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的时候可以约炮,有伴的时候不行”、“无论单身与否,都不该约炮?”对于约炮这件事情,一直是许多人私下敢谈,却搬不上台面的事情。不过,到底约炮这件事情,对不起谁了吗?

艺人陈艾琳前一阵子在个人 IG 限时动态透漏自己曾经约过炮的往事,让社会上出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有的表示支持这是情欲自主的展现,有的表示只要是单身,有何不可以,也有人对她的印象幻灭,甚至也有人直接骂她比妓女还不如。

对于约炮这件事情,一直是许多人私下敢谈,却搬不上台面的事情。不过,到底约炮这件事情,对不起谁了吗?

单身的时候可以,有伴的时候不行?

我最常听到一种支持约炮的说法是这样的:“谁没有过去,单身的时候当然可以约炮,因为身体是属于自己的;但有伴的时候就不行,因为身体是属于另一半的。”

这句话,其实潜藏着某种社会的价值观在里面:“你的身体,就某部分而言,是属于另一半的。”

这样的论点,看似合理,但这其实也是“支持约炮者约定成俗”的一番道理。

这时候,我会很想提出一个挑战:“我们的身体,真的属于另一半吗?”

确实,有少数人是可以接受开放式关系的,也就是彼此在交往之中,依然允许自己的伴侣可以同时拥有不只一个伴侣,对他们而言,他们就会挑战说“你的身体,真的只能属于一个人的?”这样的观点。

无论单身与否,都不该约炮?

让我们把范围聚焦一点,回到约炮到底行不行这件事情之上。

陈艾琳说,约炮不偷不抢,甚至在陈艾琳的言论里提到,约炮反而是单纯的事情:“毕竟为了发生性行为、想发生性行为、偷拐抢骗的事情层出不穷”。

确实,我听过这样的例子:有人交往只为了做爱,为了避开“社会上对于约炮的反感”,因而只以发生性行为,作为交往的目的。

我甚至听过对于处女情节的操作技法:有的女生为了把处女留给老公,只允许男友肛交,结婚后才能阴道交。

如果从这样的角度来看,约炮或许正如陈艾琳所说的,是一件相对单纯的事情。

然而,反对约炮的人,是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观点的,对他们来说,“约炮就是一件让人不舒服的事情,无论单身与否,都不应该发生。”


图片|Photo by Hayley Catherine on Unsplash

一件事的对错,常与我们的感觉有关

在《为什么好人总是自以为是》当中,作者提出研究的论证,他提到:“我们都是先对一件事情产生了好恶,然后才举出许多理由来试图论证某件事情的对错。”

仔细盘点我在前面说的这些例子,赞成“单身与否都不能约炮的人”,对他们来说,约炮是一件恶心的事情;而对于“单身时可以,有伴时不行的人”来说,单身时当然可以约炮,但交往时有开放式关系(在交往中同时和不只一个人发生性关系),似乎就是一件让人反胃的事情。

修但几勒!我们现在拿一个我们早已不觉得是“标新立异”的例子来做说明。想像现在是五零年代的台湾,一对情侣走在路上,他们牵着小手,然后亲了彼此的脸颊,在保守的乡村里,这个女孩早就被骂说有够不检点了吧!

但是现在的台湾,觉得在路上不能牵手的人,恐怕少之又少了,社会的风气会改变我们的感觉,我们的感觉也会改变社会的风气。

即使讨厌,我们仍该保障彼此的利益

在这些年来,靠着同志运动的努力,我们得到了丰硕的成果,台湾成为第一个亚洲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国家,同时路上勇敢牵手的男同志也变多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至少和二十年前相比,觉得同志很恶心的人,比例早已大幅的下修。

同志婚姻,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在我的观点里,只要双方都能保有一定的权利,彼此之间的利益没有过度的不平等,那么私人之间的事情,就应该交由私人来处理。对于利益有没有不平等这件事情,可以花很多的篇幅来论述,譬如说穷人家的小女孩选择卖淫,是不是一件应该交由两人之间自行处理的事情,有很多商榷的空间;但至少我可以确定,两个相爱的同志,能够获得婚姻平权,是一件我认为应该被保障的利益。

那么,约炮呢?约炮伤害到的到底是当事人双方的权益,还是其他人的权益呢?当事人彼此说好,然后保障好彼此,减少染病的风险,我不觉得是一件不能做的事情。

公众人物的困境

还记得当年王建民外遇时,朱家安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棒球王子外遇了〉,里面提到,王建民外遇,真的对不起粉丝吗?我和朱家安的立场是一致的:她对不起的是他的老婆,而不是粉丝。除非,他今天跟某个公司签形象广告,里面传递着“只爱老婆不会外遇”的形象,那么他才会对不起这间公司,以及相信他所代言商品的受众。

然而,前面提到了,人总是会用自己的感觉来评断一件事情的是非对错,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模特儿、艺人,被要求签下禁止恋爱的条款了,因为在粉丝的眼中,他们冒着粉红泡泡,一旦自己心中的偶像属于别人的之后,他们就会感到非常的受伤。

但,这样的条款公平吗?而陈艾琳身为公众人物,约过炮就错了吗?

公众人物的一举一动,总是会被放大来检视,这是不合理,却又无法改变的困境,毕竟这是受众最真实的感受,你不能否认他们的感受。

但这并不代表,每个公众人物都不能做出违反大多数粉丝意愿的事情。当公众人物这么做的时候,固然会面临掉粉的危机,但形象受损跟做自己之间,本来就是一个交换,要把自己的什么形象呈现给受众观看,是公众人物得去权衡的事情。

虽然无奈,但社会现实就是如此:“你可以说某个人的想法错了,但你不能说某个人的感觉是错的。”

尊重多元,所以保守派的声音也应该被尊重

事实上,对于约炮这件事情,我本身也是有疙瘩在的。因为某一段关系中,当时的女友曾经在交往前不久约炮过,让我非常的不舒服,也让我们后来分手了;有人说我保守、说我是女人迷的作家,为什么不能接受约炮呢?

事实上,这是尊重多元上的一个盲点。

在我的同温层里,许多人都说要尊重多元;但所谓的多元,就是铲除保守、留下前卫吗?

不,我不这么觉得。

就好像朱家安在《护家盟不萌?》书中说的,身为一个蛋糕店老板,你讨厌同志婚姻,但你不能拒绝卖蛋糕给同志,大不了你就在蛋糕里面放一张卡片,写着“我不支持你们的婚姻”罢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对保守派来说,当然可以反对、可以不支持,只要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你要办一个反约炮大游行,表达你们的诉求,那都是可以的;杨雅晴在《亲爱的女生》第一册当中,也提到约炮这件事情,她只要我们想清楚“约炮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你想要的”,而没有给我们答案,她说,如果妳想清楚了,那就去做吧。

要约炮,就得承受未来的伴侣能不能接受、亲朋好友听到之后的反应等等,你当然也可以选择隐瞒,如果这是你的选择的话。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思索的事情。

但人的一生,掌舵的依然是你自己,你不可能找到一条任何人都支持你的航道,我们每天都在权衡与取舍之间度过。

至于社会上出现了这么多的声音,我反倒觉得是好事,无论你支持约炮或反对约炮,其实都是情欲自主的展现——因为就算你反对约炮,也代表着你“自主”的认为,做爱是男女朋友之间,甚至是只有夫妻之间才能发生的关系,这依然是自主的一种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