谘商师,依然无法抹灭我的文字所能带给世间的力量。

所以,即便无法成为谘商师,至今,我依然不断地在阅读、不断地在写作、不断地和编辑讨论,我的文章要如何更加精进,能够让我的文字激励更多的人、陪伴更多的人。

即使我们都终将逝去,但我们依然能为周遭的人留下意义,那样的意义,是死亡无法抹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