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得伴侣会和别人跑掉,便害怕地限制行动。但与其限制伴侣的行为,你更应该试着去找到缺乏安全感的源头。

文|猫心—龚佑霖

还记得在大约六、七年前,我第一次谈一段很长的恋爱时,当时的伴侣几乎没有同性朋友,只有异性朋友。

在那个时候,她会让同性友人载、单独出去吃宵夜,甚至也会玩 beetalk。

我不曾责怪过她,因为在我的价值观里,交友圈是自己的,爱情跟友情在足够的空间与时间里面,是可以并存的,除了某次她打算和男性朋友单独去看情人节大稻埕烟火,我跟她说我很受伤、很害怕,使得她取消了之外,我几乎不曾干涉过她的交友圈。她唯二让我感到生气的点是:“她会让喜欢她的人请客”以及“她不许我跟异性朋友出去”。

跟喜欢她的人没有保持距离,我觉得无妨,喜欢是另一个人的事,并不是她的事,她只要拿捏好自己的界限即可,我会气的点在于,她彷佛利用了别人对他的喜欢,让别人请她吃 600 元的大餐;而她不许我和异性朋友出去的理由则是:她几乎没有同性朋友,我几乎没有异性朋友,所以我不该去认识其他异性。这一点让我觉得很不满。

延伸阅读:我在西班牙,挑战朋友亲密的界限

在跟她分手之后,我开始学习大量地认识异性,也有过几个不错的异性朋友。但让我感到难过的是,我的异性朋友总是在交了男朋友之后,就跟我说“现在有男友了,我只能在网路上跟你聊天,不能单独约出去。”

一次又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让我觉得很受伤,失去了很多重要的朋友,也是我今天决定写下这篇文章的动机。

异性交友圈,真的不能和伴侣同时并存吗?

我常常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和“有男友就没男性朋友”的女生说:“万一今天有一个人是双性恋,交了男/女友之后,是不是不能有任何朋友了?”

同场加映:公投倒数周记|嗡嗡:不论异同,社会对双性恋还有太多偏见

对于“有男友就不能跟异性朋友出去”这一点,我一直觉得许多人未曾去思考过,只是一个社会氛围,似乎有一个既定的人际界线在这里,就好像 40 年前,男生女生在路上接吻,会被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一样。

然而,与异性维持“不单独见面”界线的有伴者,真的思考过“为何要维持这种型态的界线”吗?

对于这件事情,我最常听到的理由是“我的男友会担心”或是“如果换作是他要跟女生朋友出去,我也会不开心,所以我不想这么做。”

看似合理的说法,其实却隐含着某种社会价值观在里头。

会让另外一半担心、没安全感的事情有很多,例如对某些焦虑依附者而言,半个小时对方没有回讯息,就会让他们受不了,感到不安全,需要不断打电话确认对方在做什么。

在这样的情境下,许多人会觉得,这样的人应该要多给自己一些安全感,不能整天黏着对方不放;但回到有伴侣就不能和异性朋友出去的议题时,许多人的观点反而又变了:“有伴本来就该和异性保持距离。”而不是“你的伴侣应该要多给自己一些安全感。”

日常生活的朋友可以,但网友不行的迷思

我遇到的另一些人,他们的想法有些不一样,他们认为,如果是班上、工作、社团认识的朋友可以,但是交友软体上认识的就不行。

对这些人来说,我听到的说法是:“交友软体本身就带有要找伴的意味。”

然而,对我自己而言,我在交友软体上认识的人,并不是每一个都是我想追求的对象,有些人是和我聊天,能够激发我灵感的人,有些人是可以和他们聊聊“不能和情人说的话”的人,尤其男性和女性在心理上,有许多地方是不同的,如果只单方面地和同性朋友交流,有许多事情是我今天不会学到的,有许多观点是我今天不会看到的。

事实上,交友软体有很多种,我看过有些人,即便有了伴侣,还是会玩交友软体。我也是这样的人。

会玩的因素有很多,有人是希望多认识朋友,有人是希望找到一起做某些事情的伴,毕竟情人不可能和你所有兴趣都相同,有时候有个朋友倒也挺好的,像是 eatgether 这个交友软体,就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为目的而设立的交友软体。

而有些交友软体,其实也很贴心的设计了可以挂“稳定交往中”的功能,例如先前女人迷介绍过的 pikabu,或是有名的 Dcard,当然也有针对单身族群配对的交友软体,例如以心理学做配对的 meet the one,更直接的则是参加联谊。

因此,我觉得,了解自己伴侣玩交友软体的目的,比起直接限制伴侣不能认识其他异性,似乎是更为细致的作法。“因为有男/女朋友了,所以不该有其他异性交友圈”的界线,似乎是有些过于狭隘了。

缺乏安全感,并不代表要限制对方的行为

而谈到这里,我想回到“限制伴侣交友圈”的一方,谈谈关于安全感的问题。

是什么东西,让你这么害怕伴侣和异性出去,或是玩交友软体呢?也许是过去感情的创伤,也许本身是焦虑依附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伴侣接触越多异性,就越有可能劈腿。

如果真的是缺乏安全感,我想与其限制伴侣的行为,更重要的或许是“找到缺乏安全感的源头”。以我自己为例,当关系稳定的时候,我并不在乎伴侣和其他异性的互动;但关系不稳定,或是伴侣跟我说她好像对某某人心动了的时候,我就会对于她和异性的互动,感到非常的焦虑。

在这个时候,除了寻求谘商的帮助之外,找个可以信任的人,谈谈你们的关系之间出了什么状况,是不是累积了什么样的不满,才导致对方和别人走得太近?

如果你和我不同,你害怕的源头来自于过去,请你告诉自己“我现在是安全的”、“现在和过去交往的对象不同了”、“我要面对的是眼前的关系”,然后找个可以信赖的朋友,或是谘商的资源,探讨过去如何影响现在的交往关系。

推荐阅读:为什么我们总想改变对方?爱情里的安全感练习

在这里,我想要简单提一下心理学上的研究:心理学研究却告诉我们,当一段感情很美满的时候,即使自己的伴侣和其他异性互动,他们也不容易被他们所吸引,因为当一个人对现有的关系越感到高承诺(commitment)时,便越会忽略其他的选择(alternatives)[1]。也就是说,即便对方跟其他异性出去,只要她和你的关系是稳定的,基本上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即便如此,我想,有些人还是希望能把自己的伴侣盯得紧紧的,要检查手机讯息、要询问每个对方认识的人是谁。然而,现在有限时讯息,也有很多时候,是你看不见对方的时刻,如果你越想抓住你和对方的关系,是不是会给对方造成压力呢?而这个压力,可能会让对方对于这段关系感到不满意;而对当前的关系不满意的人,在心理学研究上,反而越会觉得其他异性更具有吸引力[2]。

所以对我而言,适度地和伴侣讨论关系界线是合宜的,但过度干涉对方的交友圈,我想,或许你得回到你自己身上,想想到底是什么让自己这么害怕。


图片|来源

被限制的一方,其实你有其他安抚对方的方式

回过头来,我想要谈谈“被限制交友圈的一方”,你固然可以选择就让对方限制,这是你的选择;然而,你是否有思考过,放弃和异性的接触,你可能失去的是是一个人脉、一个未来协助你陪伴你的人、一个学习新知识的机会、一个让你增广见闻的可能性,甚至你放弃的是一个曾经很好的朋友,而这个朋友,可能因为你的不再碰面,而感到很受伤。

事实上,那些因为有男友就离开我的朋友,有些根本不曾暧昧过,有些即便暧昧过、交往过,也早就熄灭了,有些离开我的人,甚至是推心置腹的朋友,却因为交了男友,就变得什么都不是了。

而你的伴侣,真的能陪你走到最后吗?即便可以,你真的要把生命的全部交给他吗?

我想“被限制交友圈的一方”要练习的或许是,如何在对方的不安全感与自己的交友圈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我有一任女友,她很不愿意看到我和其他异性出去。她确实很没有安全感。然而,她从来不会和我表达“其实我很担心,你会不会跟他出去就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一次,我打工出差到花莲,回来的路上,因为晕车的关系,我一直没有回覆她。过了好久,有一天聊到这件事情,她告诉我,她那时候哭得很惨,以为我在和当时认识的一个异性聊天,因而没有回她讯息。

我很心疼,但同时也觉得“为什么她不跟我核对呢?”

在关系里面,核对彼此感受、核对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有时候让人觉得很别扭、很不习惯,但却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面对不安全感,我们有很多除了“放弃异性朋友”之外的解决方案,例如你可以和“限制你交友圈的伴侣”讨论,除了放弃交友圈之外,是否有其它让对方比较安心的方法,例如和伴侣报备你们现在在哪里玩,或是让伴侣先大概知道对方的背景,或者让伴侣认识这个朋友、和伴侣讨论她担心的点、把详细行程告诉伴侣、重视伴侣害怕的点而加以安抚等等,都是可以综合起来面对这件事情的可能解答。

因为有了朋友,就放弃维系和异性朋友之间的关系,或是不再结交新的异性朋友,我觉得是一件值得重新思考的事情。

延伸阅读:完美的相处关系是,窝在爱人怀里孤独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欢迎追踪粉专 Psydetective-猫心