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到一半,躲到仓库站着来;对方还在努力生火,却按耐不住⋯⋯。从春画中,看以前的日本人如何享受性爱。

文|早川闻多


《笑本春之曙》.墨摺半纸本.三册.安永元年(1772 年)。图片|北尾重政绘

现在要介绍两幅画,第一幅的场景是在大商家的后院一角,一对男女正以站立的姿势在做爱。女人的背部靠着仓库的外壁,男人则用眼睛窥视着住宅内部。画中的女人有点像是这户人家的女儿,男人则像是长工,也就是说,这幅画彷佛是“第十一图”、“第十二图”的续集,但是标题写着:“虽近犹远的事”,旁边的题词写道:“同事之间的恋情”。说明文字记录了两人的对话:

女佣:“明年我们还是结婚吧。老是在这种地方做,没办法专心啦。”

店员:“其实我早就有这种打算了。只是,现在还没开始存钱啊。”

推荐阅读:AV 男优清水健:真正让女生舒服的“火车便当式”秘诀公开

原来,这对男女都在主人的店里工作,两人很早以前就是情侣,现在正打算共组家庭。男人虽然想娶女人,却又表示“还没开始存钱”,看来似乎是刚刚才做完学徒,还没薪水可领。

当时的男孩如果长大以后想当商人或职人,大约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必须先找一户商家去当住宿学徒,名为“年季奉公”,最初的十年是见习,没有薪水,担任的职位叫做“丁稚”,等到见习期间届满后,“丁稚”还必须免费工作一年,名为“御礼奉公”,之后,才能晋升为正式店员,叫做“手代”,这时才能领到固定的薪水。

学徒变成“手代”之后,可以搬到外面去住,也可以跳槽到别家商店上班,不过大部分学徒在晋升为手代之后,还是会继续住在店里,期待将来能够再上一层楼,晋升为柜台主管的“番头”。画中这个男人可能才刚刚升上手代,所以还没法存钱结婚。


《艳本为久春》.墨摺半纸本.三册.享和三年(1803 年)左右。图片|月斋峨眉丸 绘

第二幅画的场景是在厨房的炉灶前,女人正在煮饭,男人从她背后进袭。旁边的说明文字写道:

店员:“阿三,马上就到三月了,我们结婚之后,就可以从早做到晚啦。”

女佣:“八助,主人家都在里面睡午觉,刚好没人打扰,可以慢慢做。又来了,又来了,这样我很难把火吹旺起来呀。”

从这段对话看出,这对男女跟前一幅画里的两人都是类似的状况。只是,这幅画里的两人似乎明年三月就要结婚了。男人特别提到“就到三月了”,因为当时一般学徒的见习期间都是在三月结束,店里招收新店员或旧店员离职,也都是在三月前后。

这幅画特别有趣之处,是这对男女的长相。男人长了一双倒八字眉,狐狸眼,鹰勾鼻,女人是一张圆脸,两颊多肉,眼角下垂,塌鼻梁,简直就跟新年画脸游戏“福笑”里的多福面具一样。由此可知,春画所描绘的男女,就跟我们在其他浮世绘里看到的男女一样,并不全是俊男美女。

不过仔细想来,这也是当然的,性爱并不专属于俊男美女吧。不论古今东西,一万人就有一万种性爱,每个人在性爱世界里都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而日本的春画企图以细腻手法表现的,就是这种多采多姿的性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